头条新闻

比特币大跌逾11%破7000美元关口 中国监管政策料更严
比特币大跌逾11%破7000美元关口 中国监管政策料更严

北京时间3月30日早间,据比特币交易平台bitfinex,比特币价格跌破7000美元/枚关口,为2月6日以来首次,日内跌幅逾11%。[详情]

特码资料财经|2018年03月30日  05:17
央行货币金银工作会议: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整顿清理
央行货币金银工作会议: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整顿清理

央行昨日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副行长范一飞表示,要高度重视并切实加强人民币质量管控,开展大额现金管理,依法合规构建现金清分企业监管体系,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着力构建“五位一体”的反假货币工作机制,加强人民币相关收藏品市场管理,切实维护人民币流通秩序[详情]

央行|2018年03月29日  17:24
审计署揭虚拟币黑幕 60余家平台操纵币值吸血
审计署揭虚拟币黑幕 60余家平台操纵币值吸血

审计抽查60家平台发现,实际全部不具备其宣称的技术和任何货币功能,所谓的“币值”均由平台自行随意操控,平台吸引投资者加入后,通过操纵‘币值’不断向投资者‘吸血’,往往波及人数众多,涉案金额巨大。[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03月27日  16:56
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四月起将监管加密货币
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四月起将监管加密货币

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书长 Rapee Sucharitakul表示,相关法规将在大约三周后正式实施。这一全新的法律框架中包含了对 ICO 和交易平台的规定。[详情]

特码资料财经|2018年03月29日  15:17
以色列多家银行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 但敌对数字货币
以色列多家银行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 但敌对数字货币

3月28日,以色列比特币协会会长Meni Rosenfeld今日表示,以色列许多银行都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但对比特币和数字货币持敌对态度。[详情]

特码资料财经|2018年03月28日  17:28
央行监管再出手?比特币四个月内跌幅超65%创纪录
央行监管再出手?比特币四个月内跌幅超65%创纪录

  人民网北京3月30日电(记者 朱一梵)2013年年初,一枚比特币的价值是13美元。2013年年末,一枚比特币的价值是811美元。一年6000%的暴涨率,使比特币成为“一夜暴富”的代名词。然而,从2017年12月至今,4个月内比特币跌幅已超65%。 单日跌幅超12% 四个月内跌幅超65% 3月29日,人民银行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表示,将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 比特币应声下跌。 今日,比特币开盘报价7861元,价格下跌超900美元,击穿7000美元关口。截至人民网记者发稿,比特币报价6907美元,日跌幅超12%。 2018年开年至今,比特币跌幅已达48%,即将创下自2011年以来最大的单季跌幅。 2017年12月至此,4个月内比特币从2万美元下跌至7000美元左右,跌幅达到65%。 五年来,监管从未停止 2013年被称为“比特币元年”。这一年,比特币从单枚价格13美元涨至811美元。比特币卷着一夜暴富的梦想袭来,引发投资者的关注和讨论,也吸引了监管者的目光。 2013年,央行就已意识到比特币可能产生的风险和:。中国银行前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曾表示,比特币是无国别、无主权背书、无合格的发行责任主体,没有国家的信用支撑,因而并非法定货币,也称不上是数字货币。比特币的交易,具有可匿名、跨过街、无限制的特点,可能成为资金违法流动的工具,投机交易的工具。 2013年12月5日,央行联合五部委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否认比特币的货币属性。 2017年元旦,比特币单枚价格突破1000美元,并持续上涨。年底,单枚价格一度达到19783美元/玫,部分平台报价突破2万美元。 伴随去年比特币垂直暴涨的,监管部门的风险提示从未停止: 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提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今年1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提醒投资者“境外平台一样存在系统安全、市场操纵和洗钱等风险隐患。”并呼吁投资者应主动强化风险意识,保持理性,远离各类非法金融活动。 今年3月,周小川在记者会上特别强调,“比特币和人民币的直接交易,央行是不支持的,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作为零售支付工具,目前我们也并不认可。” 商业平台扎堆禁止比特币宣传 除了监管部门多次示警,比特币也遭到了各大商业平台的明确封杀。今年伊始,各大商业平台也依次对比特币明确表态:不再刊登或推广宣传比特币的广告。 2018年1月,全球第二大在线广告服务商Facebook表示,将会禁止所有推广加密货币的广告,以防止所谓的与误导和欺骗性质的促销行为联系紧密的金融产品与服务。 2018年3月,谷歌宣布更新自己的金融服务政策,并表示将在6月限制加密货币以及相关内容的广告。 随后,推特宣布,将禁止为加密货币做广告。[详情]

人民网 | 2018年03月30日 15:52
虚拟货币立法:日本经验与对中国的启示
虚拟货币立法:日本经验与对中国的启示

  作者:杨东 陈哲立 来源:众筹金融研究院 编者按 杨东教授带领全球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的成员,已经前往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瑞士、韩国、澳大利亚等地对金融科技和虚拟货币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考察。并在全球各金融科技重点国家和城市部署团队进行长期的深入考察和研究,即将推出系列的深度报道与学术论文,敬请期待。 2018年1月30日,全球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赴日本调研。本期日本调研由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自主发起,并特别邀请了著名金融科技学者、专家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高瓴资本教育板块高级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执行院长卢斌,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周子衡,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贾翱等。在本次日本调研行程中,俱乐部对日本的虚拟货币发展和监管进行了深度的学习和交流。日本率先立法规范虚拟货币交易,回应了社会需要,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全球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是在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和众筹金融研究院的支持下成立的,由全球高校在校学生组成的,旨在促进金融科技青年自主学习交流的非营利机构。 虚拟货币立法:日本经验与对中国的启示 作者:杨东 陈哲立   来源:《证券市场导报》第69页(2018年2月号) (因篇幅有限,全文注释已省略,具体请参见原文。) 全文约15000字,阅读时间约35分钟 摘要:虚拟货币交易监管是亟待解决的全球共性问题,中国对此采取了严厉的管制型监管措施。日本率先立法规范虚拟货币交易,旨在平衡持有者利益保护、金融创新与金融稳定,并具体规定了虚拟货币的定义,设置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准入标准,规定了平台用户保护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的相关规则,但私法上未对虚拟货币加以特别规定。此次日本修法以其进步性回应了社会需要,值得其他国家借鉴。我国采取管制型措施的必要性及有效性均值得再商榷,应当基于本国实际,积极吸取他国有益经验,完善专门立法,形成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虚拟货币规制体系。 关键字:虚拟货币;网络虚拟财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货币监管 Abstract: Regulation of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is a global problem needed to be solved immediately. China took strict measures of control-oriented regulation on this question. Japan took the lead in amending the law to regulate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in order to balance the protection of interests of holders, financial innovation and financial stability, and specified the defination of virtual currency, set the standard of threshold for the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platforms, specified the rules about the protection of users of platforms and AML/CFT, but did not specified virtual currency in civil law. This amendment of Japan responded the needs of society by its progressiveness, and is worth being learned by other countries. The validity of control-oriented regulation measure took by China is worth discussing again. China should learn from the experience of other countries based on the actual situation in China, and make specific law to form a virtual currency regulation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n the new era. Key words: virtual currency, network virtual property,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platform, currency regulation 作者简介:杨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研究方向:证券法、金融法、电子商务法、金融科技、监管科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法。陈哲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金融法、金融科技、技术驱动型监管、计算法律学。 中图分类号:D922.28 文献标识码:A 引言 2008年,Nakamoto Satoshi在网络上发表《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发明了基于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能够实现点对点交易的比特币。随后,以比特币、以太币等为代表的虚拟货币(Virtual Currency)因其匿名、低成本的便利性,引发了全球范围的广泛追捧。虚拟货币基于信息通信技术而成立,容易被用于逃避外汇管制、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违法犯罪活动,因而许多国家均计划对其进行一定的监管。其中,日本通过专门立法的方式,出台了针对虚拟货币及其交易平台的监管措施。 2015年12月22日,日本金融厅公布了《关于支付结算业务高度化的工作小组的报告书》,提出了虚拟货币相关的立法建议,并以该报告书为基。??016年3月向国会提交了《资金结算法》和其他相关法律的修正案(以下简称“修正案”)。修正案于同年5月25日正式通过,于2017年4月1日正式实施,对虚拟货币采取了适度监管、鼓励创新的态度,明确了虚拟货币及其交易平台的合法地位。 相比之下,我国对虚拟货币采取了严厉的管制型监管态度。2013年12月,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五部委《通知》”),认可民众有参与比特币交易的自由,同时要求交易平台履行反洗钱义务。但是,2017年9月,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七部委《公告》”),在取缔ICO的同时,要求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随后有关部门约谈境内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将境内的交易平台悉数关闭,比特币价格应声下跌,但又很快回升,市场对比特币的信心似乎并未减弱,反而引发了对封禁政策的质疑。实际上,管制型立法对金融科技信用风险规制失灵,抑制竞争且加剧信息不对称,同时可能会遏止创新积极性,不利于金融科技市场的发展。日本的虚拟货币相关法制较为完整并形成体系,值得参考借鉴,以下对相关法律制度进行介绍并对值得注意的特点进行考察,进而对我国的虚拟货币监管提出建议。 日本对虚拟货币的概念界定 一、日本定义的虚拟货币含义内涵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报告中指出,价值的数字表示被统称为广义上的数字货币(Digital Currency),其中,不由政府发行且拥有自己的计价单位的数字货币被称为虚拟货币。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报告则将虚拟货币定义为一种价值的数字表示,具备部分货币职能但不是法定货币。相对的,直接基于法定货币计价的数字货币被称为电子货币(Electronic Currency)。日本本次修正案首先借鉴国际组织的观点,明确了虚拟货币的定义。修正案规定,虚拟货币是指如下两类物:(1)在购买商品、贷出、接受他人提供服务的情形下,能够为清偿前述行为的对价而对不特定人使用,且可以以不特定人为相对方进行买入或卖出的财产性价值(限于借助电子机器或其他工具、用电子方法记录之物,不包括本国通货、外国通货以及货币计价资产。下一项同样),且可以用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2)可以以不特定人为相对方与前项记载之物进行相互交换的财产性价值,且可以用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 修正案随后解释了这一定义中的“货币计价资产”,是指以本国货币或外国货币计价,通过本国货币或外国货币来进行债务履行、退还或其他同类行为的资产。货币计价资产被明确排除在虚拟货币的定义之外。根据日本学者的解释,该要件作为一个消极要件,是指虚拟货币须有自己独立的计价单位,且该计价单位不与法定货币完全关联,表现为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兑换的比例会像外国货币一样变动。 简而言之,虚拟货币被日本法定义为通过电子信息系统处理、可以在不特定主体之间用于清偿债务、既非法定货币也不以法定货币计价的财产性价值。该定义没有把虚拟货币与区块链技术相绑定,可谓是技术中立的定义。而“财产性价值”的用语含义非常广泛,不需要在民法上形成物权或债权,也不需要发行者,只需要社会大众认可有财产性价值即可。这一定义包含了目前流行的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也为将来涵盖新类型的虚拟货币留下了可能性。 二、虚拟货币与邻近概念的区分界线 由于虚拟货币相关的技术发展非常迅速,虚拟货币和邻近概念的边界还称不上清晰。虚拟货币作为数字货币的一种,常常与电子货币等其他种类的数字货币相混淆。日本法则试图将虚拟货币的含义的边界划分清楚。为此,尤其需要区分的是电子货币和平台代币。 1. 与电子货币的区分 预付卡或第三方支付虚拟账户的余额均以法定货币计价,代表了一定数额的法定货币,属于日本法中所规定的货币计价资产。可以看出,能用电子方法记录、通过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的货币计价资产实际上就是电子货币,因此电子货币不属于日本法上的虚拟货币。 电子货币的本质是预售未付的货币价值。市场主体接受电子货币作为支付手段,是因为电子货币代表了一定数额的法定货币,其价值由国家信用保证。相比之下,市场主体接受虚拟货币作为支付方式,是因为信任虚拟货币技术机制的可靠性,从而认可了虚拟货币的价值。因此,虚拟货币与电子货币的性质截然不同,应当予以明确区分。比较于国际上的其他虚拟货币立法,如美国纽约州的虚拟货币监管法案,该法案在虚拟货币的定义中用反向列举的方法排除了预付卡的数字单元,但没有进一步的与其他形式的电子货币进行区分,相比之下日本法中明确排除货币计价资产和电子货币的做法更为合理。 2. 与平台代币的区分 平台代币通常指由网络企业发行的、用于购买网络平台内部虚拟商品的虚拟财产,如Q币、各种网络游戏内置货币、积分等。平台代币一般有自己的计价单位,不属于货币计价资产,但与虚拟货币也存在着明显的区别。平台代币被限定在特定的平台中使用,其价值完全取决于发行者的意愿,不具备交换媒介和价值贮藏手段的职能,仅在特定场景下可以作支付手段。 日本法定义的虚拟货币,要求能“以不特定人为相对方进行买入或卖出”,依照日本学者的解释,此处的“不特定”不是指不可识别,而是指只要单方面地接受虚拟货币作为支付方式就能够成立交易,而无需与任何第三方缔结合约。例如接受比特币为支付方式的商家,无需获得任何其他公司授权或与之缔结合作协议,就可以完成交易。而使用平台代币时,交易双方必须同样是该代币发行者的用户,与发行者缔结有合约。因此,平台代币不属于日本规定的虚拟货币。对比之下,纽约州虚拟货币监管法案通过反向列举的方式,明确将游戏内置代币和积分排除出虚拟货币的范畴,但对于其他种类的平台代币没有清楚界定。 国内的部分学者在广义上使用“虚拟货币”一词,对虚拟货币的内涵界定既包括了日本法所定义的虚拟货币,也包括了平台代币。在比特币等数字加密货币出现以前,也有学者用“虚拟货币”一词专指平台代币。实际上,平台代币仅能在单一网络平台内使用,不具备全社会范围内的通用性,不能作为社会经济中的交易媒介,因而对其进行的规制明显不应当与虚拟货币相同。在对虚拟货币立法进行监管时,所监管的虚拟货币应当作狭义解释,不应当包含平台代币。 三、日本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以及中国的法律现状 一般地,对金融交易行为的规制,私法层面和公法层面的立法都是不可或缺的。私法层面的立法确定了交易双方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公法层面的立法则是针对该金融行业,以金融消费者保护为主要目的,设置相应的金融主体的业务规则和监管规则。本次修正案规定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业务规则和监管规则,属于针对行业的公法。修正案明确了虚拟货币的定义,但是这一定义不能解决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问题,该项规定仅确定了虚拟货币是一种“财产性价值”,无法据此明确虚拟货币的持有者对虚拟货币拥有的民事权利的性质。因此需要另行对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进行探讨。 1. 日本现行法下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 日本现行民法下,能够成立所有权的“物”原则上仅包括有体物。尽管也有学者认为,不存在物理实体但能够对其进行排他性支配的对象也能被解释为物,但这一说法尚没有得到司法实务的完全承认,仍然处于争议之中。显而易见的是虚拟货币不具备物理形态,不属于有体物。而且日本法院的判例还进一步的否定了能对比特币进行排他性支配。2015年的一起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破产诉讼中,东京地方裁判所(法院)指出:(1)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或称数字加密货币不具备有体性;(2) 持有者对比特币不能进行排他性的支配,因为某一地址(钱包)所拥有的比特币数量是根据该地址参与交易的支出和收入正负相抵计算出来的,比特币没有与其余额直接关联的电磁记录。因此,无论前述关于物的概念扩张的学说争议的结论为何,比特币上都不能成立所有权。这一判决虽然是针对比特币作出,但目前其他主流虚拟货币也均基于区块链技术,原理与比特币相同,因而也同样适用。这意味着日本现行法下持有者在虚拟货币上不能成立所有权,虚拟货币的交易不能适用物权的规则。 同时,比特币等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不存在发行者,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亦无法成立以发行者为相对方的债权。故而日本现行法下,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不享有民事权利。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对虚拟货币的持有不受日本法保护。一般认为,对虚拟货币的持有构成法益,受侵权法的保护。虚拟货币的交易规则也可以参照民法一般原理和债权的规则得出结论。但是,法益受到的保护不如民事权利充分,日本法对虚拟货币持有者的保护仍显不足,同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用户者把虚拟货币交由交易平台保管后,存在着较高的权益受侵害的风险。类似的问题在其他大陆法系国家也存在,例如在德国,民法上的物同样仅指有体物,最高法院的判例则确认了无形财产仅限于制定法承认的情况,因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上不能适用物权规则,同样存在着保护不充分的困难。 因此日本学者主张,即便不能突破民法上的限制明确对虚拟货币可以成立所有权,至少需要进一步立法明确持有者对虚拟货币的权利要参照所有权的规则进行保护。更进一步的,如果虚拟货币能成为所有权的客体或权利规则与所有权相同,作为一种支付手段,虚拟货币能否适用金钱的“占有即所有”规则也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2. 中国民法体系中虚拟货币的性质界定 我国的情况与日本显著不同。五部委《通知》认定比特币是一种特殊的虚拟商品,因而可以被归类为“虚拟财产”的一种,而法学界已经对虚拟财产的法律性质进行了较多讨论。尽管此类讨论最初大部分是针对网络游戏虚拟装备等单一平台内的虚拟财产,但就本质而言对虚拟货币也同样适用。早在2003年,法院就在判决中认定了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装备是“无形财产”,应当受到保护。尽管有一些不同看法,学术界基本都承认虚拟财产是一种财产权,可以进行继承,受到刑事侵犯时应当适用财产犯罪的规定而非计算机犯罪的规定,甚至有学者更进一步的认为,虚拟财产应当被解释作民法上的物,在虚拟财产上可以成立物权。2017年3月,《民法总则》通过,该法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为了适应信息化社会的需求,我国首次在立法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概念作出了规定。对于该规定的理解,不同学者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性质持不同观点,存在着物权说和债权说的争议,而立法也采取了谨慎的态度,没有明确采取任何一方主张的观念和措辞,但持有者对网络虚拟财产享有民事权利而不仅仅是法益,已经得到公认。因此在我国虚拟货币的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享有民事权利。还应当注意到,网络虚拟财产权债权说的主张中,该债权的相对人是发行网络虚拟财产的网络运营商,这一说法明显不能适用于不存在发行者的比特币等去中心化虚拟货币。 虚拟货币作为新兴技术支撑下出现的产物,对其进行以下两方面的立法都是必不可少的:首先,虚拟货币具有相对较为通用的价值的网络虚拟财产,需要在私法上对其权利属性和交易规则进行明确,确认持有者对虚拟货币拥有物权或规则与物权类似的民事权利,这一层面上,我国《民法总则》的规定已经是一大进步,但还需要在民法典的立法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内容作出进一步的详细规定;其次,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作为对虚拟货币进行公开交易的场所,属于经营金融业务,理应对其进行有效的法律监管,设定相应的准入门槛和业务规则。日本从公法角度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立法已经较为完备,有利于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其立法经验与我国的实践存在一定的互补性,值得借鉴。因此以下对日本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具体监管制度进行介绍和考察。 日本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监管规则 日本金融厅在报告中指出,对虚拟货币进行立法有两个直接目标。第一个目标是对虚拟货币持有者和交易平台用户进行保护。前面提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破产案件,发生的原因是运营平台的MTGOX公司系统遭受黑客攻击,导致为用户保管的约65万比特币以及约28亿日元的现金丢失。该事件导致投资者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因此,解决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用户保护问题便迫在眉睫。 第二个目标是为了加强国际协同合作,应对洗钱和恐怖融资等犯罪行为。2015年6月8日,G7会议提出,“对虚拟货币和其他新兴支付手段,都应该进行适当的规制。”同年6月26日,FATF在报告中提出“对从事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交换业务的交易平台,建议采取注册制或许可制进行管理,同时要求其采取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措施,如交易时本人确认、申报可疑交易等。” 围绕以上两个目标,修正案和配套法令界定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法律性质和业务范围,并设置了相应的经营规则和监管规则。 一、日本监管的虚拟货币相关业务范围 日本首先明确规定了应受监管的虚拟货币相关营业的范围,修正案规定:“本法所称‘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是指将下述任何一项行为当做营业进行经营的行为:(1)买卖虚拟货币或与其他虚拟货币进行交换;(2)为前项行为进行中介、撮合或代理;(3)与前两项行为相关的、管理用户的资金或虚拟货币的行为。” 所谓“当做营业进行经营”是日本法中常用的表述,其含义是仅规制营业主体,而把一般用户的交易行为排除在规制范围外。营业内容的第一项是指以用户为相对方,进行虚拟货币的买卖交易。交易内容不仅包括了使用法定货币买卖虚拟货币,还包括了虚拟货币之间进行相互兑换的行为。前已述及,由于虚拟货币上不能成立物权,这里所说的“买卖”不构成民法上的买卖,仅指经济意义上的买卖交换。第二项则包含了开设平台为用户提供交易中介、撮合服务的行为。第三项是指为实施上述第一、二项的业务,管理顾客所持有的虚拟货币或资金。 美国纽约州的虚拟货币监管法案中界定的“虚拟货币商业活动”,除了日本法中规定的营业行为外,还包括了单纯为他人保管虚拟货币以及发行虚拟货币的行为。相比之下,日本监管的经营范围仅包括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所规制的保管用户资产的行为仅限于与交易等行为相关的情况,不包括比特币钱包服务等为用户保管资产但不提供交易服务的情形。其原因在于,若不涉及虚拟货币的交易,经营者带来的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比较低,也不存在用户误认虚拟货币性质而购买或付款后平台不履行债务等问题,因而日本的立法者认为暂时不需要进行规制。 日本的规制范围还不包括虚拟货币的发行行为。尽管日本采取的虚拟货币的定义不限定为没有发行者的去中心化类型,有发行者的数字价值也有可能属于日本定义的虚拟货币,但是日本仍然选择对发行行为不进行规制,使得ICO等发行代币的行为不在《资金结算法》的规制范围内,而受其他法律调整。实际上,虚拟货币的发行和交易属于不同性质的行为,不适宜混同。 二、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市场准入制度 修正案在承认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合法性的同时,对交易平台设置了一系列的监管规则。首当其冲的是注册制的准入门槛。修正案要求,任何主体未经监管当局注册登记,不得开展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否则将受到罚金或有期徒刑的刑事处罚。株式会社或外国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可以向监管当局申请注册登记,申请时,需要向监管当局提交一系列的文件资料,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应当包括计划运营的虚拟货币的名称和简介,这意味着平台可以经营的虚拟货币种类也要受到当局监管和限制。 修正案规定,在申请人出现法定的不适当事由时,监管当局应当拒绝注册登记申请,修正案和配套法令规定的拒绝注册登记事由包括:不满足审慎性条件——具体要求为资本金不低于1000万日元且净资产额不为负,其他还包括提交的资料形式不适当,主体资格不适当,内部体制不足以实现合规等。 与日本对其他行业的注册制规制相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申请注册登记的审查内容包含了诸多实质性条件,监管当局需要对申请人是否符合法定条件进行实质审查,明显区别于只做形式审查的备案制。从这个角度讲,注册制与许可制非常相似。美国纽约州的虚拟货币监管法案也规定,未经州政府颁发许可证,任何人不得经营虚拟货币商业活动。两国的立法均与FATF在报告中提出的对交易平台采取注册制或许可制准入门槛的建议相一致。 还应当注意到修正案对注册拒绝要件的表述为监管当局“在申请者出现下列任何一项事由时……应当拒绝注册申请”,也就是说,当且仅当注册登记的申请人出现符合法条规定的事由时,监管当局才会拒绝该申请人注册登记。从文义上来解释,监管当局在注册问题上没有自由裁量的权限,这一规定也与注册制的内涵相吻合。相比之下,日本的许可制则明确授权行政机关以自己的意思进行审查,表述通常为“应当根据下述标准审查申请是否适当”并配以较为:?纳蟛楸曜。这即是注册制与许可制的不同之处。 此外,对于已经开展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主体,修正案当然也要求这些机构进行注册登记。2017年9月29日上午,日本金融厅在网站上公布了第一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注册审核的部分结果,11家交易平台获准注册,正式成为合法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第一批获得注册的平台的出现,有效的提振了虚拟货币市场的信心。 三、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用户保护相关的规则 为了保护用户财产利益,修正案规定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必须履行诸多义务,包括:用户资产与固有资产的分别管理义务、对用户的信息告知和说明义务、系统信息安全保障义务、妥善保管用户个人信息的义务、使用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ADR)解决纠纷的义务等。修正案还授权监管当局采取各类监管措施,如要求平台提交资料和报告、进行非现场和现场检查、下达业务整顿命令、取消注册等。另外,修正案还设有法定自律监管组织的相关规定。 1. 用户资产与固有资产的分别管理义务 为了保证用户资产的安全性,修正案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对用户资产和自己的固有资产进行分别管理。日本许多法律都要求,金融业者对暂时收取的用户资产,应当进行分别管理,其方法有三种:(1)托管;(2)信托;(3)金融业者自己采用明确区分、能即时分辨的管理方法。但是,如前所述,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尚不明确,难以采取托管和信托的分别管理方式,因此修正案采取了第三种方法,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自行将自己的固有财产与用户的财产分别进行管理,所采用的管理方法应能一目了然地辨别,且能够分辨每个用户各自的财产。同时,分别管理的情况应当受到注册会计师或监查法人的监查。违反分别管理义务的平台将受到刑事处罚。 但是,日本对于用户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同时在虚拟货币上无法成立物权,即便进行了分别管理,在交易平台破产时用户也无法基于取回权直接取回自己的财产,只能作为一般债权人参与破产财产的分配。 2. 为防止用户误解而提供必要信息和进行说明的义务 虚拟货币往往被视作投资产品,因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必须进行金融消费者教育,向用户说明虚拟货币和法定货币的区别,避免用户发生误认。修正案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应事先向用户通过书面或者其他适当的方法,以明示的方式进行信息说明。说明的内容应当包括:(1)对该平台业务所涉及的虚拟货币的介绍;(2)虚拟货币既不是法定货币也不是外国货币;(3)该虚拟货币不存在特定主体保证其价值或在有价值保证者的情况下说明保证人的姓名、商号、名称以及保证内容;(4)其他能够影响使用者判断的必要信息。 3. 保障系统信息安全的义务 实践中,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经常受到网络攻击,国际上的大型交易平台也时有受到攻击而导致财产损失或系统瘫痪的事件发生,为了免受网络攻击,维护系统的健壮稳定应当是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最大义务。因此修正案规定,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应当采取必要的技术措施,妥善保管各类数据信息,防止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相关的信息发生泄露、毁损、灭失等情况。 4. 法定的自律监管组织 修正案规定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行业协会在符合法定条件、得到当局认可后可以成为法定的自律监管组织,承担法定的自律监管义务并获得相应的权利,包括:与当局进行定期的意见交换和密切合作,处理用户的投诉,对从业者进行业务改善指导,制定自律监管规则等。前已述及,平台申请注册登记时监管当局要对拟计划运营的虚拟货币的种类进行审核。金融厅的《事务指南》规定,法定自律监管组织应当制作虚拟货币列表并公布,监管当局的审核判断,应当以该列表为参考。这就对自律监管组织的业务水平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这样规定是因为只有从业者自身才及时能应对高速变化的市场环境,列出适当的虚拟货币列表。 四、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相关的规则 为加强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方面的联动保护,日本把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列为《犯罪收益转移防止法》中的特定事业者,纳入现有的成熟反洗钱、反恐怖融资规制体系,使其承担该法中规定由特定事业者承担的相应义务。包括交易时的确认义务、制作并保存确认记录和交易记录的义务、向当局申报可疑交易的义务、完善内控制度的义务等。 1. 交易时的确认义务 按照《犯罪收益转移防止法》的规定,对于以下列举的特定交易,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必须进行本人确认,包括:(1)缔结的合同(开户合同等)内容包含对虚拟货币进行持续、反复交易的情况;(2)金额超过200万日元的虚拟货币交易;(3)价值超过10万日元的虚拟货币的转移。 尽管虚拟货币的交易往往通过互联网在线上进行,该法仍然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用文书确认的方式,通过能够确保本人签收的邮寄业务交由用户本人确认,可谓规制非常严格。 2. 向当局申报可疑交易的义务 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认为营业中收受的财产有可能是犯罪收益时,应当向监管当局申报该可疑交易。可疑交易的判断基准,应当考虑交易时确认的结果、交易的样态,同时参考国家公安委员会制作的《犯罪收益转移危险度调查书》,对交易的性质进行相应的判断。相应的,2016年度的《调查书》对虚拟货币的评价为:“虚拟货币由于其使用者的匿名性较高,跨国交易多,交易速度快等特性,有被滥用于转移犯罪收益的危险。”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应当尽到与此危险度相匹配的注意义务。 我国虚拟货币法制的现状与未来建议 一、当下我国对虚拟货币有关规定 目前我国关于虚拟货币的规范性文件仅有五部委《通知》和七部委《公告》。五部委《通知》认定比特币是一种特殊的虚拟商品,因而公民有持有和交易的自由。但是《通知》仅针对比特币单独作出认定,没有提及其他种类的虚拟货币,而且相关的规定也存在着许多不足。 首先,《通知》要求提供比特币相关服务的网站在电信管理机构备案,但是该规定仅仅是基于互联网管理的相关规定对网站提出的一般性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是对网络虚拟财产进行公开交易的场所,具备明显的金融属性,需要从金融角度对其进行审慎监管,设置金融准入条件,一般性的备案不足以控制金融风险。其次,《通知》完全没有用户保护的相关规定,仅提出比特币的购买者应当“自担风险”。最后,《通知》要求提供比特币服务的网站采取用户识别、报告可疑交易等反洗钱措施,但是缺乏具体的规则与标准,能否适用《反洗钱法》对金融机构设置的反洗钱义务也是一个尚不明确的问题。因此,《通知》的规定较为简陋,法律制度不充分。 七部委《公告》则直接禁止了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在ICO出现后,投资者通过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换得虚拟货币进而参与投资,同时也会把ICO代币放到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为了实现取缔ICO的目标,监管者采取了管制型监管的措施,但是其有效性和必要性仍然值得怀疑。 二、日本经验对我国虚拟货币法制的启示 1. 虚拟货币立法必要性之证成 法律必须服从进步所提出的正当要求,应当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变化趋势有所回应,不能忽视未来的迫切要求。随着计算机科学和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虚拟货币应运而生,并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广泛流行。虚拟货币的价值已经得到了社会公众较大范围的承认,因而法律应当对虚拟货币的持有者进行保护。不仅如此,由于虚拟货币被当做投资品进行交易,更是催生了通过立法对投资虚拟货币的金融消费者进行保护的需要,以规制交易的信用风险、道德风险以及市场摩擦和投资者不理性通过杠杆传递带来的系统性风险。日本通过对交易平台设置体系化的业务规则,保护了用户的财产利益,同时也对作为金融消费者的用户起到了教育和保护的作用。 另外,虚拟货币被滥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因此,需要对其交易加以规制,已经是国际上的共识。日本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纳入既有的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体系,引入了完整的整套监管规则,对相关犯罪可以期待起到较为明显的遏止作用。 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具备点对点交易的功能,很容易在场外开展个人对个人的交易,如通过即时通讯工具进行磋商并进行交易等。因此,关闭交易平台无法完全禁止虚拟货币的交易,反而将交易放任到完全没有监管的环境下,无法采取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措施,使得通过虚拟货币交易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上升,也给虚拟货币持有者带来了更大的风险。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因此,有必要立法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纳入法律监管的体系中,打击洗钱、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 2. 鼓励金融科技创新占领未来前沿高地 日本修法之初就在报告中指出,金融和信息技术的融合催生了金融科技的高速发展,金融科技的发展潮流不会是昙花一现,而会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虚拟货币亦是其中之一。日本从鼓励金融科技发展和支付清算行业创新进步的角度出发,给予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合法地位,其支持创新的前瞻性态度值得学习。 虚拟货币具有独特的优势和便利性,有助于清算结算成本的降低,其价值受到一些重要国际组织和许多国家的认可。在我国政府关闭境内交易平台前,得益于我国的基础设施优势,我国是比特币交易的最大市场。随着境内交易平台的关闭,目前主要的交易市场已经迅速转移到对虚拟货币持积极、开放态度的日本和美国。这对于我国的金融科技创新而言,不得不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着力加快建设科技创新和现代金融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金融科技作为科技与金融的结合,是一个不能放弃的领域,应当鼓励、引导虚拟货币和其他类型的金融科技创新合规探索发展,而不能采取粗暴的完全禁止政策。 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是对虚拟货币进行公开交易的场所,存在着明显的金融风险,因而需要明确交易平台的法律地位,确立相应的市场准入机制。建议在立法承认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合法性的同时,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采取许可制进行管理,允许符合审慎条件的平台开展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同时还应对交易平台引入技术驱动型监管,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等技术手段,实现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相关风险的实时掌控和规制。 3. 准确界定虚拟货币的法律性质 日本立法中对虚拟货币的定义排除了两类容易与虚拟货币混淆的对象,即电子货币和平台代币。其清晰合理的程度较美国法进步明显,也与IMF等国际组织的观点相吻合,可以说具有较高的科学性。 我国没有正式在官方文件中使用虚拟货币的概念。五部委《通知》仅涉及比特币,没有对类似的虚拟货币进行归类总结。七部委《公告》则使用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的表述,给虚拟货币一词加上了引号,仍不愿使用虚拟货币的概念。实际上,对虚拟货币定义不明反而给了不法分子假借虚拟货币名号发行伪劣代币的可乘之机,增大了投资者误认的风险。 五部委《通知》和七部委《公告》均提出要维护法定货币地位不被虚拟货币动。??庖晃侍馄涫挡恍枰?P。比特币由于其价格随着市场行情变化而波动剧烈,因而成为了投资理财的对象,但反过来也限制了比特币作为日常中的支付手段的使用。目前虚拟货币还只具备很小一部分的货币职能,是一种辅助性的、居次要地位的支付手段。它不是法定货币,也无法取代法定货币。目前国际组织和对虚拟货币进行立法的各国,也都没有把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相等同。 因此建议借鉴日本的经验,在法律法规中对虚拟货币进行定义,明确虚拟货币与相关概念的界限,清楚说明它不是法定货币,同时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向用户说明虚拟货币和法定货币的区别,防止民众对虚拟货币的性质产生误解、进而出现不理性投资的现象。 4. 在民法典立法中完善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规定 日本民法中,在无体物上能否成立物权仍是一个有争论的问题,相应的,民法方面立法的不足使得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不明确,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不享有物权或其他专门权利,仅享有法益,导致交易规则存在着一定的不足。将来仍然需要进一步的立法明确。相比之下,我国《民法总则》对网络虚拟财产的规定则是世界领先的进步,在此基础之上,建议在将来的民法典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规定进行进一步的细化,明确网络虚拟财产上可以成立物权或对网络虚拟财产采取类似物权的权利规则,合理规范虚拟货币的交易,保护虚拟货币持有者的利益。 结语 金融科技的未来发展趋势毫无疑问应当是革命性的,不断革新的技术也将不断挑战旧有法律制度,对法制的变革提出新的需要。目前,我国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被暂时叫停,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国要永远禁止虚拟货币。虚拟货币作为信息通信技术发展的产物,有着强大的技术根基。技术的发展、社会经济生活的现实需要还有国际上的立法经验,都要求我国将虚拟货币纳入有效的监管体系中,保护虚拟货币持有者的经济利益,打击洗钱、恐怖融资等相关犯罪行为。建议基于本国实际,积极吸取他国有益经验,针对虚拟货币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明确虚拟货币的定义,将虚拟货币与其他各种形式的数字货币明确区分,同时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实施许可制的准入门槛,课以相应的用户保护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义务,形成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虚拟货币规制体系。只有这样,才能充分控制虚拟货币带来的金融风险,适应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的需要,从而进一步鼓励和促进金融科技的健康有序发展。 因此,当下暂时的停止并非永久的不触及,而是整顿和积蓄力量的阶段。做好虚拟货币行业的顶层设计工作,为我国虚拟货币产业的发展打好基。?ㄖ粕杓浦凉刂匾。在此过程之中,日本积极开放的态度和适度监管的制度经验值得借鉴和参考。 最后,虚拟货币背后的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DLT)也越来越显示出了其重要性。2016年6月,美联储、世界银行、IMF共同主办的“区块链与金融科技论坛”,有超过90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参加,表明了区块链和DLT得到广泛承认的趋势。由于虚拟货币不能取代法定货币,各国中央银行早已开始研究其他模式的数字货币,目前世界许多国家的中央银行甚至已经开始计划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其方案多种多样,但都受到虚拟货币很大的影响,使用了区块链或DLT作为底层技术支撑,例如英国、俄罗斯等国,我国央行也有类似计划的动向。由于在技术机理和使用体验上的相似性,虚拟货币的发展可能会成为法定数字货币的先声。 [本文系司法部法治建设与法学理论研究部级科研项目“我国股权众筹模式的法律问题研究”的成果,项目编号:14SFB4006。][详情]

特码资料投资综合 | 2018年03月30日 13:53
杨东教授谈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下)
杨东教授谈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下)

  来源:众筹金融研究院 编者按 3月14日晚,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教授做客起风财经,与起风财经创始人罗智勇先生就“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展开了一场深度对话访谈交流。 以下为本次访谈的下半部分。 以下为访谈实录: 起风财经 罗智勇:非常感谢杨教授这么详尽的解答,很多非:玫慕ㄒ。 对于区块链,其实现在应该说是处于一个百家争鸣的阶段,至少是已经形成了链圈和币圈,然后可能还有很多的细分。我们注意到了,在国内其实还有一种学术观点,一个非常有见地的学术观点,就是元道先生(世纪互联董事长陈升)提出的通证学说。很多人把Token翻译为代币,但元道先生认为这么翻译是不正确的,应该把Token定义为通证,什么是通证呢?有三要素,即数字权益证明、加密、可流通。区块链+通证与实体经济、服务相结合将带来巨大的想象空间,比如杨教授刚才提到的各类积分、卡券、票证、游戏虚拟币等等,都将以通证的形式在区块链上应用和流通,当然,前提一定是对应了真正的有价值的实体经济和服务,就能够形成基于区块链的全新的通证经济。对于元道先生的通证学观点,杨教授您怎么看? 当然还包括由此延伸出来的,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说这种通证经济中,所有人的通证权益,和刚才我们提到的央行可能发行的数字货币,以及和我们当前法币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形态进行交互和存在。这些方面,希望杨教授能够给我们一些非常专业的观点的解读。 杨东教授:元道先生的观点,我是非常赞同的。 因为,之前我对这一波的人类社会几百年不遇的金融创新、互联网金融科技,我把它叫做“众筹金融”We finance。 在此基础上,我在2015年10月份的书里,也提出了“众筹社会主义”,提出众筹制可能是人类社会继股份制以后的“第二个伟大的制度发明”。其实众筹当中也有股权众筹、产品众筹、公益众筹 、P2P(债权众筹)四大类。 在众筹的这几类模式当中,就可以发现,其实通过众筹的手段和方式,最终体现:参与众筹的人享受的权益,可以是股东权益,也可以是收益权的权益,也可以是产品的权益,也可以是其它公益类的权益。 所以,“众筹制”,实际上能够打破金融中介,实现了把消费者变成股东,把员工、各类参与方变成利益共享的主体。在一个生态里,通过众筹的模式打破了中间环节,使得每一个项目的参与方都能够平等地享受相应的权益。这样就改变了过去通过股份制,股东、资本家才能够获得暴利的金融垄断的局面,使相关参与方、普通消费者、员工等利益相关方,都能够获得合理权益。 这样一个机制,具体就通过通证来体现出来。这也跟我的“众筹金融理论”观点相吻合,我非常支持他的观点。 我在2014年,就推出众筹金融的理论,这么多年来一直为众筹,包括众筹和区块链结合“鼓与呼”。所以业内他们就叫我“杨众筹”。我自己也愿意为这样一种新的组织方式、融资方式、共享利益的模式,来推进一些研究。 通证和原来传统的众筹唯一的区别,或者是进一步延伸,就是和代币相结合的模式。或者说,打破了传统资本市场交易所,对于二级市场交易的垄断,使得没有一级市。??妒谐≈苯臃⑿,直接可以交易的模式成为可能。 这样一种通证,直接进行流通,应该说一发行就具备了货币的一些属性、特征,所以他有更强的生命力。这也是通证拥有的优越的特点。同时也是因为,通过区块链实现众筹模式,把更多的中介打破之后,去中心化的模式所带来的、对参与方的一种福利,新的利益共享机制。 那么,这样一种通证的发行,跟央行中心化的、权威的机构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之间,应该说并不冲突矛盾。 普通个体,通过众筹模式发行通证的模式,它更是一种相对去中心的、相对去中介的、高效率的、低成本的一个模式。然后,只要在国家存在的情况下,那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必须有中心化的存在。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和普通市场个体发行的通证之间,可以形成一个相互的联动、交换。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局面会存在。 但是有一点,通过区块链发行的通证,它是全球范围的,所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竞争、发行和交易。 那么各个国家、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它在本国范围内使用,当然也会通过未来的各种机制设计,各个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也会竞争。所以这个问题有两个层面、两个维度,在交叉在交织,所以会相对比较复杂一些。 有一些国家,民众可能不相信他这个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举个例子,比如说北朝鲜、伊朗等一些政权不稳定的国家。那么老百姓可能更愿意去持有像比特币等民间,或者说民间自发去中心、去中介的一些数字货币。所以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也会和民间发行的数字货币形成竞争。这种竞争,应该说也是一种良性的竞争,最终,会诞生出一些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主要的法定数字货币。 民间也会产生像比特币,或大家更认可的数字货币。当然经过竞争之后,大部分可能会被淘汰,剩下一些大家认可的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和民间发行的数字货币,都会通过竞争机制来进行一次适度的淘汰。会慢慢地形成这样一个格局。 起风财经 罗智勇:我们注意到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的一段言论:区块链的发展,总结为三个阶段:1.0是比特币,2.0是以太坊,3.0是区块链,才开始逐渐应用到包括金融、能源、电子存证、农业、医疗等在内的各个可能的场景,当前还处于3.0的早期阶段。这里有个问题向您请教,从您的观察来看,区块链应用真正落地会是哪一方率先实现或主导,政府?巨头企业?还是大量的区块链创业公司?产生规模化应用的时间点大约会是什么时候? 杨东教授:关于区块链的应用,我在去年七月份出版的《链金有法》一书中,分为金融和非金融的场景应用,应该有比较详细的阐述。 就我个人的观点来看,区块链技术能不能大规模运用,谁到底能主导,什么时候能爆发?应该是哪个领域,那个场景更具痛点,哪个地方痛点多,自然被率先运用或者是有大规模的推广。那么就目前来看,ICO为什么这么爆发,就是因为传统资本市场的痛点。 中小微企业,很难获得IPO,虽然有创业板、新三板。但是新三板目前发展的也不是特别的理想。场外的四板五板市场更是不好。所以,中小微企业在不能获得银行的融资情况下,要解决融资问题,真的非常困难。所以ICO爆发是必然的。 这个场外市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痛点实在太大了,所以区块链在这个领域率先被应用、ICO的爆发,是可以理解的。 以此类推的话,其他领域,比如银行。银行可以更好的掌握的客户的信息,给客户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我看贵阳银行在银行的供应链、上下游的区块链应用方面,应该说目前推广的也不错。我觉得在银行的痛点比较大,应该区块链技术能比较好的解决。 另外讲保险。特别是理赔的痛点很多,大家平常也感受到理赔作业时间很长,效率很低、费用比较高。所以保险市场痛点也比较多,区块链能够使信息对称、信息透明、可追溯、这个也是能够解决保险市场很大痛点。 我们大学成立区块链应用实验室,也在研究区块链应用问题。 其他的,像跨境支付痛点也比较大,也能够通过区块链进行比较好的解决。所以为什么去年瑞波涨得那么多。也是因为跨境支付的市场痛点,也能应用区块链加以解决。 我突然发现,金融领域应用爆发的可能性,会更快,更大规模。 因为,中国金融市场的痛点太多,非常落后,所以也是过去的五六年来,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科技能够迅速崛起一个主要原因吧。这使我们能够成为全球的引领地位的这样一个局面。我相信这个局面,还会进一步的去向前推进。 所以在金融市场的区块链应用爆发,是机会比较大的。不论传统银行,还是BAT,由他们来爆发,是完全可能的。 当然,创业企业也应该有很多机会,区块链很多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很重要。尤其好的公链,应该能得到比较好的发展。去年开始到最近的公链代币的发行爆发,也是能看出来大家对这个基础设施的技术,期待比较高。 还有非金融领域应用。目前来看,像集团内部、像供应链、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联盟链的应用。包括像农业农产品溯源,包括食品安全,是很大的痛点。在中国,目前我们看到在贵州贵阳,重庆等地方政府的一些应用,在这个痛点我相信也会爆发。 能源、医疗、电子存证、工商登记等领域也有很大机会。最近一个公司,获得了湖南省娄底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娄底市政府投入一千万成立合作合资公司,解决中小公司的股权在链上的登记转让交易的变更。湖南省娄底市的工商局,认可在区块链上的股登记和变更,视同工商局的登记和变更。这个也是刚刚宣布,刚刚开始实施,但是如果这个能推广和发展的话,将来也是一个非常大的爆发点。 因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国的中小微企业,为什么发展不起来,为什么融资不好,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工商登记太麻烦、效率太低、成本太高。 这个痛点,如果能解决了,区块链技术爆发也是可期待的。对于小公司、创业公司来说也是有很多机会的。?⒉皇谴蠊?敬蠹?臖AT才有机会。所以在区块链应用和爆发来看,个人感觉还是目前刚刚起步,对大家来说,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有很多机会,因为这次,(机会)太大了。 起风财经 罗智勇:就是像刚才我们提到的,因为区块链带来的这次数字货币经济和ICO现象,导致了我们行业内说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屌丝逆袭。让很多的技术人员,很多以前的屌丝快速的在这波当中崛起了。那么刚才其实我就是想听听杨教授的观点,在商业未来,真正的落地应用这一块儿。那会不会也带来这样的效应,比如说一些创业公司快速崛起,能够开始对巨头形成挑战,甚至超越。这样的机会,您觉得,会有多大的可能性和几率。 杨东教授:我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当然,这个什么时候会爆发,时间点是什么时候,还取决于对区块链应用的场景,包括补政策监管、法律的态度。 因为区块链技术应用,跟其他的技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我觉得有很大的不同,就在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主要是生产力,是种技术。但是区块链技术,是一种基于技术之上的生产关系,甚至说是一种制度、规则和法律。 所以,它在具体落地应用的时候,不光需要场景、需要技术本身的更新、需要数据安全、信息安全和网络安全。其实还更重要的是要跟法律法规、监管要吻合。 但是尤其是在金融市。??榱从τ玫氖焙,痛点解决的时候,往往都会跟现有的法律、法规会发生很大的冲突,这里风险也比较大。也就是说,技术应用过程当中,会脱离现有的法律法规、脱离监管,会带来比较大的风险。而且这个风险,我们的认识、我们的研究,可能还跟不上,我们现有法律法规,监管跟不上,所以风险会更加爆发,这个不可控。所以特别强调对风险的防范,包括系统性风险的防范,的确需要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去加以考虑,所以国务院成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非常及时。 我一直说,明天就是315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做好投资者、教育消费者教育,消费者保护的工作。我有很多文章,这里就不展开了,但是我一定要强调315,消费者保护,投资人保护,这个是当前头等大事。 起风财经 罗智勇:因为现在区块链市场的火爆,近期我们看到很多报道,市场上出现了区块链人才荒,对于区块链的人才用“抢”来形容不为过,年薪也屡创新高,稍有经验的动辄年薪过百万,资历深的甚至年薪500万,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对于区块链人才的培养和良性市场环境的引导建立,在国家层面、社会层面都应该做些什么?如何应对? 杨东教授:一方面就是刚才讲的监管和法律可能跟不上。尤其是金融市场痛点比较大的地方。 第二个跟不上的确是人才跟不上,人才也是刚需。大家对于区块链技术的人才培养,一直重视不够。我也是刚刚在人大开设了区块链的课程,在本科生、硕士,就开始教学了。但是我在上课、备课、教学过程当中发现,区块链相关知识真的是非常的复杂。它是跨学科的,不光需要懂计算机软件硬件,还要懂密码学,还要懂相关应用场景的一些经济环境各种知识,更重要的还要懂法律、懂金融。 所以它需要更多复杂的技术和跨学科的知识,并且还需要有一些综合运用能力。这个的确是很复杂,而且相关的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的老师、学者、专家也特别少,对这些知识都能够、掌握的更少。 所以人才、老师和制度更缺乏。当务之急,一方面是高校设置课程对优秀大学生培养,给本科生、硕士生进行培养。刚才介绍的全球金融科技精英俱乐部,也是从全国五百多人当中挑选了五十多人,进行专项的培养。 也做了些工作,但是永远不够。〉蔽裰?,恐怕是国家、地方政府的人保部、工信部,需要有一些专门的培训培养机制。对于青年的技术人员的培训,对中层的管理人员培训,对高端的企业家的培训。多层次、多维度的教学方法,教学的侧重点,还需要有理论实践。国内、国外的各种复杂的培训体系,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去推动。我们人民大学,联合社会相关机构,也有在做准备培训工作,从中期、短期、长期的都在准备。需要“政、产、学、研”合作的一个机制。 起风财经 罗智勇:好的,最后一个问题。今天,正好杨教授在首尔参加2018 Token Sky的区块链大会。能不能请杨教授讲一讲在现场的所见所闻和一些感受。 杨东教授:我在韩国的感受就是,这个会我觉得还是有问题。 市场的人还是太多。政府、相关行业协会、相关专家学者太少,这是我感觉最遗憾的地方。 当然,我就参加了一天,这个会明天还有。我感觉区块链行业发展,目前有点过于火爆。还不能用泡沫太多来形容,但至少过于火爆。这个也不一定是好事情,所以我还是呼吁加强监管。这个是我提出的拥抱监管,行业自律,投资人保护。行业自律包括媒体自律,所以我希望借起风财经,呼吁大家共同为区块链行业发展做贡献,我觉得媒体需要适当的保持理性、客观、全面、专业、学术、深度,不能随大流。把投资人保护、消费者保护、投资人教育、消费者教育当做首要的课题。把老百姓的利益,把人民的利益,当作首要。 因为区块链领域,屌丝逆袭也好,去中心化也好,we finance也好,就是为了普通的老百姓、普通的民众,每一个个体,每一个自己。 起风财经 罗智勇:非常感谢杨教授今天在参会的间隙,在回京登机之前。在感冒的状态下,和我们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互动,非常辛苦! 我们也真心的希望,在国内涌现出更多像杨教授这样的专业学者,能够快速帮助市场去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帮助政府在监管方面起到更多作用。我们真心的希望,区块链能够让中国,在这次的全球竞争当中,引领全球。 杨东教授:好的,非常感谢罗总的主持。刚刚上飞机了,明天就是315了,所以我也非常愿意,今天晚上跟大家分享我最近这几年对区块链的一些研究。区块链的本质就是,去中介、服务于大众、服务于老百姓。所以,在区块链各类应用发展过程当中,必须以服务于老百姓,服务于每一个普通的民众、消费者、投资者为主要的目标。 消费者、投资者的利益至上,保护至上。这是我们最根本的使命,绝对不能忘本。 如果是忘记了,会破坏这个行业的发展,未来会使中国可能失去区块链所带来的人类社会巨大变革的机会,所以行业从业者应该自重。 整个社会,包括我们学者在内,大家各方面都共同努力,为行业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使中国能够真的在这一波的人类社会的“数字文明的变革”当中,抓住机遇。我以为它能够取代工业革命、工业文明。 中国一定能够抓住这样的机遇![详情]

特码资料投资综合 | 2018年03月30日 13:50
杨东教授谈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上)
杨东教授谈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上)

  来源:众筹金融研究院 编者按 3月14日晚,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教授做客起风财经,与起风财经创始人罗智勇先生就“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展开了一场深度对话访谈交流。 限于篇幅,以下为本次访谈的上半部分。 前言 杨东教授,作为国内第一批关注到区块链技术的金融与法律专家,对产业的变化观察细致入微,对国际相关领域监管政策发展,洞见深刻。 同时,杨教授将“区块链”这种新技术出现后,可能对现有金融、法律体系的影响做出了深入的、前瞻的研究;对这种新技术可能对人类社会产生的深刻变革,进行了大胆的预测。 最后,杨东教授呼吁:“(区块链行业媒体)要保持理性、客观、全面、专业、学术、深度,不能随大流。把投资人保护、消费者保护、投资人教育、消费者教育当做首要的课题。把老百姓的利益,把人民的利益,当做首要。” 以下为访谈实录: 起风财经 罗智勇: 杨教授,您是金融领域法学专家,并且在区块链方面有着极深的研究造诣,我们都知道当前区块链如此快速的进入公众视野,并引发国家高度重视及社会的高度关注,其重要原因之一是数字货币,首先想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从全球视野来看,目前各个主要国家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态度和具体措施都有哪些? 杨东教授:好的,这个问题非:,实际上包含了很多问题。 我想为了把这个问题更好的进行回答之前,先说明一下,各国的政府立法机构,要对数字货币监管立法的时候,会考虑很多问题。 比如说前段时间,美国国会要对数字货币,ICO进行监管,国会进行听证;日本在立法之前反复讨论;所以我们国家也在讨论。 我最近配合央行和国务院相关部门也在做一些研究讨论,我们对监管采取措施的时候,必然要考虑,研究数字货币本身是什么东西?他为什么会发展起来? 简单一句话,为什么数字货币会涨起来?原来不受关注的,怎么一下子就涨起来了?导致区块链一下子就火爆了?这个逻辑关系是什么?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呢?我觉得也是各国政府首先需要研究,需要大家先要搞清楚,否则抓不住它的本质和核心。 我的学术背景,主要是1999年至2005年在日本留学,研究证券法,博士论文2005年,写并购,所以我回国以后做证券法研究,目前任证券研究会副会长。 我研究互联网金融、并购的同时,和互联网企业有很多的交流,所以和阿里巴巴腾讯京东,有很多合作。 是我最早能够接触到互联网金融。这些互联网企业,开始做金融的比较深能够接触到。也是国内比较早的研究互联网金融的学者,所以当时我提出:互联网金融就是去中介、打破金融垄断、实现众筹社会主义、实现屌丝理财、实现普通中小企业、普通老百姓也能够享受金融服务的金融社会主义,这样一个理念。 这是我2015年书中提出的,互联网+金融 = 众筹金融。所以“众筹金融“是我的理解的核心。我认为,这一波金融创新的核心在于这个打破中介、去中介、打破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实现点对点的、去中介的金融的服务。所以像P2P,股权众筹,互联保险,余额宝等等一系列的金融产品,其实都是按照这个逻辑自发形成或者演变出来的。 一开始支付宝并不是为了做金融,是为了解决电商平台上的一种交易,我把货给你,你不给我钱,我把钱给你,你不给我货,所以为了解决在互联网上交易双方的信任问题。 通过支付宝,消费者把钱给支付宝,消费者确认拿到货之后,告诉支付宝,再把钱打给卖家。所以一开始支付宝并不是金融工具,它是一种担保机制,所以这是衍生出来的中国特色的金融支付模式。 这是造成这一拨互联网金融科技发展,中国引领世界的一个最基础、最重要、最根本的原因。实际上,所有互联网金融的各类业态,余额宝、招财宝、互联网保险、p2p,众筹等,一切都是按照:去中介、点对点这样的逻辑设计出来的。其实包括比特币本身,也是一种众筹,它是去中心、去中介,不需要央行来发行货币,不需要商业银行,所有的中介都不需要,只需要区块链,进行点对点信息的传递,通过挖矿这种算法的竞争,才能够获得记账权。 实际上就是一种众筹,看谁的算力强,就能争取到记账权,获得比特币的奖励。所以这样一种共识机制、记账机制,使得比特币获得很好的应用。 比特币本身代表这一波人类社会的、几百年的、金融的、轮回创新的一个起点,它本身就是众筹的一种体现。去中介、去中心,大家共同的,点对点的实现一种金融信任的传递,共识机制的形成。之后的很多的支付宝、余额宝,一些列的互联网金融创新,我觉得本质上都是这样。 所以我把众创金融,翻译成英文,创造一个英文单词叫”we finance”。我们当时还和阿里巴巴成立一个”we finance”五十人论坛。今天看比特币,它为什么会涨那么多,其实也是因为众筹。 为什么这么说呢,比特币本身作为一个储存的价值,或者说是一种数字黄金或者数字钻石等,但是它毕竟并不具备广泛运用的价值,所以它是涨是跌并不受关注,为什么去年爆发起来呢? 是因为众筹,是因为各种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需要融资,但是在通过银行、传统资本市场又不能获得很好的融资。所以它需要众筹,众筹的时候,就不能拿现金,拿法币去参与众筹,因为拿法币股权众筹,都需要国家的审批。那么我们国家,并没有合法通过股权众筹规定。证监会15年就放弃了所有的股权众筹的创新,这种刚需导致大家想了一个方法,就是使用交易币。我们在贵阳进行世界众筹大会,成立贵阳众筹交易所的时候,当时就设想过通过区块链技术来解决众筹的问题,让项目更加可信,同时在项目发行的时候也可以发行代币来获得融资,来获得比特币等这样一种众筹,这样可以绕开现有的监管体系。官方的贵阳的这种众筹交易所,被叫停了就没有展开。但是民间的这样一种众筹的模式,通过发行代币,来获得众筹比特币等一些主要的数字货币,成为一种刚需。 所以ICO就这么产生了。正是因为ICO来自民间,如野草一般的爆发,虽然是野草,但它的生命力非常强悍,在现有的法律监管之外,完全爆发出来。所以ICO爆发以来,自然你要去参与众筹,就必须先把法币换成比特币这类的主要数字货币,这样的话把比特币就推起来了,比特币推起来之后自然也带动了其它的数字货币,包括各种代币。 这种代币融资的方式,没有很多中间环节,没有传统的VC、PE、IPO等一些非常复杂的程序和成本,所以一但ICO之后,根据所谓的市盈率,它就可以达到几十倍几百倍的收益,这样的爆发,又刺激了一波又一波的ICO爆发。 但是因为ICO的爆发,突破了现有的法律法规,所以在没有监管的背景之下,必然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就是乱七八糟的项目,甚至是欺诈的项目,还有所谓的白皮书抄来抄去,甚至有说法各种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空气币,因为没有监管,所以自然乱七八糟的劣币就起来了。历史上都是这样的,当年的P2P等金融领域的创新,只要你不去监管,肯定会因为刚需产生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 在去年9月4号之前,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程度,所以央行等七部委及时的叫停、禁止了ICO。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如果再不去禁止、不去叫停的话,就如同15年如果再不去救市的话,就会发生非常大的一个不可控制的局面,所以及时的把ICO叫停,也是非常有效也是非常必要的。 所以我们国家是这么做的。 那么你问的问题就是其他国家。这个我们先不说我们国家下一步怎么做。先说其他国家。 据我们从去年到今年,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中心和大数据区块链和监管科技实验室,大概有20到30位的“全球金融科技的青年精英俱乐部“的成员,去考察了日本、英国、韩国。还有在全球范围内,例如在欧盟的布鲁塞尔、美国等也有一些团队,考察了世界各国的监管情况,无非分为两大派,最典型的就是日本。 日本是目前最积极的,它的特点是三个唯一: 唯一承认比特币是合法支付工具的国家,虽然没有明确说是货币,但是在法律里明确比特币是一种支付工具,这在全世界也是目前唯一的。 第二个唯一,日本允许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合法化。16年通过法律的修改,17年6月份实施。目前已经十六家,合法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获得批准,目前有几百家在排队。这是全球唯一的承认虚拟货币交易,包括法币和数字货币的交易,还有币币交易,只要拿到交易所牌照就能进行交易。 第三个唯一是日本在去年实施的法律当中,允许日本的银行发行法定的数字货币,虽然不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但也是允许日本代表性的像三菱银行等,可以发行与日元一比一兑换的法定数字货币,叫MUFJB。那么这样一个不基于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的新型的法定数字货币,应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历史突破。弥补了日本在移动支付方面落后于中国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一些缺陷不足。 日本这三个唯一,可以说是引领世界的一个重要代表。为什么日本能做到,其实原因很多的。我最近在做一个深度的研究报告,正在向国务院有关部门进行提交。其实,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就是2014年Mt.Gox事件爆发,导致日本政府认识到,还需要对比特币进行立法,承认它的合法地位。 前不久我们在日本考察期间爆发Coincheck被盗事件,发生损失反而能够促进政府的监管,立法法律的通过,有时候坏事也会变成好事。 那么紧随其后的,像韩国,目前还是通过自律的监管,来实现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规则等等。但是韩国也要进一步学习日本,所以目前来看,追随日本进行立法的国家还是不少,像我国台湾地区和香港地区、新加坡、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也有这种趋势。 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包括中国,对比特币、数字货币的监管,还是比较严厉的态度。 第三个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像瑞士,今年年初已经通过了ICO合法化的法律规定。 目前日本,还有些其他国家,也准备把ICO通过专门的备案注册,确定合法化地位,尤其是纳入到证券监管的范畴里加以监管。 因为这种代币,尤其是Token,现在发展特别迅猛。所以,而且Token比较复杂的是它具备了证券的属性,同时它又具备了其他的像支付工具,物品、商品积分等功能。所以它比传统的证券监管更加复杂,世界各国对数字货币,目前还是采取一些比较复杂的对策,正在做进一步研究。 但总体上的话,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世界各国都在应对。如果不去监管它,它可能会更麻烦,会更加让我们措手不及。这个可能是目前的一个趋势。 我相信我们中国政府也在进一步做研究,认真对待数字货币的监管问题。包括证券法的修改,法律法规层面,我也在配合全国人大法工委,做进一步的研究课题。包括全国人大也在做电子商务法的制定工作,也有关于电子支付部分。 除了以上数字货币的立法监管之外,目前还有比较重要的问题就是法定数字货币。 这方面,中国央行早在三年前就开始研究。专门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姚前所长担任所长。他也是中国电子协会区块链专家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我和几位专家是副主任委员,配合央行,相关机构,做了法定数字货币方面的一些研究。 所以世界各国在法定数字货币方面的进展,也是全球范围内竞争的一个主要领域。大家都知道,最早爱沙尼亚想发行数字货币,结果被欧盟叫停了,因为欧盟感觉到这个会对欧元产生威胁。 前不久的法定数字货币也是引起了关注。目前还都是些小国,其他国家呢,也都在认真的面对。去年我们和英国、日本央行也作了交流,英国也在积极的讨论法定数字货币推出问题。日本央行,至少目前跟我反馈来说,还不急于推出法定数字货币。但是基本上其他很多国家都在积极的探讨法定数字货币方面的推出问题,中国央行的比其他很多国家具备了前瞻性,具有丰富的基础性的研究和实验。 我相信中国央行会尽快推出法定数字货币。 技术方面应该是相对成熟,还有要考虑到法定数字货币对于经济、社会、文化、货币政策、外汇等等的一些影响,所以还需要进一步的论证研究和对待。法定数字货币的一些监管,的确是比较复杂。 代币,ICO其实跟法定数字货币的关系也是比较紧密的,未来也会是多种数字货币、法币竞争的一种状态。 内容比较多,我先把基本的、我知道的汇报给大家。具体的问题我们可以再交流。 起风财经 罗智勇:正是由于区块链是一项可能对我们整个商业社会带来巨大影响的技术发明。它的技术特征和应用又天然和金融紧密相关。而这个技术的初期,整个社会公众缺乏对它的正确认知,就像杨教授说的大量这种早期入场的短视和投机行为,导致了我们之前看到的市场的乱象。 所以才会有去年央行等七部委在9月4号出台文件叫ICO。其实出于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但是从发展的眼光来看,未来国家的监管走势会有什么样的升级或者是变化呢,或者说杨教授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建议呢? 杨东教授:刚才我还特别强调一下,因为明天马上就315了。 目前当务之急就是对于这样一些代币、ICO、 数字货币滥发、空气币、欺诈、信息不透明,传销等违法犯罪的代币、数字货币的发行、交易等,一定要尽快严厉打击,该抓的抓,该关网站关网站,采取更加严厉的强制措施。 这些方面,需要全国有一个统筹的安排,来加以推进。要站在投资者保护、消费者保护的高度,尽快采取有力措施。当然另一方面还要加强对我们普通老百姓、投资者、消费者的教育和保护的一系列工作。 明天,我们人民大学会召开第五届金融315的高峰论坛和新华网相关机构等,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些学术讨论,提高全社会对于金融消费者、数字货币投资者的教育,还有一些媒体的自律。所以我提出来,当前应该要“拥抱监管、行业自律、投资者保护”这三条,也是这么多年,我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研究,所得出的三个思考。明天315之际,希望和我们社群的投资人、行业从业者,共同把投资者保护、消费者保护的工作协同推进。[详情]

特码资料投资综合 | 2018年03月30日 13:48
中国区块链怎么监管?杨东:应推出技术驱动型监管
中国区块链怎么监管?杨东:应推出技术驱动型监管

  来源:众筹金融研究院 编者按 全球各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态度主要有哪些类型?日本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监管措施对中国有哪些借鉴意义?如何进一步加强行业自律?针对“全球各国区块链监管政策”这一热点话题,3月22日,人大金融科技中心主任杨东教授作为“三点钟”微信群轮值群主,主持了此次讨论,对各国区块链监管政策进行了分析解读,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中国监管建议。 以下为杨东教授分享内容: 杨东:谢谢各位,非常荣幸和大家交流,我从伦敦刚回来,先准备一下,一会1点左右开始我先讲讲正在做的全球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监管研究报告。中间2点左右邀请瑞士著名教授专家介绍瑞士欧洲情况,晚上再交流日本英国等国家情况。 《全球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监管研究报告》是受有关部门的委托,以及我本人承担的第一个监管科技课题国家社科基金(技术驱动型金融监管的法律问题研究),同时与剑桥大学等共同承担的英国经济社会理事会和中国国家自科基金(中国非正规金融的风险、潜力及变革)等项目的支持。目前整个报告已经将近20万字,陆陆续续提交给相关部门参考,目前还在进一步深度研究中。计划月底完成最终提交。 今天先给大家分享部分精简内容。今天还特别邀请几位国外专家参加讨论。因为涉及时差专家特别忙等原因协调起来特别麻烦,不一定让大家满意。今天就算是一个研究全球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监管的抛砖引玉的效果,以后大家共同努力! 问题1.各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态度主要包括哪些类型?分别的代表性国家? 杨东:目前,世界上主流国家对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分歧较大,政策态度可以分为严禁、限制与准许三大类。例如冰岛等国由于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对资本外逃现象非常担忧,因而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非常谨慎,禁止购买交易比特币。而资本吸引力强大的国家如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一般准许比特币,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总体上看,一些国家禁止加密货币交易,但也有很多国家在允许私人之间使用加密货币交换产品和服务的同时,限制银行和金融机构从事相关交易。 (1) 美国 总体而言,美国对于具体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持默许态度。美国关于比特币的监管主要体现在货币监管、投资活动等方面。 货币监管方面:美国监管机构将比特币界定为“可转化虚拟货币”,受《银行安全法》监管;同时,对于比特币可能涉及的洗钱问题则由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the 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执法监督。 投资活动方面:比特币中的“挖矿”合同则属于投资合同,属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监管范畴。同时,美国国内税务局(IRS)出台了适用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征税建议,认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资产,因而需要缴付财产税。 同时,美国各个州对于货币服务的法律解释差异较大,因此各州具有不同的监管态度。2017年1月美联储发布《美国支付体系改善进度报告》,认可数字货币在支付行业领域应用的广泛前景,认为分布式记账的特征可能对传统支付行业的运行模式造成冲击,可能取代传统支付链条中清算结算服务商的角色。 (2)日本 2016年5月25日,日本国会通过了《资金结算法》的修正案,该法案在民间也被称作《虚拟货币法》,正式将包含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纳入了法律规制的体系内。该法于2017年4月1日正式实施,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这次《资金结算法》修正案的主要内容包括: 第一,明确了“虚拟货币”的定义。简而言之,“虚拟货币”被定义为通过互联网可以在不特定多数主体之间用于买卖商品或服务的财产性价值。根据前述定义,包含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被正式规定为支付手段的一种,其地位得到了法律的承认。但是,它仍然不同于法定货币,在税法等相关法律修改之前仍然被视作资产。 第二,引入“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的概念并正式加以法律规制,实施注册制,将其置于金融厅的严格监督之下,并对业者课以多项行为义务,包括但不限于:对信息采取安全管理措施,委托第三方执行业务时对其进行指导,向用户说明“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的区别,对用户财产进行分别管理,由注册会计师或监查法人进行定期监查,制作并保管账本,撰写事业年度报告并向内阁提交。 第三,加强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方面的联动保护。 把“虚拟货币”交换业者列为《犯罪收益移转防止法》上的特定事业者,使其承担该法中规定由特定事业者承担的相应义务。 总之,日本的《 资金结算法》修正案将“虚拟货币”规定为了法定支付手段并正式予以承认,不再对“虚拟货币”的交易征收消费税,同时,在税法上又将其视作一种资产,通过“虚拟货币”取得的收入不被视作资本利得,而是其他所得(个人)或营业收益(法人),按照这一标准进行课税。 (3)英国 我们在2017年夏天访问英国,受到英国FCA官员以及前英国首相卡梅伦顾问的热情接待。英国不仅准许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英国政府还对比特币及区块链技术表现出巨大的兴趣。此前,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强调了电子货币的潜力,他表示希望英国能引导世界金融科技的发展。英国伦敦致力将自身打造成最重要的 FinTech中心,以对抗纽约、旧金山的金融影响力。 此外,英国政府对比特币交易免征增值税,同时英国央行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也表现出高度的重视。此外,欧洲准许比特币的存在,欧洲法院的裁决曾认可比特币的货币地位,因而无需缴纳增值税。 (4)俄罗斯 俄罗斯对基于区块链的比特币持限制态度。俄罗斯在2014年底由多个部门发布了禁止比特币的政府文件,其主要担忧是比特币的使用可能引发俄罗斯资本外逃问题的进一步恶化。 2015年初,俄罗斯关闭了境内的比特币网站并发出风险警告。 因此,总体上俄罗斯对比特币采取了限制的态度。 (5)菲律宾 菲律宾也即将承认比特币是一种支付系统。菲律宾官方已经发布了一份数字资产交易所指导方针,在方针中菲律宾正式承认比特币为一种支付系统。 (6)韩国 作为目前除日本和美国外的第三大比特币交易国,韩国政府去年作出的加强监管表态尤其令“币”圈深感寒意。 2017年12月28日,韩国政府发表声明警告称,“虚拟货币不能起到实际货币的作用,并可能因过度波动而导致高额损失”。 此后,韩国金融监管部门和税务部门双管齐下,对6家提供数字加密“货币”账户服务的银行和韩国最大的两家比特币交易所进行检查。 目前,韩国正在就关闭虚拟货币交易所等监管措施进行讨论。 据首尔广播公司报道,韩国司法部称,加密货币的泡沫可能在1~2年内破灭,“没有理由犹豫出手监管”。 问题2.日本目前认可虚拟货币为合法支付手段,交易平台合法化,Coincheck被盗事件发生后又有哪些举措?对此前在具有中国背景的交易平台出现的风险事件有何启示? 杨东:日本在Coincheck被盗事件后的举措:今年1月26日,日本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CoinCheck被黑客盗取价值5.23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这也导致日本金融厅(FSA)宣布对32个数字货币交易所进行检查,其中包括16家尚未获得许可证的交易所。上月,日本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再度陷入窘境。一家交易所出现的失误导致投资者一度可免费购买比特币,尽管没有人能从这一失误中获利。加密货币交易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其安全弊端逐步显现。 日本金融厅2月2日根据《资金结算法》对Coincheck在东京都涩谷区的总部进行搜查。报道称,金融厅此前已命令Coincheck在2月13日前查明原因、归纳管理体系强化等措施并进行汇报。但金融厅罕见地采取了在截止日期前实施入内调查的措施,已凸显了政府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所有所强化的监管态度。 事实上,金融厅修订的《资金结算法》,已率先对加密货币交易所实施注册登记制,为保护用户利益而加强管制。而金融厅一直在监督管理和培育加密货币产业发展之间进行平衡,但加强对该行业的管制在部分人看来将有碍于其发展。根据路透东京3月2日报道,据两名消息人士称,日本16家已注册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今春将组建一个自律机构,以便为投资者提供更好的保护。 日本金融厅于3月8日发布了8道“肃清令”,主要内容包括成立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研究会,对7家虚拟货币货币交易所进行了行政处分,其中2家被要求停业,5家被要求进行整改。 具体内容如下: 第一,成立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研究会日本金融厅在其公开发布的资料中阐明了成立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研究会的主要原因及构成形式。为了响应国际上关于反洗钱和防止恐怖主义融资的要求,加上日本国内发生了Mt.Gox事件,日本从2017年4月开始引入了虚拟货币兑换业者登录制度,也规定了相关的用户保护措施。之后于2018年发生了coincheck的新经币流失事件,随后经过金融厅的现场调查发现已登录和正在申请中的交易所都存在内部管理不足的问题。同时由于虚拟货币价格波动大,不免成为一种投机手段,这对投资者保护是十分不利的。除此之外,现实中还存在挪用保证金或者ICO等其他交易形式。基于以上原因,金融厅决定成立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研究会。该研究会由学者,金融实务专家,虚拟货币交换业等相关行业组织,政府相关机构人员组成。 第二,对7家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行政处分Bit Station和FSHO责令停业,其余五家责令进行业务改善。 由此,我们得到相关的启示: 日本属于较早把虚拟货币纳入监管范围的国家之一,纵观日本有关虚拟货币的整个监管历程会发现,相关的金融机构是本着保护投资者和维护市场稳定的立场来对虚拟货币市场进行规制的,在这两点可以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日本金融厅并不会过多的干涉虚拟货币市场。我们推测此次日本金融厅对交易所展开深入现场调查并发出处罚令的契机源于2018年发生的coincheck新经币流失事件。这是继2014年Mt.Gox事件后,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所发生的又一起虚拟货币被盗事件。 此次被要求整改或停业的几家交易所出现的问题,都在资金结算法修正案和防止犯罪收益转移法修正案中作了明确的规定,而各交易所并没有将法律赋予的相关义务落实在实处,所以日本金融厅的此次整顿是为了更好的规制虚拟货币交易市。?彩俏?舜俳?槟饣醣蚁喙胤?傻氖凳┞涫,更好的发挥法律的规制作用。也启示我们对于虚拟货币的监管是一个长期的,需要不断完善的过程,相关监管机构要随时关注市场动向,及时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以防止事故的发生。而作为市场的参与者,各个交易平台更是要做好自我监管,切实保障用户利益,避免系统风险的发生。 问题3.日本主要由商业银行主导开展了发行数字货币的尝试,例如三菱银行的MUFG币、瑞穗银行的J-Coin,而中国央行正在研究发展法定数字货币,两者分别出于何种不同的考量?对央行发展法定数字货币有哪些具体的建议? 杨东:日本由商业银行发行法定货币。日本的商业银行主导开展了发行数字货币的尝试,与日元1:1等值,其主要目的在于降低支付结算的成本,避免消费数据的外流。其交易平台有一系列业务规则,核心目标是保护用户利益和AML/CTF(反洗钱、反恐怖融资)。 具体建议:中国央行研究发展法定数字货币。 除了强化对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的监管之外,央行也在积极筹划推进国家数字货币的发行工作。央行于2016年1月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提出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认为探索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央行此举的主要考虑在于,数字货币在替代实物现金,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如央行行长周小川即认为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具有重大意义,可能“对未来支付业务造成巨大改变。” 目前央行尚未提出任何正式的数字货币发展规划,也未有官方文件进行讨论或规范。而地方省份则对数字货币的推进深感兴趣,例如贵州省也在积极推进大数据发展的相关工作,贵州2017年大数据发展重点工作中就包括向央行提出申请,将贵州打造成全国首个数字货币应用试点省份。由此,不妨尝试采取先行试点、总结经验教训后再由点到面,向全国推广的渐进方式。 实际上,法定数字货币的技术条件已经具备,但是法定数字货币推行之后,可能带来的对货币体系、经济、金融、社会生活、国家治理等方面的影响,仍然研究不充分。建议加快对法定数字货币进行研究,推动发行计划的具体落地施行。法定数字货币与人民币等值,支付使用体验更为良好,央行推出优质的法定数字货币,能够将公众的兴趣从各类代币中转移回来,有助于虚拟货币和ICO市场的降温。 问题4.G20公报草案称加密货币没有主权货币的特征,因而不是货币但是是一种资产,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杨东:据报道,G20公报草案称:20国集团(G-20)正在迈向一个共识,即加密货币说到底不是货币,但是是一种资产。这就意味着交易加密货币可能需要课征资本利得税。 然而,数字货币是一种基于节点网络和数字加密算法的虚拟货币。数字货币与电子货币最大的不同在于数字货币不以物理形态的货币形式存在,它本身就是财富的表现形式。数字货币的核心属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①由于来自于某些开放的算法,数字货币没有发行主体,因此没有任何人或机构能够控制它的发行;②由于算法解的数量确定,所以数字货币的总量固定,这从根本上消除了虚拟货币滥发导致通货膨胀的可能;③由于交易过程需要网络中的各个节点的认可,因此数字货币的交易过程足够安全。 加密货币是指不依托任何实物,而使用密码算法的数字货币。它是一种依靠密码技术和校验技术来创建、分发和维持的数字货币。目前,加密货币的类型庞杂,但大多体量很。?用芑醣沂谐∪砸员忍乇遥˙itcoin)为主,但以太币(Ethereum)、瑞波币(Ripple)和莱特币(Litecion)也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与黄金货币相比,由于加密货币缺乏作为价值基础的信用基。??腔?谑谐《员忍乇业壬桃导壑档呐卸,因此其价格往往波动剧烈。不可否认的是,加密货币仍然是财富的表现形式,而非荷兰央行行长Klaas Knot所称“无论你称之为加密资产还是加密代币——但肯定不是加密货币——就我而言,要明确传递这个信息。” 问题5.美国的SEC等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和区块链最近的态度如何? 杨东:自2017年以来,美国SEC等监管机构就开始关注ICO并提示风险。尽管目前美国两大监管机构美国证监会(SEC)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尚未对虚拟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达成一致,但均强调打击欺诈和操纵市场的违法行为。 今年2月6日和2月14日,美国举行了两次关于虚拟货币监管和区块链技术的主题听证会,主题分别为“虚拟货币:美国证监会(SEC)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监督作用”、“超越比特币:区块链技术新兴应用”。其主要情形如下: 一方面,在两场听证会中,美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均表现出对区块链、虚拟货币和ICO的重视。虽然听证会内容并不代表美国政府的意志,但监管机构官员、官方智囊和商业领袖们之间的共识,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关于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应用的共识正在形成。另一方面,美国的金融界人士并未解除对新兴技术的疑问,有人认为比特币类似于“郁金香热”,只不过未被禁止。 听证会之后,美国证监会(SEC)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多次联手,加强了对数字加密货币领域违法行为的打击。 结合以上监管动态与听证会结果,可以看出,监管机构在重视技术革新的同时,针对虚拟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态势仍在愈发从严。 问题6.韩国区块链协会专注于行业自我监管,紧跟日本的步伐由行业自律监管迈向立法,此种模式是否可为我国所采纳?如何进一步加强行业自律? 杨东:韩国政府将区块链看作第四次产业革命的基本技术。目前,韩国政府对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态度和看法可总结为:阻止数字货币违法行为,防止投机行为,大力支持区块链技术。 韩国的监管模式对我国有一定借鉴意义。在当前阶段,区块链立法尤其现实意义:一方面,目前各金融机构与政府都对区块链的迅速发展极为重视。目前,区块链不仅核心技术已取得突破,相关产品和服务不断增加,金融领域应用也不断深入,伴随着其他行业应用的加速扩展。另外,区块链技术目前也被各界认为是解决新兴互联网金融问题的契机,有着独特的立法研究意义。另一方面,各界也有着现实的担心,而这种担心恰恰是我们在系统里能不能发扬光大的重要阻碍,因此相关立法和监管机制迫在眉睫。 为进一步加强行业自律,首先,要充分发挥协会会员的模范示范作用,严肃入会标准和程序,以最严格的执纪问责冲撞行业底线的会员机构,有序引导私募基金管理人加入协会。其次,充分发挥行业自律调解的弹性优势,对于能够自行化解纠纷、消除不良影响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启动自律调查,不采取纪律处分措施。在此,坚守行业底线,维护行业秩序。已经被司法机关、监管部门认定开展违法犯罪活动,不再符合登记规定的,应当从快予以注销并依法追究有关从业人员责任。对于出现异常经营情形的非会员机构,要建立针对性的快速处理机制,要求其自行聘请律师事务所提交法律意见书,自负成本,自证清白,否则予以注销。 问题7.俄罗斯堪称世界主要国家中对虚拟货币的态度“转变”最大的国家,这其中的利益考量是怎样的? 杨东: 俄罗斯的态度转变有着深层理由: 一方面,在早期野蛮生长的黄金时间过去以后,虚拟货币的发展已经从最初小圈子的游戏,逐渐变成了建立在低电价基础上的、名为算力实为规:筒屏Φ谋绕。同时,在起初几年里凭借强大供应链和制造业基础而抢占了七成国际虚拟货币市场份额的中国同行们,因为中国政府日渐消极的态度而焦灼不安的同时,市场已经开始试图寻找其他可能的落脚点——而人少资源多的俄罗斯最不缺的,大概就是闲置地和低价电。 另一方面,对于俄罗斯而言,2017年在外交上无疑是充满失望的一年,期待特朗普就任后能够很快放松甚至解除美国对俄制裁的愿望已经彻底落空,在欧洲的游说——无论是水面上的还是水面下的——也仍未取得什么实际成果,看起来,制裁短期内仍难以通过外交手段解决,素以匿名性高著称的虚拟货币看上去的确是一个可能的方法。 问题8.目前虚拟货币的“暴跌之后便有暴涨且能屡创新高”的价格表现已经逐渐被打破,是否预示着虚拟货币的投资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理性和成熟的阶段? 杨东:随着我国监管的趋严,虚拟货币的交易市场已经发生转移,部分外移至日本、韩国等海外市场。完全取缔虚拟货币交易仍难以实现,只有正确引导投资者的投资心态,才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虚拟货币市场在我国发展迅猛,出现炒作投机在所难免,监管的及时介入是对行业的呵护。未来,还应抓紧构建符合发展趋势的数字货币体系,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下利用好金融科技,使之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推动虚拟货币的相关立法,或许是监管者接下来需要着重面对的工作。面对互联网金融与金融科技的飞速发展,需要确定性较强、能够给市场带来稳定预期的行业规范,以此引导投资者行为,保护相关交易者权益。 对于投资者来说,在暴利面前应保持足够的理性。虚拟货币尚属投资领域的新品种,投资收益是否可控,风险如何规避,都需要更多的知识储备和对行业前景的清醒判断,并在风险承受能力之内开展投资。 问题9.如何评价我国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正处在何种阶段?下一步区块链行业发展和监管的重应该聚焦于何处? 杨东:区块链的发展,我总结为三个阶段:1.0是比特币,2.0是以太坊,3.0是区块链,才开始逐渐应用到包括金融、能源、电子存证、农业、医疗等在内的各个可能的场景。目前,已经处于3.0阶段。然而,从技术角度来看,现在3.0阶段还停留在初期。 当前世界各国对比特币等区块链的监管模式不同甚至存在较大差异,世界上仍没有最优或者最好的区块链监管经验,社会无法预期未来的监管会朝什么方向演变,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主要国家对于区块链的监管动向,显然构成区块链发展的不确定性因素,比特币价格去年以来剧烈波动显然与监管有着密切的关系。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作为区块链的重要实验,其价格波动并非预示区块链的发展前景黯淡,与其他创新一样,在发展成熟之前,区块链必然会面临各种不确定性。从这个角度看,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出现波动也就不难理解,尤其是监管作为当前的不确定性因素,已经成为社会评价比特币等区块链面临挑战的重要内容。 谁来监管、监管什么、怎么监管?一系列的问题成为监管部门应对区块链发展的新挑战。如果说监管部门明白如何监管,那么就预示着监管部门知道区块链未来的发展态势。但社会对于区块链显然尚处于试验阶段,没有哪个企业或者部门能够给出明确的回答,这也是为何各国对于区块链监管的态度不同的重要原因。 既然监管对区块链发展产生较大的不确定性,那么由此往往引发社会将焦点集中到监管,通过判断监管的动向来分析相关行业未来是否有机会。如果简单的按照这种逻辑,那么当前巨大的监管不确定性可能使得企业停止相应的创新,未来区块链的发展可能大幅减速,甚至可能出现停滞不前或者倒退的局面。 事实上,不能简单认为监管就是打压或者利空区块链,而是要厘清区块链与监管的关系。区块链发展到今天,虽然监管对其有着制约或者负面影响,但监管并非对区块链都是利空,区块链未来如果要朝着健康的轨道大规模发展,那么适当的监管机制将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从这个角度看,区块链不能存在监管恐慌,而是要理性看待监管的积极作用。 因此,适度的监管不仅不会对区块链构成利空,反而可能是利好,当然,这种监管必须根据区块链的进展而不断调整,适应不同阶段的要求,在区块链尚未成熟之前,监管应着力服务于区块链的健康发展和风险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加以防范和预见,我一直建议借助监管科技(Regtech),我翻译为“技术驱动型监管”,从而进行主动的、动态的、分布式的、及时有效的监管,我们人大监管科技实验室即将出版《全球监管科技研究报告》。 另外,我也建议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发展和风险防范需要全球性的监管协调,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发展和风险防范营造稳定的环境,以避免可能发生的各种危机。 分享结束后,杨东教授提到: 对于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监管与协调问题,我们最近与英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学术界、官员、行业协会等密切沟通,他们建议,希望今年五六月份在东京成立世界区块链协会、交易所联盟等相关公益组织,构建全球区块链、数字货币的相关的政产学研的交流与对话平台,促进民间智库的平台作用,最终有利于政府间的沟通与监管协调。这样有利于我国掌握和主导区块链与数字货币发展的国际标准话语权与规则制定权。 杨东教授最近编写的监管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主题的书籍即将出版,届时将带来更详尽的全球区块链与数字货币行业发展和监管动向解读,敬请期待。[详情]

特码资料投资综合 | 2018年03月30日 13:44
媒体:“打虚拟货币的幌子”是金融传销特点之一
媒体:“打虚拟货币的幌子”是金融传销特点之一

  来源:Bianews Bianews 3月30日消息,近日保监会主管的中国保险报网发表文章《打击金融传销须多管齐下》,文章指出,与传统的传销方式相比,微信传销、网络传销等新兴传销模式花样多变,扩张速度快,隐蔽性、欺骗性强,出现了虚拟性、跨地域性、隐蔽性、金融性和更具欺骗性等新特点。 许多非法传销组织披着互联网金融的外衣,开始呈现“多元化”特点,是多种类型交叉或者结合的模式,传播速度快、查处更加困难。 日前,银监会、工信部、中国人民银行、工商总局四部委发出预警,提示其运作模式违背价值规律,资金运转难以长期维系,一旦资金链断裂,投资者将面临严重损失。提示警惕以私募股权、投资入股、发展渠道商、互赠等为名义的金融传销。 文章提到当前金融传销的基本类型和特点,特别以虚拟货币举例: 打着“虚拟货币”特别是比特币的幌子,使一些人相信虚拟货币能够迅速升值。有的传销活动场所与财务、核心资料数据管理场所分离,遇到紧急情况,可以立即通知关闭服务器,毁灭证据;有的设立两套财务账,开设多个个人账户,用于收取传销经营款、支付会员奖金和隐匿违法资金,规避执法机关检查。一些传销组织还不断修改计酬制度,通过降低入门费用、发放高额奖金(有的奖金发放比例为经营额的70%)、缩短会员奖金结算时间(每周结算改为每日结算)等手段,增强诱惑力和欺骗性,刺激传销网络迅速扩大。 值得注意的是,文章作者就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详情]

特码资料综合 | 2018年03月30日 10:17
比特币2018年以来累计跌逾48% 创近7年最差季度表现
比特币2018年以来累计跌逾48% 创近7年最差季度表现

   据CNBC报道,比特币的“悲惨世界”仍未结束。 全球最大加密货币比特币周四下跌幅度高达9%,跌破7000美元,录得2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 2018年以来,比特币下跌超过48%,即将创下自2011年以来最大的单季跌幅,包括竞争对手瑞波币和莱特币在内的其他加密货币也大幅下跌。 加密货币领域遭受的监管压力越来越大,同时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也开始拒绝比特币, Reddit加密社区宣布不再接受比特币付款,而Twitter也加入了Facebook和Google的行列,开始禁止加密货币的广告投放,这让比特币再次面临抛售压力。[详情]

一财网 | 2018年03月30日 07:12
比特币暴跌6%今年已跌48% 市值现7年来最差季度
比特币暴跌6%今年已跌48% 市值现7年来最差季度

  北京时间本周五,按市值计算,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一度下跌6%,跌破7,500美元,按收盘价计创2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2018年迄今,比特币的跌幅已经累计达到48%之多,而其他数字资产,包括RiPPle和莱特币则遭遇更大的跌幅。比特币本季度的惨淡走势没完没了。 比特币面临的监管压力不断增加,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也在与加密货币行业保持距离。在加密货币圈广受欢迎的网络社区Reddit Inc.不再接受比特币支付;而推特周一也证实,禁止首次代币发行(ICO)的广告,加入了Facebook和谷歌的行列。 “比特币再次面临抛售压力,反弹的几率渺茫,”TF Global Markets的首席市场分析师Naeem Aslam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他指出,自从科技巨头禁止ICO之后,比特币“大幅下滑”。 截至纽约时间9:12,比特币下跌5%,至7,505美元。今年第一季度下滑48%,创2011年以来的最大季度跌幅。别忘了,去年比特币上涨了1400%。[详情]

特码资料综合 | 2018年03月30日 07:06
比特币大跌逾11%破7000美元关口 中国监管政策料更严
比特币大跌逾11%破7000美元关口 中国监管政策料更严

  特码资料区块链讯  北京时间3月30日早间,据比特币交易平台bitfinex,比特币价格跌破7000美元/枚关口,为2月6日以来首次,日内跌幅逾11%。 央行28日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上央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认为要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着力构建“五位一体”的反假货币工作机制,加强人民币相关收藏品市场管理,切实维护人民币流通秩序。 去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定性ICO为未经批准非法融资行为。叫停了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并要求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做出清退等安排。随后监管的重锤落下,国内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全部关闭。[详情]

特码资料财经 | 2018年03月30日 05:17
央行:整顿清理各类虚拟货币 稳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
央行:整顿清理各类虚拟货币 稳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

  新京报讯 (记者宓迪)央行再次喊话整顿清理各类虚拟货币。根据央行官网3月29日披露的新闻稿,28日召开了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其中,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会上表示,2018年要从严加强内部管理和外部监管,“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 今年3月的两会期间,央行原行长周小川曾表示,比特币和其他一些分叉产品出得太快,不够慎重,如果迅速扩大或者蔓延,有可能给消费者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也许还会向金融稳定、货币政策传导,产生一些不可预测的作用。 去年9月初央行、银监会等7部委发布公告,对首次代币发行(ICO)做出了“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的定性,并宣布取缔后,虚拟货币并没有消失,而是以更隐蔽方式继续吸引投资者参与。央行、互金协会等部门也多次提示风险。 央行再度喊话整顿清理虚拟货币 2017年9月4日下午,央行等监管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不过,随着清理整顿的持续开展,虚拟货币行业也不断出现新的形势。今年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指出随着各地ICO项目逐步完成清退,以发行迅雷“链克”为代表,一种名为“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的模式值得警惕,存在风险隐患。 1月26日,互金协会又表示,“境内投资者转向境外平台参与交易将面临一定的风险”、“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这实质还是属于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与现行政策规定明显不符。” 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不久前的两会记者会上谈到ICO和比特币时曾表示,“我们不太喜欢那种创造一种可投机的产品,让人家都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这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而是强调要服务实体经济。” 全球范围来看,随着各国监管对虚拟货币的认识不断深入,币市近期进入“熊市”。截至29日18:00左右,某平台行情显示,比特币报48012元人民币(约合7637.5美元)。去年年末,比特币曾一度冲过1.9万美元的位置,如今已经跌去近6成。上述平台显示,以太坊目前报2647元人民币,据此平台数据,去年整顿以来,以太坊报价也在持续下跌,目前距离高点,跌幅近7成。 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在喊话整顿清理各类虚拟货币的同时,央行也喊话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范一飞在会议上指出,要扎实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此前,他曾在媒体上撰文谈央行数字货币的考虑,指出对央行数字货币加载智能合约应保持审慎态度等看法。 中国人民银行是国际上对数字货币开展研究的先行者之一,已成立了相应的数字货币研究所。今年两会上,周小川表示,三年以前,中国央行就开始组织关于数字货币的研讨会,随后成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最近的动作是和业界共同组织了分布式研发,也实行过多种方案,依靠和市场共同合作的方式来研发数字货币。 周小川表示,研究数字货币不是说让货币去实现某一种技术方案的应用,而是说本质上是要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同时也必须考虑安全性和保护隐私。[详情]

新京报 | 2018年03月30日 01:06
央行监管再出手?比特币四个月内跌幅超65%创纪录
央行监管再出手?比特币四个月内跌幅超65%创纪录

  人民网北京3月30日电(记者 朱一梵)2013年年初,一枚比特币的价值是13美元。2013年年末,一枚比特币的价值是811美元。一年6000%的暴涨率,使比特币成为“一夜暴富”的代名词。然而,从2017年12月至今,4个月内比特币跌幅已超65%。 单日跌幅超12% 四个月内跌幅超65% 3月29日,人民银行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表示,将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 比特币应声下跌。 今日,比特币开盘报价7861元,价格下跌超900美元,击穿7000美元关口。截至人民网记者发稿,比特币报价6907美元,日跌幅超12%。 2018年开年至今,比特币跌幅已达48%,即将创下自2011年以来最大的单季跌幅。 2017年12月至此,4个月内比特币从2万美元下跌至7000美元左右,跌幅达到65%。 五年来,监管从未停止 2013年被称为“比特币元年”。这一年,比特币从单枚价格13美元涨至811美元。比特币卷着一夜暴富的梦想袭来,引发投资者的关注和讨论,也吸引了监管者的目光。 2013年,央行就已意识到比特币可能产生的风险和:。中国银行前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曾表示,比特币是无国别、无主权背书、无合格的发行责任主体,没有国家的信用支撑,因而并非法定货币,也称不上是数字货币。比特币的交易,具有可匿名、跨过街、无限制的特点,可能成为资金违法流动的工具,投机交易的工具。 2013年12月5日,央行联合五部委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否认比特币的货币属性。 2017年元旦,比特币单枚价格突破1000美元,并持续上涨。年底,单枚价格一度达到19783美元/玫,部分平台报价突破2万美元。 伴随去年比特币垂直暴涨的,监管部门的风险提示从未停止: 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提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今年1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提醒投资者“境外平台一样存在系统安全、市场操纵和洗钱等风险隐患。”并呼吁投资者应主动强化风险意识,保持理性,远离各类非法金融活动。 今年3月,周小川在记者会上特别强调,“比特币和人民币的直接交易,央行是不支持的,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作为零售支付工具,目前我们也并不认可。” 商业平台扎堆禁止比特币宣传 除了监管部门多次示警,比特币也遭到了各大商业平台的明确封杀。今年伊始,各大商业平台也依次对比特币明确表态:不再刊登或推广宣传比特币的广告。 2018年1月,全球第二大在线广告服务商Facebook表示,将会禁止所有推广加密货币的广告,以防止所谓的与误导和欺骗性质的促销行为联系紧密的金融产品与服务。 2018年3月,谷歌宣布更新自己的金融服务政策,并表示将在6月限制加密货币以及相关内容的广告。 随后,推特宣布,将禁止为加密货币做广告。[详情]

虚拟货币立法:日本经验与对中国的启示
虚拟货币立法:日本经验与对中国的启示

  作者:杨东 陈哲立 来源:众筹金融研究院 编者按 杨东教授带领全球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的成员,已经前往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瑞士、韩国、澳大利亚等地对金融科技和虚拟货币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考察。并在全球各金融科技重点国家和城市部署团队进行长期的深入考察和研究,即将推出系列的深度报道与学术论文,敬请期待。 2018年1月30日,全球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赴日本调研。本期日本调研由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自主发起,并特别邀请了著名金融科技学者、专家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高瓴资本教育板块高级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执行院长卢斌,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周子衡,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贾翱等。在本次日本调研行程中,俱乐部对日本的虚拟货币发展和监管进行了深度的学习和交流。日本率先立法规范虚拟货币交易,回应了社会需要,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全球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是在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和众筹金融研究院的支持下成立的,由全球高校在校学生组成的,旨在促进金融科技青年自主学习交流的非营利机构。 虚拟货币立法:日本经验与对中国的启示 作者:杨东 陈哲立   来源:《证券市场导报》第69页(2018年2月号) (因篇幅有限,全文注释已省略,具体请参见原文。) 全文约15000字,阅读时间约35分钟 摘要:虚拟货币交易监管是亟待解决的全球共性问题,中国对此采取了严厉的管制型监管措施。日本率先立法规范虚拟货币交易,旨在平衡持有者利益保护、金融创新与金融稳定,并具体规定了虚拟货币的定义,设置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准入标准,规定了平台用户保护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的相关规则,但私法上未对虚拟货币加以特别规定。此次日本修法以其进步性回应了社会需要,值得其他国家借鉴。我国采取管制型措施的必要性及有效性均值得再商榷,应当基于本国实际,积极吸取他国有益经验,完善专门立法,形成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虚拟货币规制体系。 关键字:虚拟货币;网络虚拟财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货币监管 Abstract: Regulation of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is a global problem needed to be solved immediately. China took strict measures of control-oriented regulation on this question. Japan took the lead in amending the law to regulate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in order to balance the protection of interests of holders, financial innovation and financial stability, and specified the defination of virtual currency, set the standard of threshold for the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platforms, specified the rules about the protection of users of platforms and AML/CFT, but did not specified virtual currency in civil law. This amendment of Japan responded the needs of society by its progressiveness, and is worth being learned by other countries. The validity of control-oriented regulation measure took by China is worth discussing again. China should learn from the experience of other countries based on the actual situation in China, and make specific law to form a virtual currency regulation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n the new era. Key words: virtual currency, network virtual property,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platform, currency regulation 作者简介:杨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研究方向:证券法、金融法、电子商务法、金融科技、监管科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法。陈哲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金融法、金融科技、技术驱动型监管、计算法律学。 中图分类号:D922.28 文献标识码:A 引言 2008年,Nakamoto Satoshi在网络上发表《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发明了基于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能够实现点对点交易的比特币。随后,以比特币、以太币等为代表的虚拟货币(Virtual Currency)因其匿名、低成本的便利性,引发了全球范围的广泛追捧。虚拟货币基于信息通信技术而成立,容易被用于逃避外汇管制、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违法犯罪活动,因而许多国家均计划对其进行一定的监管。其中,日本通过专门立法的方式,出台了针对虚拟货币及其交易平台的监管措施。 2015年12月22日,日本金融厅公布了《关于支付结算业务高度化的工作小组的报告书》,提出了虚拟货币相关的立法建议,并以该报告书为基。??016年3月向国会提交了《资金结算法》和其他相关法律的修正案(以下简称“修正案”)。修正案于同年5月25日正式通过,于2017年4月1日正式实施,对虚拟货币采取了适度监管、鼓励创新的态度,明确了虚拟货币及其交易平台的合法地位。 相比之下,我国对虚拟货币采取了严厉的管制型监管态度。2013年12月,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五部委《通知》”),认可民众有参与比特币交易的自由,同时要求交易平台履行反洗钱义务。但是,2017年9月,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七部委《公告》”),在取缔ICO的同时,要求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随后有关部门约谈境内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将境内的交易平台悉数关闭,比特币价格应声下跌,但又很快回升,市场对比特币的信心似乎并未减弱,反而引发了对封禁政策的质疑。实际上,管制型立法对金融科技信用风险规制失灵,抑制竞争且加剧信息不对称,同时可能会遏止创新积极性,不利于金融科技市场的发展。日本的虚拟货币相关法制较为完整并形成体系,值得参考借鉴,以下对相关法律制度进行介绍并对值得注意的特点进行考察,进而对我国的虚拟货币监管提出建议。 日本对虚拟货币的概念界定 一、日本定义的虚拟货币含义内涵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报告中指出,价值的数字表示被统称为广义上的数字货币(Digital Currency),其中,不由政府发行且拥有自己的计价单位的数字货币被称为虚拟货币。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报告则将虚拟货币定义为一种价值的数字表示,具备部分货币职能但不是法定货币。相对的,直接基于法定货币计价的数字货币被称为电子货币(Electronic Currency)。日本本次修正案首先借鉴国际组织的观点,明确了虚拟货币的定义。修正案规定,虚拟货币是指如下两类物:(1)在购买商品、贷出、接受他人提供服务的情形下,能够为清偿前述行为的对价而对不特定人使用,且可以以不特定人为相对方进行买入或卖出的财产性价值(限于借助电子机器或其他工具、用电子方法记录之物,不包括本国通货、外国通货以及货币计价资产。下一项同样),且可以用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2)可以以不特定人为相对方与前项记载之物进行相互交换的财产性价值,且可以用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 修正案随后解释了这一定义中的“货币计价资产”,是指以本国货币或外国货币计价,通过本国货币或外国货币来进行债务履行、退还或其他同类行为的资产。货币计价资产被明确排除在虚拟货币的定义之外。根据日本学者的解释,该要件作为一个消极要件,是指虚拟货币须有自己独立的计价单位,且该计价单位不与法定货币完全关联,表现为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兑换的比例会像外国货币一样变动。 简而言之,虚拟货币被日本法定义为通过电子信息系统处理、可以在不特定主体之间用于清偿债务、既非法定货币也不以法定货币计价的财产性价值。该定义没有把虚拟货币与区块链技术相绑定,可谓是技术中立的定义。而“财产性价值”的用语含义非常广泛,不需要在民法上形成物权或债权,也不需要发行者,只需要社会大众认可有财产性价值即可。这一定义包含了目前流行的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也为将来涵盖新类型的虚拟货币留下了可能性。 二、虚拟货币与邻近概念的区分界线 由于虚拟货币相关的技术发展非常迅速,虚拟货币和邻近概念的边界还称不上清晰。虚拟货币作为数字货币的一种,常常与电子货币等其他种类的数字货币相混淆。日本法则试图将虚拟货币的含义的边界划分清楚。为此,尤其需要区分的是电子货币和平台代币。 1. 与电子货币的区分 预付卡或第三方支付虚拟账户的余额均以法定货币计价,代表了一定数额的法定货币,属于日本法中所规定的货币计价资产。可以看出,能用电子方法记录、通过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的货币计价资产实际上就是电子货币,因此电子货币不属于日本法上的虚拟货币。 电子货币的本质是预售未付的货币价值。市场主体接受电子货币作为支付手段,是因为电子货币代表了一定数额的法定货币,其价值由国家信用保证。相比之下,市场主体接受虚拟货币作为支付方式,是因为信任虚拟货币技术机制的可靠性,从而认可了虚拟货币的价值。因此,虚拟货币与电子货币的性质截然不同,应当予以明确区分。比较于国际上的其他虚拟货币立法,如美国纽约州的虚拟货币监管法案,该法案在虚拟货币的定义中用反向列举的方法排除了预付卡的数字单元,但没有进一步的与其他形式的电子货币进行区分,相比之下日本法中明确排除货币计价资产和电子货币的做法更为合理。 2. 与平台代币的区分 平台代币通常指由网络企业发行的、用于购买网络平台内部虚拟商品的虚拟财产,如Q币、各种网络游戏内置货币、积分等。平台代币一般有自己的计价单位,不属于货币计价资产,但与虚拟货币也存在着明显的区别。平台代币被限定在特定的平台中使用,其价值完全取决于发行者的意愿,不具备交换媒介和价值贮藏手段的职能,仅在特定场景下可以作支付手段。 日本法定义的虚拟货币,要求能“以不特定人为相对方进行买入或卖出”,依照日本学者的解释,此处的“不特定”不是指不可识别,而是指只要单方面地接受虚拟货币作为支付方式就能够成立交易,而无需与任何第三方缔结合约。例如接受比特币为支付方式的商家,无需获得任何其他公司授权或与之缔结合作协议,就可以完成交易。而使用平台代币时,交易双方必须同样是该代币发行者的用户,与发行者缔结有合约。因此,平台代币不属于日本规定的虚拟货币。对比之下,纽约州虚拟货币监管法案通过反向列举的方式,明确将游戏内置代币和积分排除出虚拟货币的范畴,但对于其他种类的平台代币没有清楚界定。 国内的部分学者在广义上使用“虚拟货币”一词,对虚拟货币的内涵界定既包括了日本法所定义的虚拟货币,也包括了平台代币。在比特币等数字加密货币出现以前,也有学者用“虚拟货币”一词专指平台代币。实际上,平台代币仅能在单一网络平台内使用,不具备全社会范围内的通用性,不能作为社会经济中的交易媒介,因而对其进行的规制明显不应当与虚拟货币相同。在对虚拟货币立法进行监管时,所监管的虚拟货币应当作狭义解释,不应当包含平台代币。 三、日本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以及中国的法律现状 一般地,对金融交易行为的规制,私法层面和公法层面的立法都是不可或缺的。私法层面的立法确定了交易双方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公法层面的立法则是针对该金融行业,以金融消费者保护为主要目的,设置相应的金融主体的业务规则和监管规则。本次修正案规定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业务规则和监管规则,属于针对行业的公法。修正案明确了虚拟货币的定义,但是这一定义不能解决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问题,该项规定仅确定了虚拟货币是一种“财产性价值”,无法据此明确虚拟货币的持有者对虚拟货币拥有的民事权利的性质。因此需要另行对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进行探讨。 1. 日本现行法下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 日本现行民法下,能够成立所有权的“物”原则上仅包括有体物。尽管也有学者认为,不存在物理实体但能够对其进行排他性支配的对象也能被解释为物,但这一说法尚没有得到司法实务的完全承认,仍然处于争议之中。显而易见的是虚拟货币不具备物理形态,不属于有体物。而且日本法院的判例还进一步的否定了能对比特币进行排他性支配。2015年的一起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破产诉讼中,东京地方裁判所(法院)指出:(1)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或称数字加密货币不具备有体性;(2) 持有者对比特币不能进行排他性的支配,因为某一地址(钱包)所拥有的比特币数量是根据该地址参与交易的支出和收入正负相抵计算出来的,比特币没有与其余额直接关联的电磁记录。因此,无论前述关于物的概念扩张的学说争议的结论为何,比特币上都不能成立所有权。这一判决虽然是针对比特币作出,但目前其他主流虚拟货币也均基于区块链技术,原理与比特币相同,因而也同样适用。这意味着日本现行法下持有者在虚拟货币上不能成立所有权,虚拟货币的交易不能适用物权的规则。 同时,比特币等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不存在发行者,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亦无法成立以发行者为相对方的债权。故而日本现行法下,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不享有民事权利。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对虚拟货币的持有不受日本法保护。一般认为,对虚拟货币的持有构成法益,受侵权法的保护。虚拟货币的交易规则也可以参照民法一般原理和债权的规则得出结论。但是,法益受到的保护不如民事权利充分,日本法对虚拟货币持有者的保护仍显不足,同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用户者把虚拟货币交由交易平台保管后,存在着较高的权益受侵害的风险。类似的问题在其他大陆法系国家也存在,例如在德国,民法上的物同样仅指有体物,最高法院的判例则确认了无形财产仅限于制定法承认的情况,因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上不能适用物权规则,同样存在着保护不充分的困难。 因此日本学者主张,即便不能突破民法上的限制明确对虚拟货币可以成立所有权,至少需要进一步立法明确持有者对虚拟货币的权利要参照所有权的规则进行保护。更进一步的,如果虚拟货币能成为所有权的客体或权利规则与所有权相同,作为一种支付手段,虚拟货币能否适用金钱的“占有即所有”规则也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2. 中国民法体系中虚拟货币的性质界定 我国的情况与日本显著不同。五部委《通知》认定比特币是一种特殊的虚拟商品,因而可以被归类为“虚拟财产”的一种,而法学界已经对虚拟财产的法律性质进行了较多讨论。尽管此类讨论最初大部分是针对网络游戏虚拟装备等单一平台内的虚拟财产,但就本质而言对虚拟货币也同样适用。早在2003年,法院就在判决中认定了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装备是“无形财产”,应当受到保护。尽管有一些不同看法,学术界基本都承认虚拟财产是一种财产权,可以进行继承,受到刑事侵犯时应当适用财产犯罪的规定而非计算机犯罪的规定,甚至有学者更进一步的认为,虚拟财产应当被解释作民法上的物,在虚拟财产上可以成立物权。2017年3月,《民法总则》通过,该法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为了适应信息化社会的需求,我国首次在立法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概念作出了规定。对于该规定的理解,不同学者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性质持不同观点,存在着物权说和债权说的争议,而立法也采取了谨慎的态度,没有明确采取任何一方主张的观念和措辞,但持有者对网络虚拟财产享有民事权利而不仅仅是法益,已经得到公认。因此在我国虚拟货币的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享有民事权利。还应当注意到,网络虚拟财产权债权说的主张中,该债权的相对人是发行网络虚拟财产的网络运营商,这一说法明显不能适用于不存在发行者的比特币等去中心化虚拟货币。 虚拟货币作为新兴技术支撑下出现的产物,对其进行以下两方面的立法都是必不可少的:首先,虚拟货币具有相对较为通用的价值的网络虚拟财产,需要在私法上对其权利属性和交易规则进行明确,确认持有者对虚拟货币拥有物权或规则与物权类似的民事权利,这一层面上,我国《民法总则》的规定已经是一大进步,但还需要在民法典的立法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内容作出进一步的详细规定;其次,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作为对虚拟货币进行公开交易的场所,属于经营金融业务,理应对其进行有效的法律监管,设定相应的准入门槛和业务规则。日本从公法角度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立法已经较为完备,有利于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其立法经验与我国的实践存在一定的互补性,值得借鉴。因此以下对日本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具体监管制度进行介绍和考察。 日本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监管规则 日本金融厅在报告中指出,对虚拟货币进行立法有两个直接目标。第一个目标是对虚拟货币持有者和交易平台用户进行保护。前面提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破产案件,发生的原因是运营平台的MTGOX公司系统遭受黑客攻击,导致为用户保管的约65万比特币以及约28亿日元的现金丢失。该事件导致投资者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因此,解决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用户保护问题便迫在眉睫。 第二个目标是为了加强国际协同合作,应对洗钱和恐怖融资等犯罪行为。2015年6月8日,G7会议提出,“对虚拟货币和其他新兴支付手段,都应该进行适当的规制。”同年6月26日,FATF在报告中提出“对从事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交换业务的交易平台,建议采取注册制或许可制进行管理,同时要求其采取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措施,如交易时本人确认、申报可疑交易等。” 围绕以上两个目标,修正案和配套法令界定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法律性质和业务范围,并设置了相应的经营规则和监管规则。 一、日本监管的虚拟货币相关业务范围 日本首先明确规定了应受监管的虚拟货币相关营业的范围,修正案规定:“本法所称‘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是指将下述任何一项行为当做营业进行经营的行为:(1)买卖虚拟货币或与其他虚拟货币进行交换;(2)为前项行为进行中介、撮合或代理;(3)与前两项行为相关的、管理用户的资金或虚拟货币的行为。” 所谓“当做营业进行经营”是日本法中常用的表述,其含义是仅规制营业主体,而把一般用户的交易行为排除在规制范围外。营业内容的第一项是指以用户为相对方,进行虚拟货币的买卖交易。交易内容不仅包括了使用法定货币买卖虚拟货币,还包括了虚拟货币之间进行相互兑换的行为。前已述及,由于虚拟货币上不能成立物权,这里所说的“买卖”不构成民法上的买卖,仅指经济意义上的买卖交换。第二项则包含了开设平台为用户提供交易中介、撮合服务的行为。第三项是指为实施上述第一、二项的业务,管理顾客所持有的虚拟货币或资金。 美国纽约州的虚拟货币监管法案中界定的“虚拟货币商业活动”,除了日本法中规定的营业行为外,还包括了单纯为他人保管虚拟货币以及发行虚拟货币的行为。相比之下,日本监管的经营范围仅包括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所规制的保管用户资产的行为仅限于与交易等行为相关的情况,不包括比特币钱包服务等为用户保管资产但不提供交易服务的情形。其原因在于,若不涉及虚拟货币的交易,经营者带来的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比较低,也不存在用户误认虚拟货币性质而购买或付款后平台不履行债务等问题,因而日本的立法者认为暂时不需要进行规制。 日本的规制范围还不包括虚拟货币的发行行为。尽管日本采取的虚拟货币的定义不限定为没有发行者的去中心化类型,有发行者的数字价值也有可能属于日本定义的虚拟货币,但是日本仍然选择对发行行为不进行规制,使得ICO等发行代币的行为不在《资金结算法》的规制范围内,而受其他法律调整。实际上,虚拟货币的发行和交易属于不同性质的行为,不适宜混同。 二、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市场准入制度 修正案在承认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合法性的同时,对交易平台设置了一系列的监管规则。首当其冲的是注册制的准入门槛。修正案要求,任何主体未经监管当局注册登记,不得开展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否则将受到罚金或有期徒刑的刑事处罚。株式会社或外国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可以向监管当局申请注册登记,申请时,需要向监管当局提交一系列的文件资料,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应当包括计划运营的虚拟货币的名称和简介,这意味着平台可以经营的虚拟货币种类也要受到当局监管和限制。 修正案规定,在申请人出现法定的不适当事由时,监管当局应当拒绝注册登记申请,修正案和配套法令规定的拒绝注册登记事由包括:不满足审慎性条件——具体要求为资本金不低于1000万日元且净资产额不为负,其他还包括提交的资料形式不适当,主体资格不适当,内部体制不足以实现合规等。 与日本对其他行业的注册制规制相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申请注册登记的审查内容包含了诸多实质性条件,监管当局需要对申请人是否符合法定条件进行实质审查,明显区别于只做形式审查的备案制。从这个角度讲,注册制与许可制非常相似。美国纽约州的虚拟货币监管法案也规定,未经州政府颁发许可证,任何人不得经营虚拟货币商业活动。两国的立法均与FATF在报告中提出的对交易平台采取注册制或许可制准入门槛的建议相一致。 还应当注意到修正案对注册拒绝要件的表述为监管当局“在申请者出现下列任何一项事由时……应当拒绝注册申请”,也就是说,当且仅当注册登记的申请人出现符合法条规定的事由时,监管当局才会拒绝该申请人注册登记。从文义上来解释,监管当局在注册问题上没有自由裁量的权限,这一规定也与注册制的内涵相吻合。相比之下,日本的许可制则明确授权行政机关以自己的意思进行审查,表述通常为“应当根据下述标准审查申请是否适当”并配以较为:?纳蟛楸曜。这即是注册制与许可制的不同之处。 此外,对于已经开展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主体,修正案当然也要求这些机构进行注册登记。2017年9月29日上午,日本金融厅在网站上公布了第一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注册审核的部分结果,11家交易平台获准注册,正式成为合法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第一批获得注册的平台的出现,有效的提振了虚拟货币市场的信心。 三、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用户保护相关的规则 为了保护用户财产利益,修正案规定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必须履行诸多义务,包括:用户资产与固有资产的分别管理义务、对用户的信息告知和说明义务、系统信息安全保障义务、妥善保管用户个人信息的义务、使用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ADR)解决纠纷的义务等。修正案还授权监管当局采取各类监管措施,如要求平台提交资料和报告、进行非现场和现场检查、下达业务整顿命令、取消注册等。另外,修正案还设有法定自律监管组织的相关规定。 1. 用户资产与固有资产的分别管理义务 为了保证用户资产的安全性,修正案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对用户资产和自己的固有资产进行分别管理。日本许多法律都要求,金融业者对暂时收取的用户资产,应当进行分别管理,其方法有三种:(1)托管;(2)信托;(3)金融业者自己采用明确区分、能即时分辨的管理方法。但是,如前所述,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尚不明确,难以采取托管和信托的分别管理方式,因此修正案采取了第三种方法,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自行将自己的固有财产与用户的财产分别进行管理,所采用的管理方法应能一目了然地辨别,且能够分辨每个用户各自的财产。同时,分别管理的情况应当受到注册会计师或监查法人的监查。违反分别管理义务的平台将受到刑事处罚。 但是,日本对于用户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同时在虚拟货币上无法成立物权,即便进行了分别管理,在交易平台破产时用户也无法基于取回权直接取回自己的财产,只能作为一般债权人参与破产财产的分配。 2. 为防止用户误解而提供必要信息和进行说明的义务 虚拟货币往往被视作投资产品,因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必须进行金融消费者教育,向用户说明虚拟货币和法定货币的区别,避免用户发生误认。修正案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应事先向用户通过书面或者其他适当的方法,以明示的方式进行信息说明。说明的内容应当包括:(1)对该平台业务所涉及的虚拟货币的介绍;(2)虚拟货币既不是法定货币也不是外国货币;(3)该虚拟货币不存在特定主体保证其价值或在有价值保证者的情况下说明保证人的姓名、商号、名称以及保证内容;(4)其他能够影响使用者判断的必要信息。 3. 保障系统信息安全的义务 实践中,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经常受到网络攻击,国际上的大型交易平台也时有受到攻击而导致财产损失或系统瘫痪的事件发生,为了免受网络攻击,维护系统的健壮稳定应当是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最大义务。因此修正案规定,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应当采取必要的技术措施,妥善保管各类数据信息,防止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相关的信息发生泄露、毁损、灭失等情况。 4. 法定的自律监管组织 修正案规定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行业协会在符合法定条件、得到当局认可后可以成为法定的自律监管组织,承担法定的自律监管义务并获得相应的权利,包括:与当局进行定期的意见交换和密切合作,处理用户的投诉,对从业者进行业务改善指导,制定自律监管规则等。前已述及,平台申请注册登记时监管当局要对拟计划运营的虚拟货币的种类进行审核。金融厅的《事务指南》规定,法定自律监管组织应当制作虚拟货币列表并公布,监管当局的审核判断,应当以该列表为参考。这就对自律监管组织的业务水平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这样规定是因为只有从业者自身才及时能应对高速变化的市场环境,列出适当的虚拟货币列表。 四、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相关的规则 为加强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方面的联动保护,日本把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列为《犯罪收益转移防止法》中的特定事业者,纳入现有的成熟反洗钱、反恐怖融资规制体系,使其承担该法中规定由特定事业者承担的相应义务。包括交易时的确认义务、制作并保存确认记录和交易记录的义务、向当局申报可疑交易的义务、完善内控制度的义务等。 1. 交易时的确认义务 按照《犯罪收益转移防止法》的规定,对于以下列举的特定交易,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必须进行本人确认,包括:(1)缔结的合同(开户合同等)内容包含对虚拟货币进行持续、反复交易的情况;(2)金额超过200万日元的虚拟货币交易;(3)价值超过10万日元的虚拟货币的转移。 尽管虚拟货币的交易往往通过互联网在线上进行,该法仍然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用文书确认的方式,通过能够确保本人签收的邮寄业务交由用户本人确认,可谓规制非常严格。 2. 向当局申报可疑交易的义务 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认为营业中收受的财产有可能是犯罪收益时,应当向监管当局申报该可疑交易。可疑交易的判断基准,应当考虑交易时确认的结果、交易的样态,同时参考国家公安委员会制作的《犯罪收益转移危险度调查书》,对交易的性质进行相应的判断。相应的,2016年度的《调查书》对虚拟货币的评价为:“虚拟货币由于其使用者的匿名性较高,跨国交易多,交易速度快等特性,有被滥用于转移犯罪收益的危险。”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应当尽到与此危险度相匹配的注意义务。 我国虚拟货币法制的现状与未来建议 一、当下我国对虚拟货币有关规定 目前我国关于虚拟货币的规范性文件仅有五部委《通知》和七部委《公告》。五部委《通知》认定比特币是一种特殊的虚拟商品,因而公民有持有和交易的自由。但是《通知》仅针对比特币单独作出认定,没有提及其他种类的虚拟货币,而且相关的规定也存在着许多不足。 首先,《通知》要求提供比特币相关服务的网站在电信管理机构备案,但是该规定仅仅是基于互联网管理的相关规定对网站提出的一般性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是对网络虚拟财产进行公开交易的场所,具备明显的金融属性,需要从金融角度对其进行审慎监管,设置金融准入条件,一般性的备案不足以控制金融风险。其次,《通知》完全没有用户保护的相关规定,仅提出比特币的购买者应当“自担风险”。最后,《通知》要求提供比特币服务的网站采取用户识别、报告可疑交易等反洗钱措施,但是缺乏具体的规则与标准,能否适用《反洗钱法》对金融机构设置的反洗钱义务也是一个尚不明确的问题。因此,《通知》的规定较为简陋,法律制度不充分。 七部委《公告》则直接禁止了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在ICO出现后,投资者通过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换得虚拟货币进而参与投资,同时也会把ICO代币放到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为了实现取缔ICO的目标,监管者采取了管制型监管的措施,但是其有效性和必要性仍然值得怀疑。 二、日本经验对我国虚拟货币法制的启示 1. 虚拟货币立法必要性之证成 法律必须服从进步所提出的正当要求,应当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变化趋势有所回应,不能忽视未来的迫切要求。随着计算机科学和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虚拟货币应运而生,并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广泛流行。虚拟货币的价值已经得到了社会公众较大范围的承认,因而法律应当对虚拟货币的持有者进行保护。不仅如此,由于虚拟货币被当做投资品进行交易,更是催生了通过立法对投资虚拟货币的金融消费者进行保护的需要,以规制交易的信用风险、道德风险以及市场摩擦和投资者不理性通过杠杆传递带来的系统性风险。日本通过对交易平台设置体系化的业务规则,保护了用户的财产利益,同时也对作为金融消费者的用户起到了教育和保护的作用。 另外,虚拟货币被滥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因此,需要对其交易加以规制,已经是国际上的共识。日本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纳入既有的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体系,引入了完整的整套监管规则,对相关犯罪可以期待起到较为明显的遏止作用。 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具备点对点交易的功能,很容易在场外开展个人对个人的交易,如通过即时通讯工具进行磋商并进行交易等。因此,关闭交易平台无法完全禁止虚拟货币的交易,反而将交易放任到完全没有监管的环境下,无法采取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措施,使得通过虚拟货币交易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上升,也给虚拟货币持有者带来了更大的风险。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因此,有必要立法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纳入法律监管的体系中,打击洗钱、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 2. 鼓励金融科技创新占领未来前沿高地 日本修法之初就在报告中指出,金融和信息技术的融合催生了金融科技的高速发展,金融科技的发展潮流不会是昙花一现,而会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虚拟货币亦是其中之一。日本从鼓励金融科技发展和支付清算行业创新进步的角度出发,给予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合法地位,其支持创新的前瞻性态度值得学习。 虚拟货币具有独特的优势和便利性,有助于清算结算成本的降低,其价值受到一些重要国际组织和许多国家的认可。在我国政府关闭境内交易平台前,得益于我国的基础设施优势,我国是比特币交易的最大市场。随着境内交易平台的关闭,目前主要的交易市场已经迅速转移到对虚拟货币持积极、开放态度的日本和美国。这对于我国的金融科技创新而言,不得不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着力加快建设科技创新和现代金融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金融科技作为科技与金融的结合,是一个不能放弃的领域,应当鼓励、引导虚拟货币和其他类型的金融科技创新合规探索发展,而不能采取粗暴的完全禁止政策。 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是对虚拟货币进行公开交易的场所,存在着明显的金融风险,因而需要明确交易平台的法律地位,确立相应的市场准入机制。建议在立法承认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合法性的同时,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采取许可制进行管理,允许符合审慎条件的平台开展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同时还应对交易平台引入技术驱动型监管,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等技术手段,实现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相关风险的实时掌控和规制。 3. 准确界定虚拟货币的法律性质 日本立法中对虚拟货币的定义排除了两类容易与虚拟货币混淆的对象,即电子货币和平台代币。其清晰合理的程度较美国法进步明显,也与IMF等国际组织的观点相吻合,可以说具有较高的科学性。 我国没有正式在官方文件中使用虚拟货币的概念。五部委《通知》仅涉及比特币,没有对类似的虚拟货币进行归类总结。七部委《公告》则使用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的表述,给虚拟货币一词加上了引号,仍不愿使用虚拟货币的概念。实际上,对虚拟货币定义不明反而给了不法分子假借虚拟货币名号发行伪劣代币的可乘之机,增大了投资者误认的风险。 五部委《通知》和七部委《公告》均提出要维护法定货币地位不被虚拟货币动。??庖晃侍馄涫挡恍枰?P。比特币由于其价格随着市场行情变化而波动剧烈,因而成为了投资理财的对象,但反过来也限制了比特币作为日常中的支付手段的使用。目前虚拟货币还只具备很小一部分的货币职能,是一种辅助性的、居次要地位的支付手段。它不是法定货币,也无法取代法定货币。目前国际组织和对虚拟货币进行立法的各国,也都没有把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相等同。 因此建议借鉴日本的经验,在法律法规中对虚拟货币进行定义,明确虚拟货币与相关概念的界限,清楚说明它不是法定货币,同时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向用户说明虚拟货币和法定货币的区别,防止民众对虚拟货币的性质产生误解、进而出现不理性投资的现象。 4. 在民法典立法中完善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规定 日本民法中,在无体物上能否成立物权仍是一个有争论的问题,相应的,民法方面立法的不足使得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不明确,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不享有物权或其他专门权利,仅享有法益,导致交易规则存在着一定的不足。将来仍然需要进一步的立法明确。相比之下,我国《民法总则》对网络虚拟财产的规定则是世界领先的进步,在此基础之上,建议在将来的民法典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规定进行进一步的细化,明确网络虚拟财产上可以成立物权或对网络虚拟财产采取类似物权的权利规则,合理规范虚拟货币的交易,保护虚拟货币持有者的利益。 结语 金融科技的未来发展趋势毫无疑问应当是革命性的,不断革新的技术也将不断挑战旧有法律制度,对法制的变革提出新的需要。目前,我国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被暂时叫停,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国要永远禁止虚拟货币。虚拟货币作为信息通信技术发展的产物,有着强大的技术根基。技术的发展、社会经济生活的现实需要还有国际上的立法经验,都要求我国将虚拟货币纳入有效的监管体系中,保护虚拟货币持有者的经济利益,打击洗钱、恐怖融资等相关犯罪行为。建议基于本国实际,积极吸取他国有益经验,针对虚拟货币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明确虚拟货币的定义,将虚拟货币与其他各种形式的数字货币明确区分,同时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实施许可制的准入门槛,课以相应的用户保护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义务,形成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虚拟货币规制体系。只有这样,才能充分控制虚拟货币带来的金融风险,适应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的需要,从而进一步鼓励和促进金融科技的健康有序发展。 因此,当下暂时的停止并非永久的不触及,而是整顿和积蓄力量的阶段。做好虚拟货币行业的顶层设计工作,为我国虚拟货币产业的发展打好基。?ㄖ粕杓浦凉刂匾。在此过程之中,日本积极开放的态度和适度监管的制度经验值得借鉴和参考。 最后,虚拟货币背后的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DLT)也越来越显示出了其重要性。2016年6月,美联储、世界银行、IMF共同主办的“区块链与金融科技论坛”,有超过90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参加,表明了区块链和DLT得到广泛承认的趋势。由于虚拟货币不能取代法定货币,各国中央银行早已开始研究其他模式的数字货币,目前世界许多国家的中央银行甚至已经开始计划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其方案多种多样,但都受到虚拟货币很大的影响,使用了区块链或DLT作为底层技术支撑,例如英国、俄罗斯等国,我国央行也有类似计划的动向。由于在技术机理和使用体验上的相似性,虚拟货币的发展可能会成为法定数字货币的先声。 [本文系司法部法治建设与法学理论研究部级科研项目“我国股权众筹模式的法律问题研究”的成果,项目编号:14SFB4006。][详情]

杨东教授谈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下)
杨东教授谈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下)

  来源:众筹金融研究院 编者按 3月14日晚,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教授做客起风财经,与起风财经创始人罗智勇先生就“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展开了一场深度对话访谈交流。 以下为本次访谈的下半部分。 以下为访谈实录: 起风财经 罗智勇:非常感谢杨教授这么详尽的解答,很多非:玫慕ㄒ。 对于区块链,其实现在应该说是处于一个百家争鸣的阶段,至少是已经形成了链圈和币圈,然后可能还有很多的细分。我们注意到了,在国内其实还有一种学术观点,一个非常有见地的学术观点,就是元道先生(世纪互联董事长陈升)提出的通证学说。很多人把Token翻译为代币,但元道先生认为这么翻译是不正确的,应该把Token定义为通证,什么是通证呢?有三要素,即数字权益证明、加密、可流通。区块链+通证与实体经济、服务相结合将带来巨大的想象空间,比如杨教授刚才提到的各类积分、卡券、票证、游戏虚拟币等等,都将以通证的形式在区块链上应用和流通,当然,前提一定是对应了真正的有价值的实体经济和服务,就能够形成基于区块链的全新的通证经济。对于元道先生的通证学观点,杨教授您怎么看? 当然还包括由此延伸出来的,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说这种通证经济中,所有人的通证权益,和刚才我们提到的央行可能发行的数字货币,以及和我们当前法币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形态进行交互和存在。这些方面,希望杨教授能够给我们一些非常专业的观点的解读。 杨东教授:元道先生的观点,我是非常赞同的。 因为,之前我对这一波的人类社会几百年不遇的金融创新、互联网金融科技,我把它叫做“众筹金融”We finance。 在此基础上,我在2015年10月份的书里,也提出了“众筹社会主义”,提出众筹制可能是人类社会继股份制以后的“第二个伟大的制度发明”。其实众筹当中也有股权众筹、产品众筹、公益众筹 、P2P(债权众筹)四大类。 在众筹的这几类模式当中,就可以发现,其实通过众筹的手段和方式,最终体现:参与众筹的人享受的权益,可以是股东权益,也可以是收益权的权益,也可以是产品的权益,也可以是其它公益类的权益。 所以,“众筹制”,实际上能够打破金融中介,实现了把消费者变成股东,把员工、各类参与方变成利益共享的主体。在一个生态里,通过众筹的模式打破了中间环节,使得每一个项目的参与方都能够平等地享受相应的权益。这样就改变了过去通过股份制,股东、资本家才能够获得暴利的金融垄断的局面,使相关参与方、普通消费者、员工等利益相关方,都能够获得合理权益。 这样一个机制,具体就通过通证来体现出来。这也跟我的“众筹金融理论”观点相吻合,我非常支持他的观点。 我在2014年,就推出众筹金融的理论,这么多年来一直为众筹,包括众筹和区块链结合“鼓与呼”。所以业内他们就叫我“杨众筹”。我自己也愿意为这样一种新的组织方式、融资方式、共享利益的模式,来推进一些研究。 通证和原来传统的众筹唯一的区别,或者是进一步延伸,就是和代币相结合的模式。或者说,打破了传统资本市场交易所,对于二级市场交易的垄断,使得没有一级市。??妒谐≈苯臃⑿,直接可以交易的模式成为可能。 这样一种通证,直接进行流通,应该说一发行就具备了货币的一些属性、特征,所以他有更强的生命力。这也是通证拥有的优越的特点。同时也是因为,通过区块链实现众筹模式,把更多的中介打破之后,去中心化的模式所带来的、对参与方的一种福利,新的利益共享机制。 那么,这样一种通证的发行,跟央行中心化的、权威的机构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之间,应该说并不冲突矛盾。 普通个体,通过众筹模式发行通证的模式,它更是一种相对去中心的、相对去中介的、高效率的、低成本的一个模式。然后,只要在国家存在的情况下,那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必须有中心化的存在。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和普通市场个体发行的通证之间,可以形成一个相互的联动、交换。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局面会存在。 但是有一点,通过区块链发行的通证,它是全球范围的,所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竞争、发行和交易。 那么各个国家、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它在本国范围内使用,当然也会通过未来的各种机制设计,各个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也会竞争。所以这个问题有两个层面、两个维度,在交叉在交织,所以会相对比较复杂一些。 有一些国家,民众可能不相信他这个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举个例子,比如说北朝鲜、伊朗等一些政权不稳定的国家。那么老百姓可能更愿意去持有像比特币等民间,或者说民间自发去中心、去中介的一些数字货币。所以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也会和民间发行的数字货币形成竞争。这种竞争,应该说也是一种良性的竞争,最终,会诞生出一些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主要的法定数字货币。 民间也会产生像比特币,或大家更认可的数字货币。当然经过竞争之后,大部分可能会被淘汰,剩下一些大家认可的数字货币。法定数字货币和民间发行的数字货币,都会通过竞争机制来进行一次适度的淘汰。会慢慢地形成这样一个格局。 起风财经 罗智勇:我们注意到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的一段言论:区块链的发展,总结为三个阶段:1.0是比特币,2.0是以太坊,3.0是区块链,才开始逐渐应用到包括金融、能源、电子存证、农业、医疗等在内的各个可能的场景,当前还处于3.0的早期阶段。这里有个问题向您请教,从您的观察来看,区块链应用真正落地会是哪一方率先实现或主导,政府?巨头企业?还是大量的区块链创业公司?产生规模化应用的时间点大约会是什么时候? 杨东教授:关于区块链的应用,我在去年七月份出版的《链金有法》一书中,分为金融和非金融的场景应用,应该有比较详细的阐述。 就我个人的观点来看,区块链技术能不能大规模运用,谁到底能主导,什么时候能爆发?应该是哪个领域,那个场景更具痛点,哪个地方痛点多,自然被率先运用或者是有大规模的推广。那么就目前来看,ICO为什么这么爆发,就是因为传统资本市场的痛点。 中小微企业,很难获得IPO,虽然有创业板、新三板。但是新三板目前发展的也不是特别的理想。场外的四板五板市场更是不好。所以,中小微企业在不能获得银行的融资情况下,要解决融资问题,真的非常困难。所以ICO爆发是必然的。 这个场外市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痛点实在太大了,所以区块链在这个领域率先被应用、ICO的爆发,是可以理解的。 以此类推的话,其他领域,比如银行。银行可以更好的掌握的客户的信息,给客户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我看贵阳银行在银行的供应链、上下游的区块链应用方面,应该说目前推广的也不错。我觉得在银行的痛点比较大,应该区块链技术能比较好的解决。 另外讲保险。特别是理赔的痛点很多,大家平常也感受到理赔作业时间很长,效率很低、费用比较高。所以保险市场痛点也比较多,区块链能够使信息对称、信息透明、可追溯、这个也是能够解决保险市场很大痛点。 我们大学成立区块链应用实验室,也在研究区块链应用问题。 其他的,像跨境支付痛点也比较大,也能够通过区块链进行比较好的解决。所以为什么去年瑞波涨得那么多。也是因为跨境支付的市场痛点,也能应用区块链加以解决。 我突然发现,金融领域应用爆发的可能性,会更快,更大规模。 因为,中国金融市场的痛点太多,非常落后,所以也是过去的五六年来,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科技能够迅速崛起一个主要原因吧。这使我们能够成为全球的引领地位的这样一个局面。我相信这个局面,还会进一步的去向前推进。 所以在金融市场的区块链应用爆发,是机会比较大的。不论传统银行,还是BAT,由他们来爆发,是完全可能的。 当然,创业企业也应该有很多机会,区块链很多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很重要。尤其好的公链,应该能得到比较好的发展。去年开始到最近的公链代币的发行爆发,也是能看出来大家对这个基础设施的技术,期待比较高。 还有非金融领域应用。目前来看,像集团内部、像供应链、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联盟链的应用。包括像农业农产品溯源,包括食品安全,是很大的痛点。在中国,目前我们看到在贵州贵阳,重庆等地方政府的一些应用,在这个痛点我相信也会爆发。 能源、医疗、电子存证、工商登记等领域也有很大机会。最近一个公司,获得了湖南省娄底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娄底市政府投入一千万成立合作合资公司,解决中小公司的股权在链上的登记转让交易的变更。湖南省娄底市的工商局,认可在区块链上的股登记和变更,视同工商局的登记和变更。这个也是刚刚宣布,刚刚开始实施,但是如果这个能推广和发展的话,将来也是一个非常大的爆发点。 因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国的中小微企业,为什么发展不起来,为什么融资不好,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工商登记太麻烦、效率太低、成本太高。 这个痛点,如果能解决了,区块链技术爆发也是可期待的。对于小公司、创业公司来说也是有很多机会的。?⒉皇谴蠊?敬蠹?臖AT才有机会。所以在区块链应用和爆发来看,个人感觉还是目前刚刚起步,对大家来说,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有很多机会,因为这次,(机会)太大了。 起风财经 罗智勇:就是像刚才我们提到的,因为区块链带来的这次数字货币经济和ICO现象,导致了我们行业内说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屌丝逆袭。让很多的技术人员,很多以前的屌丝快速的在这波当中崛起了。那么刚才其实我就是想听听杨教授的观点,在商业未来,真正的落地应用这一块儿。那会不会也带来这样的效应,比如说一些创业公司快速崛起,能够开始对巨头形成挑战,甚至超越。这样的机会,您觉得,会有多大的可能性和几率。 杨东教授:我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当然,这个什么时候会爆发,时间点是什么时候,还取决于对区块链应用的场景,包括补政策监管、法律的态度。 因为区块链技术应用,跟其他的技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我觉得有很大的不同,就在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主要是生产力,是种技术。但是区块链技术,是一种基于技术之上的生产关系,甚至说是一种制度、规则和法律。 所以,它在具体落地应用的时候,不光需要场景、需要技术本身的更新、需要数据安全、信息安全和网络安全。其实还更重要的是要跟法律法规、监管要吻合。 但是尤其是在金融市。??榱从τ玫氖焙,痛点解决的时候,往往都会跟现有的法律、法规会发生很大的冲突,这里风险也比较大。也就是说,技术应用过程当中,会脱离现有的法律法规、脱离监管,会带来比较大的风险。而且这个风险,我们的认识、我们的研究,可能还跟不上,我们现有法律法规,监管跟不上,所以风险会更加爆发,这个不可控。所以特别强调对风险的防范,包括系统性风险的防范,的确需要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去加以考虑,所以国务院成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非常及时。 我一直说,明天就是315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做好投资者、教育消费者教育,消费者保护的工作。我有很多文章,这里就不展开了,但是我一定要强调315,消费者保护,投资人保护,这个是当前头等大事。 起风财经 罗智勇:因为现在区块链市场的火爆,近期我们看到很多报道,市场上出现了区块链人才荒,对于区块链的人才用“抢”来形容不为过,年薪也屡创新高,稍有经验的动辄年薪过百万,资历深的甚至年薪500万,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对于区块链人才的培养和良性市场环境的引导建立,在国家层面、社会层面都应该做些什么?如何应对? 杨东教授:一方面就是刚才讲的监管和法律可能跟不上。尤其是金融市场痛点比较大的地方。 第二个跟不上的确是人才跟不上,人才也是刚需。大家对于区块链技术的人才培养,一直重视不够。我也是刚刚在人大开设了区块链的课程,在本科生、硕士,就开始教学了。但是我在上课、备课、教学过程当中发现,区块链相关知识真的是非常的复杂。它是跨学科的,不光需要懂计算机软件硬件,还要懂密码学,还要懂相关应用场景的一些经济环境各种知识,更重要的还要懂法律、懂金融。 所以它需要更多复杂的技术和跨学科的知识,并且还需要有一些综合运用能力。这个的确是很复杂,而且相关的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的老师、学者、专家也特别少,对这些知识都能够、掌握的更少。 所以人才、老师和制度更缺乏。当务之急,一方面是高校设置课程对优秀大学生培养,给本科生、硕士生进行培养。刚才介绍的全球金融科技精英俱乐部,也是从全国五百多人当中挑选了五十多人,进行专项的培养。 也做了些工作,但是永远不够。〉蔽裰?,恐怕是国家、地方政府的人保部、工信部,需要有一些专门的培训培养机制。对于青年的技术人员的培训,对中层的管理人员培训,对高端的企业家的培训。多层次、多维度的教学方法,教学的侧重点,还需要有理论实践。国内、国外的各种复杂的培训体系,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去推动。我们人民大学,联合社会相关机构,也有在做准备培训工作,从中期、短期、长期的都在准备。需要“政、产、学、研”合作的一个机制。 起风财经 罗智勇:好的,最后一个问题。今天,正好杨教授在首尔参加2018 Token Sky的区块链大会。能不能请杨教授讲一讲在现场的所见所闻和一些感受。 杨东教授:我在韩国的感受就是,这个会我觉得还是有问题。 市场的人还是太多。政府、相关行业协会、相关专家学者太少,这是我感觉最遗憾的地方。 当然,我就参加了一天,这个会明天还有。我感觉区块链行业发展,目前有点过于火爆。还不能用泡沫太多来形容,但至少过于火爆。这个也不一定是好事情,所以我还是呼吁加强监管。这个是我提出的拥抱监管,行业自律,投资人保护。行业自律包括媒体自律,所以我希望借起风财经,呼吁大家共同为区块链行业发展做贡献,我觉得媒体需要适当的保持理性、客观、全面、专业、学术、深度,不能随大流。把投资人保护、消费者保护、投资人教育、消费者教育当做首要的课题。把老百姓的利益,把人民的利益,当作首要。 因为区块链领域,屌丝逆袭也好,去中心化也好,we finance也好,就是为了普通的老百姓、普通的民众,每一个个体,每一个自己。 起风财经 罗智勇:非常感谢杨教授今天在参会的间隙,在回京登机之前。在感冒的状态下,和我们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互动,非常辛苦! 我们也真心的希望,在国内涌现出更多像杨教授这样的专业学者,能够快速帮助市场去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帮助政府在监管方面起到更多作用。我们真心的希望,区块链能够让中国,在这次的全球竞争当中,引领全球。 杨东教授:好的,非常感谢罗总的主持。刚刚上飞机了,明天就是315了,所以我也非常愿意,今天晚上跟大家分享我最近这几年对区块链的一些研究。区块链的本质就是,去中介、服务于大众、服务于老百姓。所以,在区块链各类应用发展过程当中,必须以服务于老百姓,服务于每一个普通的民众、消费者、投资者为主要的目标。 消费者、投资者的利益至上,保护至上。这是我们最根本的使命,绝对不能忘本。 如果是忘记了,会破坏这个行业的发展,未来会使中国可能失去区块链所带来的人类社会巨大变革的机会,所以行业从业者应该自重。 整个社会,包括我们学者在内,大家各方面都共同努力,为行业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使中国能够真的在这一波的人类社会的“数字文明的变革”当中,抓住机遇。我以为它能够取代工业革命、工业文明。 中国一定能够抓住这样的机遇![详情]

杨东教授谈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上)
杨东教授谈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上)

  来源:众筹金融研究院 编者按 3月14日晚,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教授做客起风财经,与起风财经创始人罗智勇先生就“全球数字货币监管与区块链产业应用”展开了一场深度对话访谈交流。 限于篇幅,以下为本次访谈的上半部分。 前言 杨东教授,作为国内第一批关注到区块链技术的金融与法律专家,对产业的变化观察细致入微,对国际相关领域监管政策发展,洞见深刻。 同时,杨教授将“区块链”这种新技术出现后,可能对现有金融、法律体系的影响做出了深入的、前瞻的研究;对这种新技术可能对人类社会产生的深刻变革,进行了大胆的预测。 最后,杨东教授呼吁:“(区块链行业媒体)要保持理性、客观、全面、专业、学术、深度,不能随大流。把投资人保护、消费者保护、投资人教育、消费者教育当做首要的课题。把老百姓的利益,把人民的利益,当做首要。” 以下为访谈实录: 起风财经 罗智勇: 杨教授,您是金融领域法学专家,并且在区块链方面有着极深的研究造诣,我们都知道当前区块链如此快速的进入公众视野,并引发国家高度重视及社会的高度关注,其重要原因之一是数字货币,首先想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从全球视野来看,目前各个主要国家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态度和具体措施都有哪些? 杨东教授:好的,这个问题非:,实际上包含了很多问题。 我想为了把这个问题更好的进行回答之前,先说明一下,各国的政府立法机构,要对数字货币监管立法的时候,会考虑很多问题。 比如说前段时间,美国国会要对数字货币,ICO进行监管,国会进行听证;日本在立法之前反复讨论;所以我们国家也在讨论。 我最近配合央行和国务院相关部门也在做一些研究讨论,我们对监管采取措施的时候,必然要考虑,研究数字货币本身是什么东西?他为什么会发展起来? 简单一句话,为什么数字货币会涨起来?原来不受关注的,怎么一下子就涨起来了?导致区块链一下子就火爆了?这个逻辑关系是什么?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呢?我觉得也是各国政府首先需要研究,需要大家先要搞清楚,否则抓不住它的本质和核心。 我的学术背景,主要是1999年至2005年在日本留学,研究证券法,博士论文2005年,写并购,所以我回国以后做证券法研究,目前任证券研究会副会长。 我研究互联网金融、并购的同时,和互联网企业有很多的交流,所以和阿里巴巴腾讯京东,有很多合作。 是我最早能够接触到互联网金融。这些互联网企业,开始做金融的比较深能够接触到。也是国内比较早的研究互联网金融的学者,所以当时我提出:互联网金融就是去中介、打破金融垄断、实现众筹社会主义、实现屌丝理财、实现普通中小企业、普通老百姓也能够享受金融服务的金融社会主义,这样一个理念。 这是我2015年书中提出的,互联网+金融 = 众筹金融。所以“众筹金融“是我的理解的核心。我认为,这一波金融创新的核心在于这个打破中介、去中介、打破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实现点对点的、去中介的金融的服务。所以像P2P,股权众筹,互联保险,余额宝等等一系列的金融产品,其实都是按照这个逻辑自发形成或者演变出来的。 一开始支付宝并不是为了做金融,是为了解决电商平台上的一种交易,我把货给你,你不给我钱,我把钱给你,你不给我货,所以为了解决在互联网上交易双方的信任问题。 通过支付宝,消费者把钱给支付宝,消费者确认拿到货之后,告诉支付宝,再把钱打给卖家。所以一开始支付宝并不是金融工具,它是一种担保机制,所以这是衍生出来的中国特色的金融支付模式。 这是造成这一拨互联网金融科技发展,中国引领世界的一个最基础、最重要、最根本的原因。实际上,所有互联网金融的各类业态,余额宝、招财宝、互联网保险、p2p,众筹等,一切都是按照:去中介、点对点这样的逻辑设计出来的。其实包括比特币本身,也是一种众筹,它是去中心、去中介,不需要央行来发行货币,不需要商业银行,所有的中介都不需要,只需要区块链,进行点对点信息的传递,通过挖矿这种算法的竞争,才能够获得记账权。 实际上就是一种众筹,看谁的算力强,就能争取到记账权,获得比特币的奖励。所以这样一种共识机制、记账机制,使得比特币获得很好的应用。 比特币本身代表这一波人类社会的、几百年的、金融的、轮回创新的一个起点,它本身就是众筹的一种体现。去中介、去中心,大家共同的,点对点的实现一种金融信任的传递,共识机制的形成。之后的很多的支付宝、余额宝,一些列的互联网金融创新,我觉得本质上都是这样。 所以我把众创金融,翻译成英文,创造一个英文单词叫”we finance”。我们当时还和阿里巴巴成立一个”we finance”五十人论坛。今天看比特币,它为什么会涨那么多,其实也是因为众筹。 为什么这么说呢,比特币本身作为一个储存的价值,或者说是一种数字黄金或者数字钻石等,但是它毕竟并不具备广泛运用的价值,所以它是涨是跌并不受关注,为什么去年爆发起来呢? 是因为众筹,是因为各种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需要融资,但是在通过银行、传统资本市场又不能获得很好的融资。所以它需要众筹,众筹的时候,就不能拿现金,拿法币去参与众筹,因为拿法币股权众筹,都需要国家的审批。那么我们国家,并没有合法通过股权众筹规定。证监会15年就放弃了所有的股权众筹的创新,这种刚需导致大家想了一个方法,就是使用交易币。我们在贵阳进行世界众筹大会,成立贵阳众筹交易所的时候,当时就设想过通过区块链技术来解决众筹的问题,让项目更加可信,同时在项目发行的时候也可以发行代币来获得融资,来获得比特币等这样一种众筹,这样可以绕开现有的监管体系。官方的贵阳的这种众筹交易所,被叫停了就没有展开。但是民间的这样一种众筹的模式,通过发行代币,来获得众筹比特币等一些主要的数字货币,成为一种刚需。 所以ICO就这么产生了。正是因为ICO来自民间,如野草一般的爆发,虽然是野草,但它的生命力非常强悍,在现有的法律监管之外,完全爆发出来。所以ICO爆发以来,自然你要去参与众筹,就必须先把法币换成比特币这类的主要数字货币,这样的话把比特币就推起来了,比特币推起来之后自然也带动了其它的数字货币,包括各种代币。 这种代币融资的方式,没有很多中间环节,没有传统的VC、PE、IPO等一些非常复杂的程序和成本,所以一但ICO之后,根据所谓的市盈率,它就可以达到几十倍几百倍的收益,这样的爆发,又刺激了一波又一波的ICO爆发。 但是因为ICO的爆发,突破了现有的法律法规,所以在没有监管的背景之下,必然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就是乱七八糟的项目,甚至是欺诈的项目,还有所谓的白皮书抄来抄去,甚至有说法各种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空气币,因为没有监管,所以自然乱七八糟的劣币就起来了。历史上都是这样的,当年的P2P等金融领域的创新,只要你不去监管,肯定会因为刚需产生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 在去年9月4号之前,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程度,所以央行等七部委及时的叫停、禁止了ICO。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如果再不去禁止、不去叫停的话,就如同15年如果再不去救市的话,就会发生非常大的一个不可控制的局面,所以及时的把ICO叫停,也是非常有效也是非常必要的。 所以我们国家是这么做的。 那么你问的问题就是其他国家。这个我们先不说我们国家下一步怎么做。先说其他国家。 据我们从去年到今年,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中心和大数据区块链和监管科技实验室,大概有20到30位的“全球金融科技的青年精英俱乐部“的成员,去考察了日本、英国、韩国。还有在全球范围内,例如在欧盟的布鲁塞尔、美国等也有一些团队,考察了世界各国的监管情况,无非分为两大派,最典型的就是日本。 日本是目前最积极的,它的特点是三个唯一: 唯一承认比特币是合法支付工具的国家,虽然没有明确说是货币,但是在法律里明确比特币是一种支付工具,这在全世界也是目前唯一的。 第二个唯一,日本允许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合法化。16年通过法律的修改,17年6月份实施。目前已经十六家,合法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获得批准,目前有几百家在排队。这是全球唯一的承认虚拟货币交易,包括法币和数字货币的交易,还有币币交易,只要拿到交易所牌照就能进行交易。 第三个唯一是日本在去年实施的法律当中,允许日本的银行发行法定的数字货币,虽然不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但也是允许日本代表性的像三菱银行等,可以发行与日元一比一兑换的法定数字货币,叫MUFJB。那么这样一个不基于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的新型的法定数字货币,应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历史突破。弥补了日本在移动支付方面落后于中国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一些缺陷不足。 日本这三个唯一,可以说是引领世界的一个重要代表。为什么日本能做到,其实原因很多的。我最近在做一个深度的研究报告,正在向国务院有关部门进行提交。其实,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就是2014年Mt.Gox事件爆发,导致日本政府认识到,还需要对比特币进行立法,承认它的合法地位。 前不久我们在日本考察期间爆发Coincheck被盗事件,发生损失反而能够促进政府的监管,立法法律的通过,有时候坏事也会变成好事。 那么紧随其后的,像韩国,目前还是通过自律的监管,来实现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规则等等。但是韩国也要进一步学习日本,所以目前来看,追随日本进行立法的国家还是不少,像我国台湾地区和香港地区、新加坡、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也有这种趋势。 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包括中国,对比特币、数字货币的监管,还是比较严厉的态度。 第三个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像瑞士,今年年初已经通过了ICO合法化的法律规定。 目前日本,还有些其他国家,也准备把ICO通过专门的备案注册,确定合法化地位,尤其是纳入到证券监管的范畴里加以监管。 因为这种代币,尤其是Token,现在发展特别迅猛。所以,而且Token比较复杂的是它具备了证券的属性,同时它又具备了其他的像支付工具,物品、商品积分等功能。所以它比传统的证券监管更加复杂,世界各国对数字货币,目前还是采取一些比较复杂的对策,正在做进一步研究。 但总体上的话,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世界各国都在应对。如果不去监管它,它可能会更麻烦,会更加让我们措手不及。这个可能是目前的一个趋势。 我相信我们中国政府也在进一步做研究,认真对待数字货币的监管问题。包括证券法的修改,法律法规层面,我也在配合全国人大法工委,做进一步的研究课题。包括全国人大也在做电子商务法的制定工作,也有关于电子支付部分。 除了以上数字货币的立法监管之外,目前还有比较重要的问题就是法定数字货币。 这方面,中国央行早在三年前就开始研究。专门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姚前所长担任所长。他也是中国电子协会区块链专家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我和几位专家是副主任委员,配合央行,相关机构,做了法定数字货币方面的一些研究。 所以世界各国在法定数字货币方面的进展,也是全球范围内竞争的一个主要领域。大家都知道,最早爱沙尼亚想发行数字货币,结果被欧盟叫停了,因为欧盟感觉到这个会对欧元产生威胁。 前不久的法定数字货币也是引起了关注。目前还都是些小国,其他国家呢,也都在认真的面对。去年我们和英国、日本央行也作了交流,英国也在积极的讨论法定数字货币推出问题。日本央行,至少目前跟我反馈来说,还不急于推出法定数字货币。但是基本上其他很多国家都在积极的探讨法定数字货币方面的推出问题,中国央行的比其他很多国家具备了前瞻性,具有丰富的基础性的研究和实验。 我相信中国央行会尽快推出法定数字货币。 技术方面应该是相对成熟,还有要考虑到法定数字货币对于经济、社会、文化、货币政策、外汇等等的一些影响,所以还需要进一步的论证研究和对待。法定数字货币的一些监管,的确是比较复杂。 代币,ICO其实跟法定数字货币的关系也是比较紧密的,未来也会是多种数字货币、法币竞争的一种状态。 内容比较多,我先把基本的、我知道的汇报给大家。具体的问题我们可以再交流。 起风财经 罗智勇:正是由于区块链是一项可能对我们整个商业社会带来巨大影响的技术发明。它的技术特征和应用又天然和金融紧密相关。而这个技术的初期,整个社会公众缺乏对它的正确认知,就像杨教授说的大量这种早期入场的短视和投机行为,导致了我们之前看到的市场的乱象。 所以才会有去年央行等七部委在9月4号出台文件叫ICO。其实出于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但是从发展的眼光来看,未来国家的监管走势会有什么样的升级或者是变化呢,或者说杨教授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建议呢? 杨东教授:刚才我还特别强调一下,因为明天马上就315了。 目前当务之急就是对于这样一些代币、ICO、 数字货币滥发、空气币、欺诈、信息不透明,传销等违法犯罪的代币、数字货币的发行、交易等,一定要尽快严厉打击,该抓的抓,该关网站关网站,采取更加严厉的强制措施。 这些方面,需要全国有一个统筹的安排,来加以推进。要站在投资者保护、消费者保护的高度,尽快采取有力措施。当然另一方面还要加强对我们普通老百姓、投资者、消费者的教育和保护的一系列工作。 明天,我们人民大学会召开第五届金融315的高峰论坛和新华网相关机构等,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些学术讨论,提高全社会对于金融消费者、数字货币投资者的教育,还有一些媒体的自律。所以我提出来,当前应该要“拥抱监管、行业自律、投资者保护”这三条,也是这么多年,我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研究,所得出的三个思考。明天315之际,希望和我们社群的投资人、行业从业者,共同把投资者保护、消费者保护的工作协同推进。[详情]

中国区块链怎么监管?杨东:应推出技术驱动型监管
中国区块链怎么监管?杨东:应推出技术驱动型监管

  来源:众筹金融研究院 编者按 全球各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态度主要有哪些类型?日本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监管措施对中国有哪些借鉴意义?如何进一步加强行业自律?针对“全球各国区块链监管政策”这一热点话题,3月22日,人大金融科技中心主任杨东教授作为“三点钟”微信群轮值群主,主持了此次讨论,对各国区块链监管政策进行了分析解读,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中国监管建议。 以下为杨东教授分享内容: 杨东:谢谢各位,非常荣幸和大家交流,我从伦敦刚回来,先准备一下,一会1点左右开始我先讲讲正在做的全球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监管研究报告。中间2点左右邀请瑞士著名教授专家介绍瑞士欧洲情况,晚上再交流日本英国等国家情况。 《全球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监管研究报告》是受有关部门的委托,以及我本人承担的第一个监管科技课题国家社科基金(技术驱动型金融监管的法律问题研究),同时与剑桥大学等共同承担的英国经济社会理事会和中国国家自科基金(中国非正规金融的风险、潜力及变革)等项目的支持。目前整个报告已经将近20万字,陆陆续续提交给相关部门参考,目前还在进一步深度研究中。计划月底完成最终提交。 今天先给大家分享部分精简内容。今天还特别邀请几位国外专家参加讨论。因为涉及时差专家特别忙等原因协调起来特别麻烦,不一定让大家满意。今天就算是一个研究全球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监管的抛砖引玉的效果,以后大家共同努力! 问题1.各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态度主要包括哪些类型?分别的代表性国家? 杨东:目前,世界上主流国家对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分歧较大,政策态度可以分为严禁、限制与准许三大类。例如冰岛等国由于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对资本外逃现象非常担忧,因而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非常谨慎,禁止购买交易比特币。而资本吸引力强大的国家如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一般准许比特币,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总体上看,一些国家禁止加密货币交易,但也有很多国家在允许私人之间使用加密货币交换产品和服务的同时,限制银行和金融机构从事相关交易。 (1) 美国 总体而言,美国对于具体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持默许态度。美国关于比特币的监管主要体现在货币监管、投资活动等方面。 货币监管方面:美国监管机构将比特币界定为“可转化虚拟货币”,受《银行安全法》监管;同时,对于比特币可能涉及的洗钱问题则由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the 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执法监督。 投资活动方面:比特币中的“挖矿”合同则属于投资合同,属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监管范畴。同时,美国国内税务局(IRS)出台了适用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征税建议,认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资产,因而需要缴付财产税。 同时,美国各个州对于货币服务的法律解释差异较大,因此各州具有不同的监管态度。2017年1月美联储发布《美国支付体系改善进度报告》,认可数字货币在支付行业领域应用的广泛前景,认为分布式记账的特征可能对传统支付行业的运行模式造成冲击,可能取代传统支付链条中清算结算服务商的角色。 (2)日本 2016年5月25日,日本国会通过了《资金结算法》的修正案,该法案在民间也被称作《虚拟货币法》,正式将包含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纳入了法律规制的体系内。该法于2017年4月1日正式实施,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这次《资金结算法》修正案的主要内容包括: 第一,明确了“虚拟货币”的定义。简而言之,“虚拟货币”被定义为通过互联网可以在不特定多数主体之间用于买卖商品或服务的财产性价值。根据前述定义,包含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被正式规定为支付手段的一种,其地位得到了法律的承认。但是,它仍然不同于法定货币,在税法等相关法律修改之前仍然被视作资产。 第二,引入“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的概念并正式加以法律规制,实施注册制,将其置于金融厅的严格监督之下,并对业者课以多项行为义务,包括但不限于:对信息采取安全管理措施,委托第三方执行业务时对其进行指导,向用户说明“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的区别,对用户财产进行分别管理,由注册会计师或监查法人进行定期监查,制作并保管账本,撰写事业年度报告并向内阁提交。 第三,加强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方面的联动保护。 把“虚拟货币”交换业者列为《犯罪收益移转防止法》上的特定事业者,使其承担该法中规定由特定事业者承担的相应义务。 总之,日本的《 资金结算法》修正案将“虚拟货币”规定为了法定支付手段并正式予以承认,不再对“虚拟货币”的交易征收消费税,同时,在税法上又将其视作一种资产,通过“虚拟货币”取得的收入不被视作资本利得,而是其他所得(个人)或营业收益(法人),按照这一标准进行课税。 (3)英国 我们在2017年夏天访问英国,受到英国FCA官员以及前英国首相卡梅伦顾问的热情接待。英国不仅准许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英国政府还对比特币及区块链技术表现出巨大的兴趣。此前,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强调了电子货币的潜力,他表示希望英国能引导世界金融科技的发展。英国伦敦致力将自身打造成最重要的 FinTech中心,以对抗纽约、旧金山的金融影响力。 此外,英国政府对比特币交易免征增值税,同时英国央行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也表现出高度的重视。此外,欧洲准许比特币的存在,欧洲法院的裁决曾认可比特币的货币地位,因而无需缴纳增值税。 (4)俄罗斯 俄罗斯对基于区块链的比特币持限制态度。俄罗斯在2014年底由多个部门发布了禁止比特币的政府文件,其主要担忧是比特币的使用可能引发俄罗斯资本外逃问题的进一步恶化。 2015年初,俄罗斯关闭了境内的比特币网站并发出风险警告。 因此,总体上俄罗斯对比特币采取了限制的态度。 (5)菲律宾 菲律宾也即将承认比特币是一种支付系统。菲律宾官方已经发布了一份数字资产交易所指导方针,在方针中菲律宾正式承认比特币为一种支付系统。 (6)韩国 作为目前除日本和美国外的第三大比特币交易国,韩国政府去年作出的加强监管表态尤其令“币”圈深感寒意。 2017年12月28日,韩国政府发表声明警告称,“虚拟货币不能起到实际货币的作用,并可能因过度波动而导致高额损失”。 此后,韩国金融监管部门和税务部门双管齐下,对6家提供数字加密“货币”账户服务的银行和韩国最大的两家比特币交易所进行检查。 目前,韩国正在就关闭虚拟货币交易所等监管措施进行讨论。 据首尔广播公司报道,韩国司法部称,加密货币的泡沫可能在1~2年内破灭,“没有理由犹豫出手监管”。 问题2.日本目前认可虚拟货币为合法支付手段,交易平台合法化,Coincheck被盗事件发生后又有哪些举措?对此前在具有中国背景的交易平台出现的风险事件有何启示? 杨东:日本在Coincheck被盗事件后的举措:今年1月26日,日本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CoinCheck被黑客盗取价值5.23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这也导致日本金融厅(FSA)宣布对32个数字货币交易所进行检查,其中包括16家尚未获得许可证的交易所。上月,日本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再度陷入窘境。一家交易所出现的失误导致投资者一度可免费购买比特币,尽管没有人能从这一失误中获利。加密货币交易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其安全弊端逐步显现。 日本金融厅2月2日根据《资金结算法》对Coincheck在东京都涩谷区的总部进行搜查。报道称,金融厅此前已命令Coincheck在2月13日前查明原因、归纳管理体系强化等措施并进行汇报。但金融厅罕见地采取了在截止日期前实施入内调查的措施,已凸显了政府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所有所强化的监管态度。 事实上,金融厅修订的《资金结算法》,已率先对加密货币交易所实施注册登记制,为保护用户利益而加强管制。而金融厅一直在监督管理和培育加密货币产业发展之间进行平衡,但加强对该行业的管制在部分人看来将有碍于其发展。根据路透东京3月2日报道,据两名消息人士称,日本16家已注册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今春将组建一个自律机构,以便为投资者提供更好的保护。 日本金融厅于3月8日发布了8道“肃清令”,主要内容包括成立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研究会,对7家虚拟货币货币交易所进行了行政处分,其中2家被要求停业,5家被要求进行整改。 具体内容如下: 第一,成立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研究会日本金融厅在其公开发布的资料中阐明了成立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研究会的主要原因及构成形式。为了响应国际上关于反洗钱和防止恐怖主义融资的要求,加上日本国内发生了Mt.Gox事件,日本从2017年4月开始引入了虚拟货币兑换业者登录制度,也规定了相关的用户保护措施。之后于2018年发生了coincheck的新经币流失事件,随后经过金融厅的现场调查发现已登录和正在申请中的交易所都存在内部管理不足的问题。同时由于虚拟货币价格波动大,不免成为一种投机手段,这对投资者保护是十分不利的。除此之外,现实中还存在挪用保证金或者ICO等其他交易形式。基于以上原因,金融厅决定成立虚拟货币交换业者研究会。该研究会由学者,金融实务专家,虚拟货币交换业等相关行业组织,政府相关机构人员组成。 第二,对7家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行政处分Bit Station和FSHO责令停业,其余五家责令进行业务改善。 由此,我们得到相关的启示: 日本属于较早把虚拟货币纳入监管范围的国家之一,纵观日本有关虚拟货币的整个监管历程会发现,相关的金融机构是本着保护投资者和维护市场稳定的立场来对虚拟货币市场进行规制的,在这两点可以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日本金融厅并不会过多的干涉虚拟货币市场。我们推测此次日本金融厅对交易所展开深入现场调查并发出处罚令的契机源于2018年发生的coincheck新经币流失事件。这是继2014年Mt.Gox事件后,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所发生的又一起虚拟货币被盗事件。 此次被要求整改或停业的几家交易所出现的问题,都在资金结算法修正案和防止犯罪收益转移法修正案中作了明确的规定,而各交易所并没有将法律赋予的相关义务落实在实处,所以日本金融厅的此次整顿是为了更好的规制虚拟货币交易市。?彩俏?舜俳?槟饣醣蚁喙胤?傻氖凳┞涫,更好的发挥法律的规制作用。也启示我们对于虚拟货币的监管是一个长期的,需要不断完善的过程,相关监管机构要随时关注市场动向,及时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以防止事故的发生。而作为市场的参与者,各个交易平台更是要做好自我监管,切实保障用户利益,避免系统风险的发生。 问题3.日本主要由商业银行主导开展了发行数字货币的尝试,例如三菱银行的MUFG币、瑞穗银行的J-Coin,而中国央行正在研究发展法定数字货币,两者分别出于何种不同的考量?对央行发展法定数字货币有哪些具体的建议? 杨东:日本由商业银行发行法定货币。日本的商业银行主导开展了发行数字货币的尝试,与日元1:1等值,其主要目的在于降低支付结算的成本,避免消费数据的外流。其交易平台有一系列业务规则,核心目标是保护用户利益和AML/CTF(反洗钱、反恐怖融资)。 具体建议:中国央行研究发展法定数字货币。 除了强化对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的监管之外,央行也在积极筹划推进国家数字货币的发行工作。央行于2016年1月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提出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认为探索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央行此举的主要考虑在于,数字货币在替代实物现金,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如央行行长周小川即认为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具有重大意义,可能“对未来支付业务造成巨大改变。” 目前央行尚未提出任何正式的数字货币发展规划,也未有官方文件进行讨论或规范。而地方省份则对数字货币的推进深感兴趣,例如贵州省也在积极推进大数据发展的相关工作,贵州2017年大数据发展重点工作中就包括向央行提出申请,将贵州打造成全国首个数字货币应用试点省份。由此,不妨尝试采取先行试点、总结经验教训后再由点到面,向全国推广的渐进方式。 实际上,法定数字货币的技术条件已经具备,但是法定数字货币推行之后,可能带来的对货币体系、经济、金融、社会生活、国家治理等方面的影响,仍然研究不充分。建议加快对法定数字货币进行研究,推动发行计划的具体落地施行。法定数字货币与人民币等值,支付使用体验更为良好,央行推出优质的法定数字货币,能够将公众的兴趣从各类代币中转移回来,有助于虚拟货币和ICO市场的降温。 问题4.G20公报草案称加密货币没有主权货币的特征,因而不是货币但是是一种资产,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杨东:据报道,G20公报草案称:20国集团(G-20)正在迈向一个共识,即加密货币说到底不是货币,但是是一种资产。这就意味着交易加密货币可能需要课征资本利得税。 然而,数字货币是一种基于节点网络和数字加密算法的虚拟货币。数字货币与电子货币最大的不同在于数字货币不以物理形态的货币形式存在,它本身就是财富的表现形式。数字货币的核心属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①由于来自于某些开放的算法,数字货币没有发行主体,因此没有任何人或机构能够控制它的发行;②由于算法解的数量确定,所以数字货币的总量固定,这从根本上消除了虚拟货币滥发导致通货膨胀的可能;③由于交易过程需要网络中的各个节点的认可,因此数字货币的交易过程足够安全。 加密货币是指不依托任何实物,而使用密码算法的数字货币。它是一种依靠密码技术和校验技术来创建、分发和维持的数字货币。目前,加密货币的类型庞杂,但大多体量很。?用芑醣沂谐∪砸员忍乇遥˙itcoin)为主,但以太币(Ethereum)、瑞波币(Ripple)和莱特币(Litecion)也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与黄金货币相比,由于加密货币缺乏作为价值基础的信用基。??腔?谑谐《员忍乇业壬桃导壑档呐卸,因此其价格往往波动剧烈。不可否认的是,加密货币仍然是财富的表现形式,而非荷兰央行行长Klaas Knot所称“无论你称之为加密资产还是加密代币——但肯定不是加密货币——就我而言,要明确传递这个信息。” 问题5.美国的SEC等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和区块链最近的态度如何? 杨东:自2017年以来,美国SEC等监管机构就开始关注ICO并提示风险。尽管目前美国两大监管机构美国证监会(SEC)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尚未对虚拟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达成一致,但均强调打击欺诈和操纵市场的违法行为。 今年2月6日和2月14日,美国举行了两次关于虚拟货币监管和区块链技术的主题听证会,主题分别为“虚拟货币:美国证监会(SEC)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监督作用”、“超越比特币:区块链技术新兴应用”。其主要情形如下: 一方面,在两场听证会中,美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均表现出对区块链、虚拟货币和ICO的重视。虽然听证会内容并不代表美国政府的意志,但监管机构官员、官方智囊和商业领袖们之间的共识,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关于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应用的共识正在形成。另一方面,美国的金融界人士并未解除对新兴技术的疑问,有人认为比特币类似于“郁金香热”,只不过未被禁止。 听证会之后,美国证监会(SEC)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多次联手,加强了对数字加密货币领域违法行为的打击。 结合以上监管动态与听证会结果,可以看出,监管机构在重视技术革新的同时,针对虚拟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态势仍在愈发从严。 问题6.韩国区块链协会专注于行业自我监管,紧跟日本的步伐由行业自律监管迈向立法,此种模式是否可为我国所采纳?如何进一步加强行业自律? 杨东:韩国政府将区块链看作第四次产业革命的基本技术。目前,韩国政府对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态度和看法可总结为:阻止数字货币违法行为,防止投机行为,大力支持区块链技术。 韩国的监管模式对我国有一定借鉴意义。在当前阶段,区块链立法尤其现实意义:一方面,目前各金融机构与政府都对区块链的迅速发展极为重视。目前,区块链不仅核心技术已取得突破,相关产品和服务不断增加,金融领域应用也不断深入,伴随着其他行业应用的加速扩展。另外,区块链技术目前也被各界认为是解决新兴互联网金融问题的契机,有着独特的立法研究意义。另一方面,各界也有着现实的担心,而这种担心恰恰是我们在系统里能不能发扬光大的重要阻碍,因此相关立法和监管机制迫在眉睫。 为进一步加强行业自律,首先,要充分发挥协会会员的模范示范作用,严肃入会标准和程序,以最严格的执纪问责冲撞行业底线的会员机构,有序引导私募基金管理人加入协会。其次,充分发挥行业自律调解的弹性优势,对于能够自行化解纠纷、消除不良影响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启动自律调查,不采取纪律处分措施。在此,坚守行业底线,维护行业秩序。已经被司法机关、监管部门认定开展违法犯罪活动,不再符合登记规定的,应当从快予以注销并依法追究有关从业人员责任。对于出现异常经营情形的非会员机构,要建立针对性的快速处理机制,要求其自行聘请律师事务所提交法律意见书,自负成本,自证清白,否则予以注销。 问题7.俄罗斯堪称世界主要国家中对虚拟货币的态度“转变”最大的国家,这其中的利益考量是怎样的? 杨东: 俄罗斯的态度转变有着深层理由: 一方面,在早期野蛮生长的黄金时间过去以后,虚拟货币的发展已经从最初小圈子的游戏,逐渐变成了建立在低电价基础上的、名为算力实为规:筒屏Φ谋绕。同时,在起初几年里凭借强大供应链和制造业基础而抢占了七成国际虚拟货币市场份额的中国同行们,因为中国政府日渐消极的态度而焦灼不安的同时,市场已经开始试图寻找其他可能的落脚点——而人少资源多的俄罗斯最不缺的,大概就是闲置地和低价电。 另一方面,对于俄罗斯而言,2017年在外交上无疑是充满失望的一年,期待特朗普就任后能够很快放松甚至解除美国对俄制裁的愿望已经彻底落空,在欧洲的游说——无论是水面上的还是水面下的——也仍未取得什么实际成果,看起来,制裁短期内仍难以通过外交手段解决,素以匿名性高著称的虚拟货币看上去的确是一个可能的方法。 问题8.目前虚拟货币的“暴跌之后便有暴涨且能屡创新高”的价格表现已经逐渐被打破,是否预示着虚拟货币的投资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理性和成熟的阶段? 杨东:随着我国监管的趋严,虚拟货币的交易市场已经发生转移,部分外移至日本、韩国等海外市场。完全取缔虚拟货币交易仍难以实现,只有正确引导投资者的投资心态,才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虚拟货币市场在我国发展迅猛,出现炒作投机在所难免,监管的及时介入是对行业的呵护。未来,还应抓紧构建符合发展趋势的数字货币体系,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下利用好金融科技,使之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推动虚拟货币的相关立法,或许是监管者接下来需要着重面对的工作。面对互联网金融与金融科技的飞速发展,需要确定性较强、能够给市场带来稳定预期的行业规范,以此引导投资者行为,保护相关交易者权益。 对于投资者来说,在暴利面前应保持足够的理性。虚拟货币尚属投资领域的新品种,投资收益是否可控,风险如何规避,都需要更多的知识储备和对行业前景的清醒判断,并在风险承受能力之内开展投资。 问题9.如何评价我国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正处在何种阶段?下一步区块链行业发展和监管的重应该聚焦于何处? 杨东:区块链的发展,我总结为三个阶段:1.0是比特币,2.0是以太坊,3.0是区块链,才开始逐渐应用到包括金融、能源、电子存证、农业、医疗等在内的各个可能的场景。目前,已经处于3.0阶段。然而,从技术角度来看,现在3.0阶段还停留在初期。 当前世界各国对比特币等区块链的监管模式不同甚至存在较大差异,世界上仍没有最优或者最好的区块链监管经验,社会无法预期未来的监管会朝什么方向演变,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主要国家对于区块链的监管动向,显然构成区块链发展的不确定性因素,比特币价格去年以来剧烈波动显然与监管有着密切的关系。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作为区块链的重要实验,其价格波动并非预示区块链的发展前景黯淡,与其他创新一样,在发展成熟之前,区块链必然会面临各种不确定性。从这个角度看,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出现波动也就不难理解,尤其是监管作为当前的不确定性因素,已经成为社会评价比特币等区块链面临挑战的重要内容。 谁来监管、监管什么、怎么监管?一系列的问题成为监管部门应对区块链发展的新挑战。如果说监管部门明白如何监管,那么就预示着监管部门知道区块链未来的发展态势。但社会对于区块链显然尚处于试验阶段,没有哪个企业或者部门能够给出明确的回答,这也是为何各国对于区块链监管的态度不同的重要原因。 既然监管对区块链发展产生较大的不确定性,那么由此往往引发社会将焦点集中到监管,通过判断监管的动向来分析相关行业未来是否有机会。如果简单的按照这种逻辑,那么当前巨大的监管不确定性可能使得企业停止相应的创新,未来区块链的发展可能大幅减速,甚至可能出现停滞不前或者倒退的局面。 事实上,不能简单认为监管就是打压或者利空区块链,而是要厘清区块链与监管的关系。区块链发展到今天,虽然监管对其有着制约或者负面影响,但监管并非对区块链都是利空,区块链未来如果要朝着健康的轨道大规模发展,那么适当的监管机制将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从这个角度看,区块链不能存在监管恐慌,而是要理性看待监管的积极作用。 因此,适度的监管不仅不会对区块链构成利空,反而可能是利好,当然,这种监管必须根据区块链的进展而不断调整,适应不同阶段的要求,在区块链尚未成熟之前,监管应着力服务于区块链的健康发展和风险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加以防范和预见,我一直建议借助监管科技(Regtech),我翻译为“技术驱动型监管”,从而进行主动的、动态的、分布式的、及时有效的监管,我们人大监管科技实验室即将出版《全球监管科技研究报告》。 另外,我也建议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发展和风险防范需要全球性的监管协调,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发展和风险防范营造稳定的环境,以避免可能发生的各种危机。 分享结束后,杨东教授提到: 对于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监管与协调问题,我们最近与英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学术界、官员、行业协会等密切沟通,他们建议,希望今年五六月份在东京成立世界区块链协会、交易所联盟等相关公益组织,构建全球区块链、数字货币的相关的政产学研的交流与对话平台,促进民间智库的平台作用,最终有利于政府间的沟通与监管协调。这样有利于我国掌握和主导区块链与数字货币发展的国际标准话语权与规则制定权。 杨东教授最近编写的监管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主题的书籍即将出版,届时将带来更详尽的全球区块链与数字货币行业发展和监管动向解读,敬请期待。[详情]

媒体:“打虚拟货币的幌子”是金融传销特点之一
媒体:“打虚拟货币的幌子”是金融传销特点之一

  来源:Bianews Bianews 3月30日消息,近日保监会主管的中国保险报网发表文章《打击金融传销须多管齐下》,文章指出,与传统的传销方式相比,微信传销、网络传销等新兴传销模式花样多变,扩张速度快,隐蔽性、欺骗性强,出现了虚拟性、跨地域性、隐蔽性、金融性和更具欺骗性等新特点。 许多非法传销组织披着互联网金融的外衣,开始呈现“多元化”特点,是多种类型交叉或者结合的模式,传播速度快、查处更加困难。 日前,银监会、工信部、中国人民银行、工商总局四部委发出预警,提示其运作模式违背价值规律,资金运转难以长期维系,一旦资金链断裂,投资者将面临严重损失。提示警惕以私募股权、投资入股、发展渠道商、互赠等为名义的金融传销。 文章提到当前金融传销的基本类型和特点,特别以虚拟货币举例: 打着“虚拟货币”特别是比特币的幌子,使一些人相信虚拟货币能够迅速升值。有的传销活动场所与财务、核心资料数据管理场所分离,遇到紧急情况,可以立即通知关闭服务器,毁灭证据;有的设立两套财务账,开设多个个人账户,用于收取传销经营款、支付会员奖金和隐匿违法资金,规避执法机关检查。一些传销组织还不断修改计酬制度,通过降低入门费用、发放高额奖金(有的奖金发放比例为经营额的70%)、缩短会员奖金结算时间(每周结算改为每日结算)等手段,增强诱惑力和欺骗性,刺激传销网络迅速扩大。 值得注意的是,文章作者就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详情]

比特币2018年以来累计跌逾48% 创近7年最差季度表现
比特币2018年以来累计跌逾48% 创近7年最差季度表现

   据CNBC报道,比特币的“悲惨世界”仍未结束。 全球最大加密货币比特币周四下跌幅度高达9%,跌破7000美元,录得2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 2018年以来,比特币下跌超过48%,即将创下自2011年以来最大的单季跌幅,包括竞争对手瑞波币和莱特币在内的其他加密货币也大幅下跌。 加密货币领域遭受的监管压力越来越大,同时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也开始拒绝比特币, Reddit加密社区宣布不再接受比特币付款,而Twitter也加入了Facebook和Google的行列,开始禁止加密货币的广告投放,这让比特币再次面临抛售压力。[详情]

比特币暴跌6%今年已跌48% 市值现7年来最差季度
比特币暴跌6%今年已跌48% 市值现7年来最差季度

  北京时间本周五,按市值计算,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一度下跌6%,跌破7,500美元,按收盘价计创2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2018年迄今,比特币的跌幅已经累计达到48%之多,而其他数字资产,包括RiPPle和莱特币则遭遇更大的跌幅。比特币本季度的惨淡走势没完没了。 比特币面临的监管压力不断增加,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也在与加密货币行业保持距离。在加密货币圈广受欢迎的网络社区Reddit Inc.不再接受比特币支付;而推特周一也证实,禁止首次代币发行(ICO)的广告,加入了Facebook和谷歌的行列。 “比特币再次面临抛售压力,反弹的几率渺茫,”TF Global Markets的首席市场分析师Naeem Aslam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他指出,自从科技巨头禁止ICO之后,比特币“大幅下滑”。 截至纽约时间9:12,比特币下跌5%,至7,505美元。今年第一季度下滑48%,创2011年以来的最大季度跌幅。别忘了,去年比特币上涨了1400%。[详情]

比特币大跌逾11%破7000美元关口 中国监管政策料更严
比特币大跌逾11%破7000美元关口 中国监管政策料更严

  特码资料区块链讯  北京时间3月30日早间,据比特币交易平台bitfinex,比特币价格跌破7000美元/枚关口,为2月6日以来首次,日内跌幅逾11%。 央行28日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上央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认为要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着力构建“五位一体”的反假货币工作机制,加强人民币相关收藏品市场管理,切实维护人民币流通秩序。 去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定性ICO为未经批准非法融资行为。叫停了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并要求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做出清退等安排。随后监管的重锤落下,国内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全部关闭。[详情]

央行:整顿清理各类虚拟货币 稳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
央行:整顿清理各类虚拟货币 稳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

  新京报讯 (记者宓迪)央行再次喊话整顿清理各类虚拟货币。根据央行官网3月29日披露的新闻稿,28日召开了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其中,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会上表示,2018年要从严加强内部管理和外部监管,“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 今年3月的两会期间,央行原行长周小川曾表示,比特币和其他一些分叉产品出得太快,不够慎重,如果迅速扩大或者蔓延,有可能给消费者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也许还会向金融稳定、货币政策传导,产生一些不可预测的作用。 去年9月初央行、银监会等7部委发布公告,对首次代币发行(ICO)做出了“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的定性,并宣布取缔后,虚拟货币并没有消失,而是以更隐蔽方式继续吸引投资者参与。央行、互金协会等部门也多次提示风险。 央行再度喊话整顿清理虚拟货币 2017年9月4日下午,央行等监管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不过,随着清理整顿的持续开展,虚拟货币行业也不断出现新的形势。今年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指出随着各地ICO项目逐步完成清退,以发行迅雷“链克”为代表,一种名为“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的模式值得警惕,存在风险隐患。 1月26日,互金协会又表示,“境内投资者转向境外平台参与交易将面临一定的风险”、“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这实质还是属于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与现行政策规定明显不符。” 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不久前的两会记者会上谈到ICO和比特币时曾表示,“我们不太喜欢那种创造一种可投机的产品,让人家都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这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而是强调要服务实体经济。” 全球范围来看,随着各国监管对虚拟货币的认识不断深入,币市近期进入“熊市”。截至29日18:00左右,某平台行情显示,比特币报48012元人民币(约合7637.5美元)。去年年末,比特币曾一度冲过1.9万美元的位置,如今已经跌去近6成。上述平台显示,以太坊目前报2647元人民币,据此平台数据,去年整顿以来,以太坊报价也在持续下跌,目前距离高点,跌幅近7成。 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在喊话整顿清理各类虚拟货币的同时,央行也喊话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范一飞在会议上指出,要扎实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此前,他曾在媒体上撰文谈央行数字货币的考虑,指出对央行数字货币加载智能合约应保持审慎态度等看法。 中国人民银行是国际上对数字货币开展研究的先行者之一,已成立了相应的数字货币研究所。今年两会上,周小川表示,三年以前,中国央行就开始组织关于数字货币的研讨会,随后成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最近的动作是和业界共同组织了分布式研发,也实行过多种方案,依靠和市场共同合作的方式来研发数字货币。 周小川表示,研究数字货币不是说让货币去实现某一种技术方案的应用,而是说本质上是要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同时也必须考虑安全性和保护隐私。[详情]

央行货币金银工作会议: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整顿清理
央行货币金银工作会议: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整顿清理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9日消息,央行昨日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全面总结了近年来货币金银工作取得的成绩,央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出席会议并讲话。范一飞认为要从严加强内部管理和外部监管,高度重视并切实加强人民币质量管控,开展大额现金管理,依法合规构建现金清分企业监管体系,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着力构建“五位一体”的反假货币工作机制,加强人民币相关收藏品市场管理,切实维护人民币流通秩序。以下为全文报道: 扎实推进工作转型 切实提升货币金银工作水平— —人民银行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2018年3月28日,人民银行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全面总结了近年来货币金银工作取得的成绩,深入分析了当前的形势与挑战,并就2018年重点工作作出部署。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出席会议并讲话。 会议充分肯定了近年来货币金银工作取得的成绩。在人民银行党委的正确领导下,人民银行货币金银部门坚持问题导向、市场导向和民生导向,积极转变工作理念、作风和方法,持续推进货币金银重点领域改革,不断提升货币金银服务水平,努力加强货币金银业务管理,多措并举提高反假货币工作水平,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切实加强党风廉政和干部队伍建设,取得了显著成绩。 范一飞指出,当前货币金银工作面临新挑战,传统业务环境发生重大改变,数字经济发展、支付手段多样化和公众用钞习惯变化等对人民币发行流通产生了深刻影响,公众对现金服务水平也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中央银行货币金银工作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有待持续深化,在改善服务民生方面有待切实推进,在防范化解风险方面有待全面加强。 范一飞强调,2018年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也是深化货币金银转型工作的关键之年。人民银行货币金银系统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和人民银行工作会议工作部署,扎实推进货币金银工作深度转型,不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水平。 一是进一步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扎实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持续改进纪念币发行管理方式,深入推动钞票处理中心业务和发行库转型,加大非标金银查验和货币史问题研究工作力度。 二是着力提升现金服务水平,做好第五套人民币提升相关工作,持续提高现金服务水平,不断完善现金服务基础设施。 三是从严加强内部管理和外部监管,高度重视并切实加强人民币质量管控,开展大额现金管理,依法合规构建现金清分企业监管体系,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着力构建“五位一体”的反假货币工作机制,加强人民币相关收藏品市场管理,切实维护人民币流通秩序。 范一飞要求,人民银行货币金银系统要提高认识,主动作为,突出问题导向,积极开展工作创新;及时将转型工作中好的做法上升到制度层面,确保各项措施落到实处;加强能力培养,重点增强调查分析能力,更加精准地把握现金需求变化和技术应用;密切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协作,大力整治现金流通领域的乱象;充分发挥党建的统领作用,深入推进廉政风险防控,层层落实责任。商业银行要充分发挥现金投放和回笼的枢纽作用,进一步做好普通纪念币发行工作,有效提升社会公众满意度;进一步加强现金分析,提升现金管理水平,强化大额现金管理,切实保障群众小面额人民币需求;进一步加大反假货币工作力度,加强内控管理,不断提升从业人员和现金机具假币堵截能力。 人民银行相关司局、单位负责同志,各分支行分管货币金银工作的负责同志以及国有商业银行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完)[详情]

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四月起将监管加密货币
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四月起将监管加密货币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9日,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宣布将从四月起推行加密货币及 ICO 监管法规,以增强对投资者的保护。 证券交易委员会秘书长 Rapee Sucharitakul表示,相关法规将在大约三周后正式实施。这一全新的法律框架中包含了对 ICO 和交易平台的规定。 Rapee 称框架将要求 ICO 项目方进行细节披露和风险警示,但监管机构并不是希望打击 ICO 或将 ICO 驱逐至国外。 此外,框架中还将包括相关的税收规定。[详情]

中国银行:对数字货币监管提出三点建议
中国银行:对数字货币监管提出三点建议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9日,中国银行发布《2018二季度全球经济金融展望报告》并指出,随着各国政府对数字货币监管的逐步完善,法定数字货币及基于实际用途的、作为交换或支付手段的数字货币将迎来发展机遇,用于炒作的数字货币市场将受到整顿。 数字货币作为新兴事物,监管措施尚无先例可遵,不过《报告》仍提出三点建议:1.加强相关法律建设,从立法层面明确数字货币的本质属性。2.充分发挥G20在全球政策协调方面的作用,探索构建全球统一的数字货币监管框架,敦促各国共享数字货币的交易信息,不断规范数字货币的发展,共同打击利用数字货币进行的犯罪行为。3.积极参与数字货币的全球治理。[详情]

比特币期货BTC连续第六个交易日收跌 报7900美元
比特币期货BTC连续第六个交易日收跌 报7900美元

   CME比特币期货BTC 5月合约收跌15美元或约0.19%,为连续第六个交易日收跌,报7900美元。CBOE比特币期货XBT 5月合约收平,此前连跌两天,报7890美元。 CME比特币期货BTC 6月合约收跌约0.19%,报7900美元;CBOE比特币期货XBT 6月合约收涨约0.13%,报7905美元。[详情]

以色列多家银行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 但敌对数字货币
以色列多家银行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 但敌对数字货币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8日,以色列比特币协会会长Meni Rosenfeld今日表示,以色列大约1%的人拥有比特币,但是大多是投机目的。目前有约100个机构接受比特币,但是用比特币支付的用户不多,因为大多数人是屯币。他同时表示,以色列许多银行都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但对比特币和数字货币持敌对态度。很多时候,银行拒绝比特币交易相关转帐。在提供比特币相关服务方面,Rosenfeld认为银行对采用新技术提供比特币相关服务的兴趣不大。 [详情]

欧盟市场监管机构提高对数字金融衍生品要求
欧盟市场监管机构提高对数字金融衍生品要求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8日,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SMA)在昨日宣布的一项声明中,加强了对数字货币的差价合约(CFDs)的要求。CFDs是一种期货合约中的一种安排,即以现金支付而不是实物商品或证券的交割来结算。它被认为是一种更容易的结算方式,所有的收益和损失都是用现金支付的。 [详情]

比特币是“坏人的主意”?
比特币是“坏人的主意”?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编辑:孙祺 流动性的副作用带有很强的随机性,人们和它较劲只可能吃亏。 类比特币问题似乎从理财的边缘话题发展成了宏观层面的问题。因为,比特币和它的兄弟们的总市值已经接近2.8万亿元人民币。这个量级预计将超过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上海2017年的GDP总量。 那么比特币们的价格为什么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大幅度的上涨呢?大部分得感谢美联储以及全球害怕经济衰退的几个主要经济体的货币决策层。从2008年开始,它们向自己的经济体里注入了过量的流动性,以维持整个系统的运转,并在最短时间里使其恢复到正常状态。那时候大家采取的方式就像对待一头得了“非典”的大象,只管一桶一桶地猛灌药,即使知道这么做可能带来很多副作用。 其实,上边所说的副作用,最可能发生的一项是比较严重的通货膨胀。但商业银行的惜贷行为和投资者对实体经济再投资的冷淡态度,导致很多大公司的利润水平虽然已经在经济复苏过程中恢复,不过它们并未把钱投入到扩大生产中去,而是用来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比较明显的通货膨胀因此并没有爆发。而其他的很多副作用爆发了,比特币们价格的暴涨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投资者对实体经济并不抱信心,而各个国家的主权债价格已经高得不能再高了(要说泡沫,美国国债的泡沫可能是所有标准投资品里最厉害的),所以,很多资本流入了更具投机性的领域。比特币们就是这类东西。这些交易品,交易方便、有区块链的外包装、容量可以很大。另外,比特币类交易品没有可以与其比对的价格,也就是说它不像郁金香花球或者荷兰鲱鱼。如果一个郁金香花球要价1万元,人们会质疑它怎么能值这么多钱。对于比特币类产品,人们则不会有这种想法,只会惊呼,“天。?万倍啦。” 就像我们以前警告过的,投资者不应投资这种流动性过剩的副作用。它的危险性比以前更高。 为什么这么说呢?比特币类交易品不像股票。股票投资投资的是股票背后的公司,公司是会产生现金流的,但是比特币们不会。一个投资者赚到的钱,就是其他新的投资者投入的钱。随着价格升高,也就是新的投资者投入的增加,整个系统的增量变小的概率就在增大。接下来一阶拐点就会出现,也就是价格下跌。这种拐点出现的时间很难判断,但是它出现的概率在增大。 又有人会问,既然流动性泛滥肯定会造成投资类产品的勃兴,那么为什么你不在几年前提倡投资比特币类交易品呢,那样岂不是能赚到很多钱?这是个好问题。为什么知道投机要到来我们也不怂恿投机?这是因为到底什么投机品会受到投机者的喜爱具有很强的随机性。投机品太多了,你没法预知谁会受到命运的青睐,而投机品市场又没有泛指数基金。 很多投资者受到鼓动,参与到比特币类交易中去,是因为所谓的区块链技术。很多人对此有误解,认为区块链技术会让人类的未来变得更好,所以比特币类产品值得投资。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区块链真的会大大改善人类的未来吗?这是个疑问,当然,这种怀疑不是否定比特币类产品投资价值的主要问题。更重要的,区块链技术即使很好,但附着在这种技术上的记账方式就值得投资吗?真的不一定。这个逻辑就和互联网技术是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的技术,但不是每一家互联网公司都值得投资一样。还记得2000年时的互联网泡沫吗?很多投资人亏的钱到现在也没补回来。 问题往往还正好相反,如果区块链技术会成为以后应用开发的主流领域,其可复制程度应该是无限大的。也就是说比特币之类的东西想产生多少就能产生多少,这些交易品之间几乎没有差别,也根本不具有交易品推销者所说的稀缺性。无限量供应的产生对已有的比特币交易品价格的冲击无疑是毁灭性的,而它们到底谁更好,差别只在于投机者的偏好。 我原来认识的一些人现在改行去做比特币类产品交易平台了,为了更多的生意,他们会怂恿交易者使用很高的杠杆。再次警告公司人投资者,这种交易绝对是破产的最佳途径。比特币本身非关善恶,但是经过这些家伙的手之后,它就变成了查理·芒格所说的“坏人的主意”。[详情]

肖飒:即使ICO出口转内销 长臂管辖原则适用世界各国
肖飒:即使ICO出口转内销 长臂管辖原则适用世界各国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8日,大成律所肖飒今日表示,用户对黑客黑客攻击不必太过恐慌,即使ICO出口转内销,长臂管辖原则适用于世界各国。但目前国家没有明确的管理身份,尤其是比特币之外的数字货币,相关法律并不明确,不过如果有人像黑客一样去偷货币,就是犯了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 [详情]

总市值跌破3000亿美元!加密货币市场“寒风凌冽”
总市值跌破3000亿美元!加密货币市场“寒风凌冽”

  来源:环球外汇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数字货币总价值前夜跌破3000亿美元,因更大范围的抛售拖累部分主要数字货币跌至多月低点。 第一大数字货币比特币仍徘徊在8000美元下方,接近长期支撑位,这将吸引众多交易员的关注。比特币目前报7822美元,较前交易日下跌3%。 自从3月21日测试200天移动均线以来,比特币已经下跌近15%,并可能连续第四个交易日下跌。 比特币已跌破了许多长短期支撑位。此外,该货币的每一次上涨都在主要移动均线位置面临阻力。比特币目前的下跌已经逼近进一步的长期趋势线,若跌破这一水平,或令其更容易再次下探2月6日触及的6000美元下方低点,对加密货币交易员而言可能预示着将进一步面临风险。 事实上,除比特币外的其他加密货币今年以来的跌幅也普遍超过了两位数。下面这张表格罗列了前20大加密货币年内的市值变化: 随着投资者开始重新考虑数字货币的前景,加之全球范围的监管机构加强稽察,加密货币市场当前正陷入寒冬。在本月稍早前举行的G20财长会议上,加密货币在其联合公报中被定义为资产而非货币。联合公报中指出,虽然加密货币有其提高金融经济效率和包容性的优势,但加密货币资产会引发消费者、投资者保护问题,市场诚信、逃税、洗钱和恐怖融资等问题也频繁出现。虽然G20并没有达成加密货币监管的共识,但各国的监管步伐都在加快。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Raphael Bostic本周二也表示,“不要碰”加密货币,“它们是投机性的市。??遣皇腔醣。如果你手上的钱是自己真正需要的,就不要投入这些市场。”[详情]

比特币再现过山车行情!运维业务平台呼之欲出
比特币再现过山车行情!运维业务平台呼之欲出

  比特币的“妖币”特性又再次显露。据BTCoin的报价显示,3月27日比特币价格反弹至8231.25美元后,再度出现暴跌,回吐此前所有涨幅,回到7927美元。比特币价格3月份继续下跌了22%。如果监管机构和支持者间处于对立面的情况持续下去,那么想要建立一个成熟的数字货币市场的话,还是要面临阻力的。 在一封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公开信中,Cboe Global Markets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康坎恩(Chris Concannon)对一项针对比特币的案例进行了评论,希望能缓解监管机构对此类产品的担忧之情。康坎恩写道:“尽管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在给员工的信中表达了许多担忧之情,但我们相信,在现有框架内,这些问题中的大多数都可以得到解决。 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在1月18日发布的信中表示,监管机构认为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将会创造出一个不公平的竞争环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称,在上述问题得到解决之前,我们认为基金发起人不应申请大幅投资加密货币及其相关产品的基金,我们已要求那些递交相关申请的发起人撤回同类产品。FX678报道,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在信中还写道,它预计比特币的期货交易量将与其它大宗商品期货产品的交易量相媲美。 据易汇通报价,截至北京时间3月28日10:47,比特币报7796.15美元/枚。[详情]

加密货币再暴跌 比特币跌破8000美元
加密货币再暴跌 比特币跌破8000美元

   作者:项梦曦 来源:金融时报 由于监管的不确定以及网络社交媒体的广告禁令升级,加密货币市场周一在平淡中开盘后遭到重挫,比特币一度下跌8.7%,失守8000美元重要心理关口位置,使得3月月内跌幅扩大到了25%左右。根据Coinbase的报价,周一(3月26日)比特币价格交投在近7886美元水平,较一天前下跌超过600美元。 随着投资者开始重新考虑数字货币的前景,加之全球范围的监管机构加强稽察,比特币自去年12月创出接近20000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以来,至今已累计下跌大约60%。与此同时,除比特币外的其他加密货币今年以来的跌幅也超过了两位数。根据Coinbase的数据,比特币现金今年下降了约29%,以太坊下跌45%,而莱特币自1月1日以来下跌了40%。 网络社交媒体广告禁令升级 推特(Twitter)周一发布的广告禁令被认为是本次加密货币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据路透社报道,社交媒体巨头推特本周一宣布,为避免潜在的欺诈行为使公众损失大量资金,平台将于本周二起禁止出现加密货币首次代币发行(ICO)及销售广告。据悉,该新规定也将禁止由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市场和数字加密货币钱包服务打出的广告,除非该公司已经在主要证券市场公开上市。此外,对于加密货币发展火热的日本市。?铺乇硎,除该国金融管理机构允许的加密货币交易市场外,其他的交易市场都不被允许在其平台投放广告。 在此之前,脸书(Facebook)已于今年1月份作出了类似决定。谷歌也表示,将从6月起禁播此类广告,并称此举是其针对平台上欺骗性和误导性广告广泛打击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无独有偶,知名论坛和社交网站红迪网(Reddit)近日也宣布停止接受比特币支付,并禁止了一个匿名加密货币交易的论坛。随着社交网络对于加密货币宣传广告监管的进一步收紧,加密货币价格开始大幅下跌。 加密市场智能平台CoinFi的联合创始人蒂莫西·塔姆评论称,“推特广告禁令是近日比特币大跌的主因,随着新的散户投资者进入加密货币市。??侵?泻艽笠徊糠质乔樾骰?灰。”区块链领域风投公司区块链资本(Blockchain Capital)的合伙人鲍嘉则在采访中表示,投资者不必对此次的禁令太过担心,他说,“鉴于此前更大、更重要的平台都已经禁止了加密货币广告,我们预计与推特相关的新闻影响有限。”他同时指出,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个人是支持比特币的。多尔西此前在《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他认为世界最终将拥有单一货币,互联网将拥有单一货币,他个人认为会是比特币。他认为,这一过程可能会在10年内,但也可能会更快。 加密货币市场监管力度加大 除了不断升级的社交网络广告禁令,比特币监管方面的消息也是影响这一数字货币2018年价格走势的一个因素。今年以来,各国金融监管机构一直在提示民众初始代币发行(ICO)或者通过募资渠道发行的数字硬币可能存在风险。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向多个其怀疑有违规行为的ICO团队发出了传票,而且自去年7月以来,该机构就开始发出警告称,有些ICO可能有违证券监管法规。 在上周举行的20国集团(G20)财长峰会上,加密货币在其联合公报中被定义为资产而非货币。联合公报中指出,虽然加密货币有其提高金融经济效率和包容性的优势,但加密货币资产会引发消费者、投资者保护问题,市场诚信、逃税、洗钱和恐怖融资等问题也频繁出现。虽然G20并没有达成加密货币监管的共识,但各国的监管步伐都在加快。 法国近日将15家非法加密货币投资网站列入黑名单,日本金融监管局计划对加密货币交易活动发出警告,英国财政部也宣布将推出一个专门的小组来审查加密货币的风险和收益。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在本月呼吁应对该行业进行更多的监管,并称目前对这种价格波动性较大的货币“投机狂热”不太明智。卡尼上个月还曾表示,比特币作为金钱来说是“绝对失败”的。 对于近期监管趋严对加密货币的影响,业内分析师表示,如果全球的加密货币监管措施比较宽松,加密数字货币可能迎来快速的大幅度反弹,但如果监管框架比较苛刻严格的话,加密货币可能会进一步走低,投资者的热情可能会被打压,持续走低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详情]

美联储Bostic对加密货币有一个建议:“别碰”
美联储Bostic对加密货币有一个建议:“别碰”

   特码资料美股 北京时间28日凌晨彭博消息,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行长Raphael Bostic对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有一个简短的建议:别碰! “不要参与,”Bostic周二在亚特兰大举行的Hope Global Forums年度会议上向观众表示,该会议旨在促进金融包容性、年轻企业家和经济适用房。“它们是投机市场。它们不是货币。如果你有真正需要的钱,不要把它投入这些市场。” 去年6月接任亚特兰大联储行长的Bostic更为直率,但也反映了美联储决策者对加密货币的普遍怀疑态度。今年1月,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行长Charles Evans表示,比特币目前而言“并不像现金”,并补充说,“由于其匿名性,你其实是在与世界上的各种凶猛鲨鱼一起游泳。”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银行行长Neel Kashkari在去年12月份表示,“我觉得它有点像豆豆娃。如果它们的价格上涨了1,000倍,或者每个价格上涨了1万美元,那么我们又如何解释豆豆娃的定价呢?”[详情]

虚拟货币的审计方法
虚拟货币的审计方法

  虚拟货币的审计方法 来源:《中国审计》杂志 责任编辑:陈韵洁 自比特币诞生以来,特别是近几年,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的虚拟货币,它们将“去中心化”“开放源代码”“运用区块链技术”等作为吸引消费者投资的“噱头”,利用互联网技术进行广泛传播,严重扰乱了货币市。?韵?颜咭苍斐删薮笏鹗。本文以审计的视角,总结虚拟货币问题的主要特点、产生原因及审计方法,以期对防范这类风险提供参照。 虚拟货币的运作手法   一是构造虚拟货币,涉众诈骗特征明显。各种虚拟货币平台普遍将“比特币”保证其币值不易被操纵的“区块链”“去中心化”等技术宣称为本币种的技术,有的还以国际组织、跨国金融集团命名,有的则直接将中国人民银行正在研究推进的数字货币技术与本币相混淆,用于“背书”,迷惑性极强。审计抽查60家平台发现,实际全部不具备其宣称的技术和任何货币功能,所谓的“币值”均由平台自行随意操控,平台吸引投资者加入后,通过操纵“币值”不断向投资者“吸血”,往往波及人数众多,涉案金额巨大。 二是通过编造故事、设计模式吸引投资者眼球。仅2015年以来,虚拟货币市场就至少经历了“互助盘”“挖矿机”“拆分盘”等运作模式。 “互助盘”的核心手法是以平台自创的虚拟货币为投资载体,投资买入虚拟货币称为“提供帮助”,卖出虚拟货币称为“得到帮助”。投资者(买方)在确定投资额度的基础上,由系统匹配卖出虚拟货币的投资者(卖方)。系统匹配时间为1至14天,在等待匹配期间,卖方可享受每天1%的投资收益,收益以账户里增加的虚拟货币体现。匹配成功后,买方需要在72小时内转款给卖方,并上传付款凭证,卖方也需要在72小时内确定收款。至此,卖方完成投资获利退出,买方身份发生转换成为卖方,并等待系统再次匹配下一位买入虚拟货币的投资人,以此循环。 “挖矿机”的操作手法为投资者通过网站指定的交易平台购买虚拟货币,再用虚拟货币租赁矿机,由宣称位于国外的矿机托管机构代为“挖矿”。“矿机”分不同等级,租期一年,在租期内按照投资级别不同,投资者账户体现为每天增加不同数量的虚拟货币,其承诺的年化虚拟货币回报高达几倍。 “拆分盘”的主要运作模式为人为构造一套以美元进行计价、价格在一定区间循环往复、数量可以翻倍的运营体系,如虚拟货币价格从0.2美元开始,每销售100万个虚拟币,涨0.01美元,币值涨到0.4美元后进行拆分,即投资者手中的虚拟货币数量翻倍,然后价格恢复至0.2美元,进入下一轮交易和拆分。事实上,这些故事和模式都是不法分子吸引投资者精心编制的“卖点”,在旧的谎言无法编圆、旧的模式无以为继的时候,就卷款逃跑,再编造一套新的模式、一个新的虚拟货币继续行骗。 三是兼具多种违法犯罪特征。虚拟货币作为一种新兴事物常被用于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其通常集中控制少数个人或公司账户吸纳、转移资金,又通过互联网媒介建立传销网络扩大集资规模,手法通常同时具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场外非法交易平台等违法违规乃至犯罪活动的特征,但又与每一类违法犯罪活动不尽相同,造成在具体刑事案件侦破过程中难以定罪。如绝大部分虚拟货币宣传拥有动态收益,即发展下线获得相应比例的分成。而投资者首次投资也必须通过“领导人”上线进行操作。在数据分析中资金流向也呈现典型的“金字塔”结构。这符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中“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的描述。但是,由于虚拟货币是一种虚拟的事物,在实际定罪中,又与“以推销商品或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这一犯罪构成要件不太相符。 四是虚拟货币犯罪活动与地下钱庄紧密相连。现实生活中,虚拟货币的交易平台服务器往往放置在境外,即境内行骗、境外数钱,为提前跑路做好准备。在利用虚拟货币向社会公众募集大量资金后,幕后实际控制人利用地下钱庄等非法手段将资金转移出境,手法隐蔽,十分不利于监管。即便投资人发现上当受骗后,由于资金已出境,交易数据不能获。??疚薹ㄗ匪,最终只能是“人财两空”的结局。例如,某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在吸纳十余亿元资金后将绝大部分资金转入地下钱庄组织,地下钱庄通过“对敲”(即在境内、境外建立两个资金池,在境内收款后通过境外资金池付款)等方式将募集资金转移至境外。多种犯罪活动交织,形成犯罪上下游利益链,既不利于监管又为后续案件侦破增添了难度。 虚拟货币的审计方法 一是善用大数据分析。对于所有涉众类问题线索的查处,数据的采集、整理、分析、应用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大数据、高平台、宽视野、活思维也是处理这些问题的应有之义,虚拟货币重大问题线索也不例外。在目前的形势下,由于银行数量众多,而各家银行的数据标准不统一,这给数据分析带来很大的困难。所以,审计人员需要建立一个“标准表”,归纳最需要的数字字段,将不同银行的数据首先进行标准化,在统一标准的数据内进行分析。这种做法虽然前期工作量非常烦琐、庞大,但是为后期进行数据分析打下了良好的基。??浞址⒒邮?葑饔锰峁┝吮U。同时,近年来第三方支付机构基于便捷高效的优势,经过多年的发展,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已成为我国支付服务市场的重要补充力量。由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管理不够严格规范,给犯罪团伙留下了空间,他们借用支付平台大肆归集和转移资金,这也给审计人员分析数据增添了难度。这就需要对问题线索中涉及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与银行清算平台数据分析工作进行深入研究,关联相关数据,将犯罪分子妄想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切断的资金流连接起来,形成一张无可逃脱的数据网。 二是找准幕后实际控制人。为了规避监管甚至逃避法律的制裁,虚拟货币的幕后操控者往往会设置很多防火墙。如募集资金的银行账户是通过购买身份证等手段找到的“马甲”,如果将这些“马甲”作为问题线索的主体上报,往往最终的结果是“打草惊蛇”“人去楼空”,同时还有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服务器放置在境外等问题。所以如何找出幕后的实际控制人,是查处此类重大问题线索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比如,在对某虚拟货币问题线索进行查处的过程中发现,绝大部分账户在吸纳资金之后,便将资金迅速分散转移,而恰恰有一个账户基本上是资金只流入而不流出,流出也只是用于购房、购车等消费。审计人员在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再辅之以延伸调查,便能够提高锁定幕后操控者的成功率。在提高审计信息准确度的同时,也能够为公安机关后续案件侦查提供有力的协助。 三是谨慎对待问题定性。由于现行的法律法规不适用于对此种违法犯罪手法的定性,而虚拟货币的手段又兼具多种违法犯罪的特征,这给审计人员上报材料时如何定性、交给哪个部门处理都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如在处理某虚拟货币问题线索时,审计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移交给公安机关,而最终公安机关以组织、领导传销罪立案,但是依据现有审计手段针对传销最不易取证。(王梦醒)[详情]

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在与比特币诈骗者的庭审中胜出
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在与比特币诈骗者的庭审中胜出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7日,援引citywire最新消息,英国最高法院日前判决,Capital Alternatives公司、Renwick Haddow及其他一起从事诈骗的人员需要偿还投资者1600多万英镑。在这个案件中,FCA指控Renwick Haddow及其同伙在2009至2013年之间诱使投资者对塞拉利昂的一个农场以及产自塞拉利昂、巴西、澳大利亚的碳信用额度进行投资。据外媒称Renwick Haddow曾涉及多起庞氏骗局,创建过诈骗公司Bitcoin Store。[详情]

地方公安对ICO代投涉刑案立案 初步认定涉嫌诈骗
地方公安对ICO代投涉刑案立案 初步认定涉嫌诈骗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7日,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枫爆料,近日南方某区县公安机关对一起ICO代投涉刑案代投涉刑案进行立案,初步认定涉嫌罪名为诈骗罪。对此肖飒评论称,“ICO出口转内销这种事情,在境内部分也存在种种法律风险法律风险,请项目方注意,不要以为自己好好做技术就可以,一定要小心跟你合作的销售团队销售团队。”[详情]

俄罗斯杜马议长提交“数字金融资产”补充草案
俄罗斯杜马议长提交“数字金融资产”补充草案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7日,Bitcoin援引外媒Rossiyskay Gazeta消息称,俄罗斯国家杜马议长Vyacheslav Volodin和议会立法委员会主席Pavel Krasheninnikov共同提出这一草案,意在为数字经济中的法律关系奠定基础。该草案将“加密货币”统称为“数字货币”,定义了诸如“数字货币”和“数字权利”等术语,允许当局对数字货币资产进行征税、继承权分配和破产索赔。草案指出有必要在法律上定义密码和其他“数字”术语,以确保投资者的合法权利得到保护。 同时,数字货币在俄罗斯联邦并不会被强制作为支付、存款、转账和记账单位。但如果技术上可行并能排除风险,可使用数字货币作为支付手段 此外,数字货币的数量及使用者的相关信息会被收集,这能够使当局更好的处理破产与继承问题。该法案还将促进智能合约等数字交易,数字确认将与书面声明和签名一样有效,并规定将采取措施防止通过非法手段进行洗钱活动。如果被采纳,新的数字经济法应于2018年5月1日生效。[详情]

美国税局发文:用虚拟货币逃税 最高判五年、罚25万
美国税局发文:用虚拟货币逃税 最高判五年、罚25万

   来源:零壹财经 华盛顿——IRS组织(Internal Revenue Service)今日提醒纳税人他们虚拟货币交易的收入可以在所得税申报表上报告了。 虚拟货币交易就像其他任何财产中的交易一样,依法应纳税。IRS已经在 IRS2014-21通知中发布了指导意见,供纳税人及其收入申报人员在涉及到虚拟货币(也称数字货币)交易时使用。 没有适当报告虚拟货币交易所得税收入的纳税人,交易可能会被审计,适当时可能要承担罚金和利息。 在更极端的情况下,纳税人可能因未适当报告虚拟货币交易的所得税而受到刑事起诉。刑事指控罪名可能包括逃税和虚假申报。 被判逃税的人最高可被判五年徒刑,最高罚款可达25万美元。 被判虚假申报的人最高可被判三年徒刑,最高罚款可达25万美元。 正如通常所定义的,虚拟货币是价值的数字表示,其功能与一个国家的传统货币相同。目前有超过1500种已知的虚拟货币。由于虚拟货币交易难以追踪,并且具有固有的匿名性,一些纳税人可能会试图隐藏该向国税局申报的应税收入。 2014-21通知规定,虚拟货币被视为应该在美国联邦纳税的财产。适用于财产交易的一般税收原则适用于使用虚拟货币的交易。这意味着: 使用虚拟货币进行的支付与其他任何财产支付的交易应披露的信息水平程度相同。 向独立承包商和其他服务提供商进行的虚拟货币付款是应纳税的,适用于自雇情况的税收规则也适用于此情形。 通常情况下,付款人必须签发表格1099-MISC。 使用虚拟货币支付给员工工资,员工应纳税,雇主应W-2表格报税,缴纳联邦所得税预扣税和工资税。 代表商户接受消费者使用虚拟货币支付的第三方需要向这些商户报告前述付款交易,在表单1099-K、支付卡和第三方网络交易。 判定出售或交换虚拟货币所带来的收益或损失的性质要看这些虚拟货币是否属于纳税人手中的资本性资产。 零壹财经Binary注意到,2014-21是IRS针对虚拟货币发布的首份指导意见, 它声明, 在税务系统中IRS将虚拟货币视作资产,适用股票和期货交易的相关规定,而不会将其认定为货币,虚拟货币投资者须履行相应的纳税义务。 提出数字货币作为产品或服务费支付时,接收方需按照数字货币接收时的市场价格缴纳个人所得税,将加密货币用于投资的要缴纳资本利得税。 指出挖矿收入如果不是由雇员取得,应按照自雇的情形纳税。 除了不正确申报虚拟货币交易收入将面临刑事指控外,3月23日IRS发布的这篇文章阐述的内容基本上没有超出2014-21之外的内容。 零壹财经Binary注意到,近两年,在虚拟货币纳税方面,IRS还与知名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Coinbase就后者用户纳税方面展开了一场拉锯式的沟通: 2016年11月,国税局向Coinbase发出“JohnDoe传票” ,要求Coinbase向IRS披露“在2013年12月3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在Coinbase上所有美国用户的完整交易记录(涉及100多万美国用户)。 2017年3月,国税局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 ,要求Coinbase强制执行IRS的用户信息上报要求。 2017年7月,国税局对要求Coinbase上报的信息做了调整 ,主要两个方面:一、Coinbase只需披露“在2013年-2015年期间任一年里,交易金额在2万美元以上的用户”的个人信息,而不是所有用户;二、披露的个人信息中剔除了账户安全设置(私钥密码)、支付渠道(资金来源)等隐私信息。 2017年11月,联邦法院作出裁决,要求Coinbase向IRS披露“降低审查要求后”的用户的个人信息,即“交易金额在2万美元以上的用户”的个人信息,涉及的用户人数有14355名,涉及交易信息约890万条。 具体来讲,Coinbase需要向美国国税局上报:2013-2015年期间任意一年时间内,进行过比特币购买、出售、发送或接收交易中任何一种交易类型、且交易金额超过2万美元的用户账户信息。其中,用户个人信息包括:纳税人ID;姓名;出生日期;地址;账户活动记录,包括交易日志或其他记录,比如:识别交易日期、交易数量、交易类型(购买/出售/兑换),交易后账户余额,以及交易对手方姓名(名称);所有指定时间内的账户账单或发票(或同类等价物)。 2018年2月23日,Coinbase正式通告约13000名用户 ,将会在三周内把他们的个人信息数据移交给美国国税局。[详情]

加密货币市场冷淡 交易所浏览量急剧下降
加密货币市场冷淡 交易所浏览量急剧下降

  据bitcoin.com报道,今年1月和2月,加密货币市场令人失望的价格表现,显然促使许多比特币交易员避免查看他们的交易账户。基于web流量的交易所访问总数一个月来急剧下降。总体来看,观察12个顶级交易所,网络流量似乎在2017年12月或2018年1月达到高峰,2月份下降了一半。Coinbase下降49%,Binance下降54%,Bitfinex下降48%。[详情]

美国SEC再对比特币等下手 所有交易基金受执法调查
美国SEC再对比特币等下手 所有交易基金受执法调查

  格隆汇23日讯,据一位知情人士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The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准备对多达100家从事加密货币交易的对冲基金展开检查。媒体称,这项单独行动和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十多项执法调查无关,之前的调查主要集中于首次代币发行(ICO),即初创公司通过发行数字货币融资的行为。SEC表示,不少ICO交易无视投资者保护法规,SEC已针对这块监管空白采取了积极行动。[详情]

印度:ICO监管政策有望四月明朗
印度:ICO监管政策有望四月明朗

  格隆汇23日讯,在印度,企业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商业部署为数不多。Yes Bank是最早为客户Bajaj Electricals在今年1月正式部署区块链解决方案的银行之一。去年12月,印度政府设立了一个专门小组,研究加密货币的影响,并提出建议来规范它们。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Ajay Tyagi和印度储备银行副行长BP Kanungo也是该委员会的成员。印度经济事务部长Subhash garg领导的小组预计将提交相关报告,该报告将包含关于如何在今年4月前处理加密货币的条例和解释。[详情]

比利时对加密货币虽无监管 但征收33%的所得税
比利时对加密货币虽无监管 但征收33%的所得税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3日,一些欧盟国家仍在等待欧洲采取一种共同的、全欧洲统一的的加密货币税收制度。比利时是许多欧洲机构的所在地,该国政府尚未就此事发表官方立场。然而,最近的报告显示,税务当局正在追查比利时公民在外汇交易中交易的加密货币。尽管加密货币没有受到监管,任何对加密市场进行投机的人都将对其收益支付33%的税。特别税务稽查机构在去年底表示,比利时人应将其申报为其纳税申报单上的其他收入。[详情]

虚拟货币的程序漏洞 谁可以填补并优化管理系统?
虚拟货币的程序漏洞 谁可以填补并优化管理系统?

  比特币、以太坊虚拟货币的程序漏洞 谁可以填补并优化管理系统? 虚拟货币发展至今已有九个年头,从比特币到今天的迈阿币Mmcoin,不管是管理系统还是技术成就,虚拟货币都在市场的检验中逐步将之优化、改进。但是老币所存在的程序漏洞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填补,有的货币存在的系统问题,就像电脑应用中的补丁一样,虽然可以防止木马等病毒越墙而过,但是也会影响它自身的操作速度。 以太坊也好、比特币也罢,近几年来面对程序漏洞和DDOS的攻击一直找不到有效措施来解决问题,据相关研究人员报道,它们在以太坊的近100万个智能合约上发现了34200个含有安全漏洞的程序,该漏洞都能导致黑客入侵或者其他计算机高手的盗窃行为。 迈阿币Mmcoin作为一款新的虚拟货币,它或许在目前市场占有率上不能与之抗衡,但是在技术上却一点也不逊色。迈阿币Mmcoin不存在代码即法律的原则,它的程序在部署后依旧有效。此外,迈阿币Mmcoin所采用的基础程序是具有共识机制的,它能在发布后自行修补与升级,它所运用的第三语言具有很强的进制性,一般不会出现任何纰漏。 随着技术的进步,虚拟货币逐渐调节了交易费用,但是这一举措在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挖矿的费用。由于大多数上市币的币值存在可观利润,所以挖矿的程度也就比一般虚拟货币的深,在加上电力和动源成本上升,挖矿业逐步成了这个行业中的难题。但是新型虚拟货币有什么好处呢?就迈阿币Mmcoin而言,它的矿机要求不高,耗费电量也不算大,再加之剩余币量充足,所以在这方面也存在一定优势。 虚拟货币的未来发展走向想必主要就是依靠线上交易和挖矿这两种,所以当前面对的程序和电力就成了桎梏其发展的主要阻力。新币蓄势待发的力量有目共睹,只要合理的结合有种优势和资源,要想在18年有个不错的发展并不是什么难事。现在的主要问题还是集中在上市币上,毕竟他们才是市场上的主流,一旦失去金融市场的阵地,未来发展的势头一定会受限的。[详情]

炒币众生相:有刺激 有执着 还有传销
炒币众生相:有刺激 有执着 还有传销

  炒币众生相:有刺激,有执着,还有传销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致鸿 ,黄斌 ,李玉敏 北京报道 “2017年5月,我参加了一个数字货币的众筹;当时众筹价格1元/个,买了10万。”大庆说,“3月11日,这个币上了我们的交易所,最高价格达到333美元/个,对应的人民币价值超过1.8亿元。最近交易所网站暂时下线了,下线的时候,那个币3美元一个。”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面对质疑,不少币圈人士用这句话怼了回来。 当一夜暴富的神话充斥网络,激起了普罗大众对财富的追求之心,似乎捷径就在眼前,机会不容错失。然而,风险和泡沫如影随行,一些人追求刺激,一些人高谈信仰,一些人拼命鼓吹,还有一些人似乎已经陷入传销陷阱。 故事没有结束,但梦终究会醒。 后半夜体验身价过1.8亿元 炒币的人群形形色色,包罗万象。大庆是一名典型IT男,就读于理工科院校,毕业后在互联网公司从事程序员工作,之后出来创业。 “2011年就听说过比特币,但那时候正在创业,开发一项企业项目管理软件,没时间去研究。”他表示,由于彼时他缺乏项目管理经验,加上合伙人中途退出,“那个项目管理软件的创业项目失败了”;此后,他到北京,与还在开留学咨询公司的李笑来共事,并在李笑来的影响下,开始投资数字货币。 初次“炒币”,他没有碰比特币,而是投向了价格便宜得多的瑞波币,“开始时只拿了5000块人民币试试,7分买入,3毛卖出。” 在数字货币上投入更多,则是在2015年。当年,大庆拿出工作数年积累下来的18万元积蓄,购买了100个比特币。如果他能坚持持有这些比特币,到了2017年的高点时,对应的价值能达到200万美元。 但他没有。 “在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上做比特币期货。”他说,在做期货炒币的过程中,其一度赚取了超过50个比特币的价值,但此后又陆续赔了100多个比特币, “有一次,爆仓了30个比特币,是比特币交易平台Bitfinex被黑的时候。” 2016年8月,彼时全球最大也号称最安全的比特币交易平台Bitfinex后台被黑,价值超过6000万美元的比特币被盗。 在已经爆出的传奇炒家故事面前,大庆的故事都颇平淡;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体验了一把“身价过亿”的感觉。 2017年,随着比特币价格一路高涨,区块链概念备受关注,大庆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市场上数千家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 “2017年5月,我参加了一个数字货币的众筹;当时众筹价格1元/个,买了10万。”大庆说,“3月11日,这个币上了我们的交易所,最高价格达到333美元/个,对应的人民币价值超过1.8亿元。” 翌日,他在朋友圈里发了张价格高点截图;但他很清楚,那不过一场虚幻,“虽然没有锁定期,但价格那么高,流动性很差,根本出不了手;都是浮云,但身价过亿了一把,也挺好玩儿的。” “最近交易所网站暂时下线了,下线的时候,那个币3美元一个。”大庆表示,现在的主要精力放在公司的工作上,“区块链是值得追求的事业,我依然是比特币的信徒,未来也会继续对创新的区块链技术保持关注。” “我不是炒币,是囤币” 事实上,在炒币的人群中,不少90后标榜自己是“比特币信仰者”。来自江西的朱东亮正是其中之一,他对比特币的了解始于2012年,“我是金融专业毕业的,经济学理论中有一个学派叫奥地利经济学派,崇尚的是自由市场。我特别信奉这个学派的观点,而比特币正是奥地利经济学派自由市场的理论在货币发行方面的运用。” 根据朱东亮回忆,他首次投资比特币是在2013年,“当时,我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将母亲给我的1万元全部用来购买了比特币。2014年,毕业后的朱东亮只身来到北京闯荡,在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从事运营工作,“我会从每个月的工资中拿出一部分购买比特币,长期这样操作。” 对于网络上充斥着的各种暴富神话,朱东亮始终不愿透露自己的身家。不过,朱东亮表示,2017年,自己投资的比特币现金(BCH)从本金不足10万元翻了几十倍。“我认为BCH(比特币现金)才是真正的比特币。比特币的问题是区块太。?て诒灰桓鲅蟹⑼哦铀?芽,不能扩容,手续费也高。” 至于出货的时间,朱东亮强调,作为一名虔诚的比特币信仰者,“我不是炒币,而是囤币的人。除非在感觉市场风险巨大时才会考虑卖出,否则将会一直持有。”如果暴跌到血本无归,你还会这样认为吗?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追问,朱东亮点点头,“即使回到原点,一切归零我也相信它。” 在朱东亮的逻辑中,货币的支撑是共识。“虚拟货币本质是一场自由的实验,能否成功尚未可知,但是影响越来越大,会渗透到方方面面。没有人能消灭它,除非把电拔了、网断了。” 不过,朱东亮坦言,“现在圈子这个太浮躁,各种人和各种消息真假难辨,鱼龙混杂。”他以首次币发行(ICO)为例,“普通投资者不要碰触ICO项目,尤其是一些靠大佬站台大规模圈钱的项目。投资ICO项目,看懂白皮书十分重要,如果项目存在问题,白皮书一定会露出破绽。我自己最为看重的是ICO项目的背景和落地情况。” 或许是因为所谓的信仰,或许是出于利益的考量。目前,朱东亮已经从原公司离职,在北京北五环边上的一处众创空间中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根据他的构想,刚成立的新公司业务主要有三方面,比特币挖矿、区块链媒体和后续的投资业务。 警惕比特币传销 与90后相比,热闹的地方总有“中国大妈”的身影。“不抛、坚决不抛,我挖矿赚的钱将来给儿女买房、买车。”王艳,这位来自北方小城的大妈谈及虚拟货币热情颇高。“与我关系不错的几个姊妹都在挖矿,虚拟货币已被世界公认,即将在中国爆发。” 王艳每天都要按时按点地在手机软件上挖矿。不过,从她的介绍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其所持虚拟货币的性质产生了疑问。“我是被之前代理保健品的姊妹带进圈子,公司注册和交易大盘都在国外。” 从王艳展示的微信群内容看,群内充斥着各种虚拟货币“圆财梦”等表述,对创始人的背景大加包装,注册和推荐等都有相应奖励,甚至可以用这种虚拟货币在国外兑换实物。“我一直瞒着子女追加资金,因为他们不相信。比特币涨得这么快,可惜我的资金太少,子女又不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民炒币的背景下,利用比特币传销的行为不可不防,而传销嫁接虚拟货币的形式已有兴起迹象。对此,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新法律师团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从实际情况看,其运营模式基本可总结为一是需缴纳一定的入门费或购买一定产品如“矿机”,在投资者缴费或购买产品后才具有购买比特币的资格;二是通过分层分级的形式要求已入门投资者继续发展其他人进行投资,根据其发展的下线人数及收取的入门费多少来作为返利依据,以新投资者资金支付老投资者的利益,营造出赚钱的假象。 例如,以(2016)粤19刑初64号判决为例。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3年下半年,氪能集团宣传投资该集团挖矿机,可以获得高额比特币回报。2014年2月,被告人吴青青认识许某,被发展为许某下线并借得4台挖矿机,之后被告人发展下线王某富和钱某,王某富和钱某继续发展下线,人数达32人,投资金额42020743.68元。期间,吴青青以氪能集团大陆市场总监身份,多次组织、出席氪能集团市场推广会、组织会员旅游。2014年底,比特币大幅下跌,吴青青通过微信等方式宣称氪能集团网站调整,很快恢复,并鼓动投资者趁低买入。 法院认为,被告人吴青青伙同他人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罪。 对于目前的炒币浪潮,北京嘉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蒋艾莉提醒,从技术安全性来看,虚拟货币、数字代币其实是区块链技术的具体应用场景,这种技术应用本身不成熟,不能完全保证用户安全。 蒋艾莉续称,从法律层面看,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不认同虚拟货币和数字代币的货币属性。此外,《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提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详情]

英国推出专门小组监管数字货币 对比特币是福是祸?
英国推出专门小组监管数字货币 对比特币是福是祸?

  英国财政部周四宣布将推出一个专门的小组来审查加密货币的风险和收益,这个工作组的成员包括英格兰银行(英国的中央银行)以及金融行为管理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简称FCA)。 该工作组是英国制定的大范围金融科技或金融技术战略的一部分。此外,作为其倡议的一部分,英国将在当地时间周四与澳大利亚签署一项名为“金融技术桥梁”的协议,该协议将赋予英国金融科技公司在澳大利亚销售产品和服务的权利。这项协议致力于在两国之间围绕金融行业的政策和监管建立合作关系。 英国财长哈蒙德(Philip Hammond)在一份声明中说:“我致力于帮助加密货币行业蓬勃发展,我们雄心勃勃的行业战略确定了我们将如何确保英国处于数字革命的前沿。” “新的工作组,作为这个战略中的一部分,将利用基本技术的潜在优势帮助英国管理加密资产周围的风险。” 财政部表示,英国和澳大利亚金融科技的行业机构将定期举行峰会,旨在向两国政府提供咨询意见。 Innovate Finance的首席执行官Charlotte Croswell表示,所谓的“金融技术桥梁”将为两国提供一个“极好的机会”来分享行业知识。他说,英国政府的战略也旨在建立金融业全面的标准,使金融科技公司更易与银行进行合作。 由于加密货币自身的分散性和价格波动性,对于政府来说这一事务一向是个颇具争议的问题。全球最著名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去年甚至飙升至近20000美元的历史新高。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在本月呼吁对该行业进行更多的监管,并称目前对这种价格波动性较大的货币“投机狂热”不太明智。该行长上个月还曾表示,比特币是作为金钱来说是“绝对失败”的。同时金融行为管理局(FCA)首席执行官Andrew Bailey也曾表示,比特币买家需要准备好“失去所有的钱。”[详情]

香港证监会叫停ICO项目
香港证监会叫停ICO项目

  特码资料财经讯 3月22日,香港证券及期货事物监察委员会(SFC)下令Black Cell技术有限公司停止向香港民众发行ICO。Black Cell已经同意退还香港投资者的资金。(Bitcoin.com)[详情]

杨东:虚拟货币立法 日本经验与对中国的启示
杨东:虚拟货币立法 日本经验与对中国的启示

  杨东教授带领全球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的成员,已经前往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瑞士、韩国、澳大利亚等地对金融科技和虚拟货币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考察。并在全球各金融科技重点国家和城市部署团队进行长期的深入考察和研究,即将推出系列的深度报道与学术论文,敬请期待。 2018年1月30日,全球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赴日本调研。本期日本调研由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自主发起,并特别邀请了著名金融科技学者、专家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高瓴资本教育板块高级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执行院长卢斌,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周子衡,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贾翱等。在本次日本调研行程中,俱乐部对日本的虚拟货币发展和监管进行了深度的学习和交流。日本率先立法规范虚拟货币交易,回应了社会需要,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全球金融科技青年菁英俱乐部是在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和众筹金融研究院的支持下成立的,由全球高校在校学生组成的,旨在促进金融科技青年自主学习交流的非营利机构。 虚拟货币立法:日本经验与对中国的启示 作者:杨东 陈哲立 来源:《证券市场导报》第69页(2018年2月号) (因篇幅有限,全文注释已省略,具体请参见原文。) 全文约15000字,阅读时间约35分钟 摘要:虚拟货币交易监管是亟待解决的全球共性问题,中国对此采取了严厉的管制型监管措施。日本率先立法规范虚拟货币交易,旨在平衡持有者利益保护、金融创新与金融稳定,并具体规定了虚拟货币的定义,设置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准入标准,规定了平台用户保护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的相关规则,但私法上未对虚拟货币加以特别规定。此次日本修法以其进步性回应了社会需要,值得其他国家借鉴。我国采取管制型措施的必要性及有效性均值得再商榷,应当基于本国实际,积极吸取他国有益经验,完善专门立法,形成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虚拟货币规制体系。 关键字:虚拟货币;网络虚拟财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货币监管 Abstract: Regulation of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is a global problem needed to be solved immediately. China took strict measures of control-oriented regulation on this question. Japan took the lead in amending the law to regulate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in order to balance the protection of interests of holders, financial innovation and financial stability, and specified the defination of virtual currency, set the standard of threshold for the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platforms, specified the rules about the protection of users of platforms and AML/CFT, but did not specified virtual currency in civil law. This amendment of Japan responded the needs of society by its progressiveness, and is worth being learned by other countries. The validity of control-oriented regulation measure took by China is worth discussing again. China should learn from the experience of other countries based on the actual situation in China, and make specific law to form a virtual currency regulation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n the new era. Key words: virtual currency, network virtual property, virtual currency exchange platform, currency regulation 作者简介:杨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研究方向:证券法、金融法、电子商务法、金融科技、监管科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法。陈哲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金融法、金融科技、技术驱动型监管、计算法律学。 中图分类号:D922.28 文献标识码: 引言 2008年,Nakamoto Satoshi在网络上发表《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发明了基于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能够实现点对点交易的比特币。随后,以比特币、以太币等为代表的虚拟货币(Virtual Currency)因其匿名、低成本的便利性,引发了全球范围的广泛追捧。虚拟货币基于信息通信技术而成立,容易被用于逃避外汇管制、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违法犯罪活动,因而许多国家均计划对其进行一定的监管。其中,日本通过专门立法的方式,出台了针对虚拟货币及其交易平台的监管措施。 2015年12月22日,日本金融厅公布了《关于支付结算业务高度化的工作小组的报告书》,提出了虚拟货币相关的立法建议,并以该报告书为基。??016年3月向国会提交了《资金结算法》和其他相关法律的修正案(以下简称“修正案”)。修正案于同年5月25日正式通过,于2017年4月1日正式实施,对虚拟货币采取了适度监管、鼓励创新的态度,明确了虚拟货币及其交易平台的合法地位。 相比之下,我国对虚拟货币采取了严厉的管制型监管态度。2013年12月,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五部委《通知》”),认可民众有参与比特币交易的自由,同时要求交易平台履行反洗钱义务。但是,2017年9月,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七部委《公告》”),在取缔ICO的同时,要求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随后有关部门约谈境内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将境内的交易平台悉数关闭,比特币价格应声下跌,但又很快回升,市场对比特币的信心似乎并未减弱,反而引发了对封禁政策的质疑。实际上,管制型立法对金融科技信用风险规制失灵,抑制竞争且加剧信息不对称,同时可能会遏止创新积极性,不利于金融科技市场的发展。日本的虚拟货币相关法制较为完整并形成体系,值得参考借鉴,以下对相关法律制度进行介绍并对值得注意的特点进行考察,进而对我国的虚拟货币监管提出建议。 日本对虚拟货币的概念界定 一、日本定义的虚拟货币含义内涵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报告中指出,价值的数字表示被统称为广义上的数字货币(Digital Currency),其中,不由政府发行且拥有自己的计价单位的数字货币被称为虚拟货币。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报告则将虚拟货币定义为一种价值的数字表示,具备部分货币职能但不是法定货币。相对的,直接基于法定货币计价的数字货币被称为电子货币(Electronic Currency)。日本本次修正案首先借鉴国际组织的观点,明确了虚拟货币的定义。修正案规定,虚拟货币是指如下两类物:(1)在购买商品、贷出、接受他人提供服务的情形下,能够为清偿前述行为的对价而对不特定人使用,且可以以不特定人为相对方进行买入或卖出的财产性价值(限于借助电子机器或其他工具、用电子方法记录之物,不包括本国通货、外国通货以及货币计价资产。下一项同样),且可以用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2)可以以不特定人为相对方与前项记载之物进行相互交换的财产性价值,且可以用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 修正案随后解释了这一定义中的“货币计价资产”,是指以本国货币或外国货币计价,通过本国货币或外国货币来进行债务履行、退还或其他同类行为的资产。货币计价资产被明确排除在虚拟货币的定义之外。根据日本学者的解释,该要件作为一个消极要件,是指虚拟货币须有自己独立的计价单位,且该计价单位不与法定货币完全关联,表现为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兑换的比例会像外国货币一样变动。 简而言之,虚拟货币被日本法定义为通过电子信息系统处理、可以在不特定主体之间用于清偿债务、既非法定货币也不以法定货币计价的财产性价值。该定义没有把虚拟货币与区块链技术相绑定,可谓是技术中立的定义。而“财产性价值”的用语含义非常广泛,不需要在民法上形成物权或债权,也不需要发行者,只需要社会大众认可有财产性价值即可。这一定义包含了目前流行的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也为将来涵盖新类型的虚拟货币留下了可能性。 二、虚拟货币与邻近概念的区分界线 由于虚拟货币相关的技术发展非常迅速,虚拟货币和邻近概念的边界还称不上清晰。虚拟货币作为数字货币的一种,常常与电子货币等其他种类的数字货币相混淆。日本法则试图将虚拟货币的含义的边界划分清楚。为此,尤其需要区分的是电子货币和平台代币。 1. 与电子货币的区分 预付卡或第三方支付虚拟账户的余额均以法定货币计价,代表了一定数额的法定货币,属于日本法中所规定的货币计价资产。可以看出,能用电子方法记录、通过电子信息处理系统进行转移的货币计价资产实际上就是电子货币,因此电子货币不属于日本法上的虚拟货币。 电子货币的本质是预售未付的货币价值。市场主体接受电子货币作为支付手段,是因为电子货币代表了一定数额的法定货币,其价值由国家信用保证。相比之下,市场主体接受虚拟货币作为支付方式,是因为信任虚拟货币技术机制的可靠性,从而认可了虚拟货币的价值。因此,虚拟货币与电子货币的性质截然不同,应当予以明确区分。比较于国际上的其他虚拟货币立法,如美国纽约州的虚拟货币监管法案,该法案在虚拟货币的定义中用反向列举的方法排除了预付卡的数字单元,但没有进一步的与其他形式的电子货币进行区分,相比之下日本法中明确排除货币计价资产和电子货币的做法更为合理。 2. 与平台代币的区分 平台代币通常指由网络企业发行的、用于购买网络平台内部虚拟商品的虚拟财产,如Q币、各种网络游戏内置货币、积分等。平台代币一般有自己的计价单位,不属于货币计价资产,但与虚拟货币也存在着明显的区别。平台代币被限定在特定的平台中使用,其价值完全取决于发行者的意愿,不具备交换媒介和价值贮藏手段的职能,仅在特定场景下可以作支付手段。 日本法定义的虚拟货币,要求能“以不特定人为相对方进行买入或卖出”,依照日本学者的解释,此处的“不特定”不是指不可识别,而是指只要单方面地接受虚拟货币作为支付方式就能够成立交易,而无需与任何第三方缔结合约。例如接受比特币为支付方式的商家,无需获得任何其他公司授权或与之缔结合作协议,就可以完成交易。而使用平台代币时,交易双方必须同样是该代币发行者的用户,与发行者缔结有合约。因此,平台代币不属于日本规定的虚拟货币。对比之下,纽约州虚拟货币监管法案通过反向列举的方式,明确将游戏内置代币和积分排除出虚拟货币的范畴,但对于其他种类的平台代币没有清楚界定。 国内的部分学者在广义上使用“虚拟货币”一词,对虚拟货币的内涵界定既包括了日本法所定义的虚拟货币,也包括了平台代币。在比特币等数字加密货币出现以前,也有学者用“虚拟货币”一词专指平台代币。实际上,平台代币仅能在单一网络平台内使用,不具备全社会范围内的通用性,不能作为社会经济中的交易媒介,因而对其进行的规制明显不应当与虚拟货币相同。在对虚拟货币立法进行监管时,所监管的虚拟货币应当作狭义解释,不应当包含平台代币。 三、日本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以及中国的法律现状 一般地,对金融交易行为的规制,私法层面和公法层面的立法都是不可或缺的。私法层面的立法确定了交易双方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公法层面的立法则是针对该金融行业,以金融消费者保护为主要目的,设置相应的金融主体的业务规则和监管规则。本次修正案规定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业务规则和监管规则,属于针对行业的公法。修正案明确了虚拟货币的定义,但是这一定义不能解决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问题,该项规定仅确定了虚拟货币是一种“财产性价值”,无法据此明确虚拟货币的持有者对虚拟货币拥有的民事权利的性质。因此需要另行对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进行探讨。 1. 日本现行法下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 日本现行民法下,能够成立所有权的“物”原则上仅包括有体物。尽管也有学者认为,不存在物理实体但能够对其进行排他性支配的对象也能被解释为物,但这一说法尚没有得到司法实务的完全承认,仍然处于争议之中。显而易见的是虚拟货币不具备物理形态,不属于有体物。而且日本法院的判例还进一步的否定了能对比特币进行排他性支配。2015年的一起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破产诉讼中,东京地方裁判所(法院)指出:(1)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或称数字加密货币不具备有体性;(2) 持有者对比特币不能进行排他性的支配,因为某一地址(钱包)所拥有的比特币数量是根据该地址参与交易的支出和收入正负相抵计算出来的,比特币没有与其余额直接关联的电磁记录。因此,无论前述关于物的概念扩张的学说争议的结论为何,比特币上都不能成立所有权。这一判决虽然是针对比特币作出,但目前其他主流虚拟货币也均基于区块链技术,原理与比特币相同,因而也同样适用。这意味着日本现行法下持有者在虚拟货币上不能成立所有权,虚拟货币的交易不能适用物权的规则。 同时,比特币等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不存在发行者,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亦无法成立以发行者为相对方的债权。故而日本现行法下,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不享有民事权利。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对虚拟货币的持有不受日本法保护。一般认为,对虚拟货币的持有构成法益,受侵权法的保护。虚拟货币的交易规则也可以参照民法一般原理和债权的规则得出结论。但是,法益受到的保护不如民事权利充分,日本法对虚拟货币持有者的保护仍显不足,同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用户者把虚拟货币交由交易平台保管后,存在着较高的权益受侵害的风险。类似的问题在其他大陆法系国家也存在,例如在德国,民法上的物同样仅指有体物,最高法院的判例则确认了无形财产仅限于制定法承认的情况,因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上不能适用物权规则,同样存在着保护不充分的困难。 因此日本学者主张,即便不能突破民法上的限制明确对虚拟货币可以成立所有权,至少需要进一步立法明确持有者对虚拟货币的权利要参照所有权的规则进行保护。更进一步的,如果虚拟货币能成为所有权的客体或权利规则与所有权相同,作为一种支付手段,虚拟货币能否适用金钱的“占有即所有”规则也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2. 中国民法体系中虚拟货币的性质界定 我国的情况与日本显著不同。五部委《通知》认定比特币是一种特殊的虚拟商品,因而可以被归类为“虚拟财产”的一种,而法学界已经对虚拟财产的法律性质进行了较多讨论。尽管此类讨论最初大部分是针对网络游戏虚拟装备等单一平台内的虚拟财产,但就本质而言对虚拟货币也同样适用。早在2003年,法院就在判决中认定了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装备是“无形财产”,应当受到保护。尽管有一些不同看法,学术界基本都承认虚拟财产是一种财产权,可以进行继承,受到刑事侵犯时应当适用财产犯罪的规定而非计算机犯罪的规定,甚至有学者更进一步的认为,虚拟财产应当被解释作民法上的物,在虚拟财产上可以成立物权。2017年3月,《民法总则》通过,该法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为了适应信息化社会的需求,我国首次在立法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概念作出了规定。对于该规定的理解,不同学者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性质持不同观点,存在着物权说和债权说的争议,而立法也采取了谨慎的态度,没有明确采取任何一方主张的观念和措辞,但持有者对网络虚拟财产享有民事权利而不仅仅是法益,已经得到公认。因此在我国虚拟货币的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享有民事权利。还应当注意到,网络虚拟财产权债权说的主张中,该债权的相对人是发行网络虚拟财产的网络运营商,这一说法明显不能适用于不存在发行者的比特币等去中心化虚拟货币。 虚拟货币作为新兴技术支撑下出现的产物,对其进行以下两方面的立法都是必不可少的:首先,虚拟货币具有相对较为通用的价值的网络虚拟财产,需要在私法上对其权利属性和交易规则进行明确,确认持有者对虚拟货币拥有物权或规则与物权类似的民事权利,这一层面上,我国《民法总则》的规定已经是一大进步,但还需要在民法典的立法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内容作出进一步的详细规定;其次,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作为对虚拟货币进行公开交易的场所,属于经营金融业务,理应对其进行有效的法律监管,设定相应的准入门槛和业务规则。日本从公法角度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立法已经较为完备,有利于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其立法经验与我国的实践存在一定的互补性,值得借鉴。因此以下对日本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具体监管制度进行介绍和考察。 日本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监管规则 日本金融厅在报告中指出,对虚拟货币进行立法有两个直接目标。第一个目标是对虚拟货币持有者和交易平台用户进行保护。前面提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破产案件,发生的原因是运营平台的MTGOX公司系统遭受黑客攻击,导致为用户保管的约65万比特币以及约28亿日元的现金丢失。该事件导致投资者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因此,解决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用户保护问题便迫在眉睫。 第二个目标是为了加强国际协同合作,应对洗钱和恐怖融资等犯罪行为。2015年6月8日,G7会议提出,“对虚拟货币和其他新兴支付手段,都应该进行适当的规制。”同年6月26日,FATF在报告中提出“对从事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交换业务的交易平台,建议采取注册制或许可制进行管理,同时要求其采取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措施,如交易时本人确认、申报可疑交易等。” 围绕以上两个目标,修正案和配套法令界定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法律性质和业务范围,并设置了相应的经营规则和监管规则。 一、日本监管的虚拟货币相关业务范围 日本首先明确规定了应受监管的虚拟货币相关营业的范围,修正案规定:“本法所称‘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是指将下述任何一项行为当做营业进行经营的行为:(1)买卖虚拟货币或与其他虚拟货币进行交换;(2)为前项行为进行中介、撮合或代理;(3)与前两项行为相关的、管理用户的资金或虚拟货币的行为。” 所谓“当做营业进行经营”是日本法中常用的表述,其含义是仅规制营业主体,而把一般用户的交易行为排除在规制范围外。营业内容的第一项是指以用户为相对方,进行虚拟货币的买卖交易。交易内容不仅包括了使用法定货币买卖虚拟货币,还包括了虚拟货币之间进行相互兑换的行为。前已述及,由于虚拟货币上不能成立物权,这里所说的“买卖”不构成民法上的买卖,仅指经济意义上的买卖交换。第二项则包含了开设平台为用户提供交易中介、撮合服务的行为。第三项是指为实施上述第一、二项的业务,管理顾客所持有的虚拟货币或资金。 美国纽约州的虚拟货币监管法案中界定的“虚拟货币商业活动”,除了日本法中规定的营业行为外,还包括了单纯为他人保管虚拟货币以及发行虚拟货币的行为。相比之下,日本监管的经营范围仅包括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所规制的保管用户资产的行为仅限于与交易等行为相关的情况,不包括比特币钱包服务等为用户保管资产但不提供交易服务的情形。其原因在于,若不涉及虚拟货币的交易,经营者带来的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比较低,也不存在用户误认虚拟货币性质而购买或付款后平台不履行债务等问题,因而日本的立法者认为暂时不需要进行规制。 日本的规制范围还不包括虚拟货币的发行行为。尽管日本采取的虚拟货币的定义不限定为没有发行者的去中心化类型,有发行者的数字价值也有可能属于日本定义的虚拟货币,但是日本仍然选择对发行行为不进行规制,使得ICO等发行代币的行为不在《资金结算法》的规制范围内,而受其他法律调整。实际上,虚拟货币的发行和交易属于不同性质的行为,不适宜混同。 二、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市场准入制度 修正案在承认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合法性的同时,对交易平台设置了一系列的监管规则。首当其冲的是注册制的准入门槛。修正案要求,任何主体未经监管当局注册登记,不得开展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否则将受到罚金或有期徒刑的刑事处罚。株式会社或外国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可以向监管当局申请注册登记,申请时,需要向监管当局提交一系列的文件资料,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应当包括计划运营的虚拟货币的名称和简介,这意味着平台可以经营的虚拟货币种类也要受到当局监管和限制。 修正案规定,在申请人出现法定的不适当事由时,监管当局应当拒绝注册登记申请,修正案和配套法令规定的拒绝注册登记事由包括:不满足审慎性条件——具体要求为资本金不低于1000万日元且净资产额不为负,其他还包括提交的资料形式不适当,主体资格不适当,内部体制不足以实现合规等。 与日本对其他行业的注册制规制相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申请注册登记的审查内容包含了诸多实质性条件,监管当局需要对申请人是否符合法定条件进行实质审查,明显区别于只做形式审查的备案制。从这个角度讲,注册制与许可制非常相似。美国纽约州的虚拟货币监管法案也规定,未经州政府颁发许可证,任何人不得经营虚拟货币商业活动。两国的立法均与FATF在报告中提出的对交易平台采取注册制或许可制准入门槛的建议相一致。 还应当注意到修正案对注册拒绝要件的表述为监管当局“在申请者出现下列任何一项事由时……应当拒绝注册申请”,也就是说,当且仅当注册登记的申请人出现符合法条规定的事由时,监管当局才会拒绝该申请人注册登记。从文义上来解释,监管当局在注册问题上没有自由裁量的权限,这一规定也与注册制的内涵相吻合。相比之下,日本的许可制则明确授权行政机关以自己的意思进行审查,表述通常为“应当根据下述标准审查申请是否适当”并配以较为:?纳蟛楸曜。这即是注册制与许可制的不同之处。 此外,对于已经开展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主体,修正案当然也要求这些机构进行注册登记。2017年9月29日上午,日本金融厅在网站上公布了第一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注册审核的部分结果,11家交易平台获准注册,正式成为合法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第一批获得注册的平台的出现,有效的提振了虚拟货币市场的信心。 三、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用户保护相关的规则 为了保护用户财产利益,修正案规定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必须履行诸多义务,包括:用户资产与固有资产的分别管理义务、对用户的信息告知和说明义务、系统信息安全保障义务、妥善保管用户个人信息的义务、使用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ADR)解决纠纷的义务等。修正案还授权监管当局采取各类监管措施,如要求平台提交资料和报告、进行非现场和现场检查、下达业务整顿命令、取消注册等。另外,修正案还设有法定自律监管组织的相关规定。 1. 用户资产与固有资产的分别管理义务 为了保证用户资产的安全性,修正案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对用户资产和自己的固有资产进行分别管理。日本许多法律都要求,金融业者对暂时收取的用户资产,应当进行分别管理,其方法有三种:(1)托管;(2)信托;(3)金融业者自己采用明确区分、能即时分辨的管理方法。但是,如前所述,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尚不明确,难以采取托管和信托的分别管理方式,因此修正案采取了第三种方法,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自行将自己的固有财产与用户的财产分别进行管理,所采用的管理方法应能一目了然地辨别,且能够分辨每个用户各自的财产。同时,分别管理的情况应当受到注册会计师或监查法人的监查。违反分别管理义务的平台将受到刑事处罚。 但是,日本对于用户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同时在虚拟货币上无法成立物权,即便进行了分别管理,在交易平台破产时用户也无法基于取回权直接取回自己的财产,只能作为一般债权人参与破产财产的分配。 2. 为防止用户误解而提供必要信息和进行说明的义务 虚拟货币往往被视作投资产品,因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必须进行金融消费者教育,向用户说明虚拟货币和法定货币的区别,避免用户发生误认。修正案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应事先向用户通过书面或者其他适当的方法,以明示的方式进行信息说明。说明的内容应当包括:(1)对该平台业务所涉及的虚拟货币的介绍;(2)虚拟货币既不是法定货币也不是外国货币;(3)该虚拟货币不存在特定主体保证其价值或在有价值保证者的情况下说明保证人的姓名、商号、名称以及保证内容;(4)其他能够影响使用者判断的必要信息。 3. 保障系统信息安全的义务 实践中,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经常受到网络攻击,国际上的大型交易平台也时有受到攻击而导致财产损失或系统瘫痪的事件发生,为了免受网络攻击,维护系统的健壮稳定应当是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最大义务。因此修正案规定,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应当采取必要的技术措施,妥善保管各类数据信息,防止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相关的信息发生泄露、毁损、灭失等情况。 4. 法定的自律监管组织 修正案规定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行业协会在符合法定条件、得到当局认可后可以成为法定的自律监管组织,承担法定的自律监管义务并获得相应的权利,包括:与当局进行定期的意见交换和密切合作,处理用户的投诉,对从业者进行业务改善指导,制定自律监管规则等。前已述及,平台申请注册登记时监管当局要对拟计划运营的虚拟货币的种类进行审核。金融厅的《事务指南》规定,法定自律监管组织应当制作虚拟货币列表并公布,监管当局的审核判断,应当以该列表为参考。这就对自律监管组织的业务水平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这样规定是因为只有从业者自身才及时能应对高速变化的市场环境,列出适当的虚拟货币列表。 四、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相关的规则 为加强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方面的联动保护,日本把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列为《犯罪收益转移防止法》中的特定事业者,纳入现有的成熟反洗钱、反恐怖融资规制体系,使其承担该法中规定由特定事业者承担的相应义务。包括交易时的确认义务、制作并保存确认记录和交易记录的义务、向当局申报可疑交易的义务、完善内控制度的义务等。 1. 交易时的确认义务 按照《犯罪收益转移防止法》的规定,对于以下列举的特定交易,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必须进行本人确认,包括:(1)缔结的合同(开户合同等)内容包含对虚拟货币进行持续、反复交易的情况;(2)金额超过200万日元的虚拟货币交易;(3)价值超过10万日元的虚拟货币的转移。 尽管虚拟货币的交易往往通过互联网在线上进行,该法仍然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用文书确认的方式,通过能够确保本人签收的邮寄业务交由用户本人确认,可谓规制非常严格。 2. 向当局申报可疑交易的义务 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认为营业中收受的财产有可能是犯罪收益时,应当向监管当局申报该可疑交易。可疑交易的判断基准,应当考虑交易时确认的结果、交易的样态,同时参考国家公安委员会制作的《犯罪收益转移危险度调查书》,对交易的性质进行相应的判断。相应的,2016年度的《调查书》对虚拟货币的评价为:“虚拟货币由于其使用者的匿名性较高,跨国交易多,交易速度快等特性,有被滥用于转移犯罪收益的危险。”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应当尽到与此危险度相匹配的注意义务。 我国虚拟货币法制的现状与未来建议 一、当下我国对虚拟货币有关规定 目前我国关于虚拟货币的规范性文件仅有五部委《通知》和七部委《公告》。五部委《通知》认定比特币是一种特殊的虚拟商品,因而公民有持有和交易的自由。但是《通知》仅针对比特币单独作出认定,没有提及其他种类的虚拟货币,而且相关的规定也存在着许多不足。 首先,《通知》要求提供比特币相关服务的网站在电信管理机构备案,但是该规定仅仅是基于互联网管理的相关规定对网站提出的一般性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是对网络虚拟财产进行公开交易的场所,具备明显的金融属性,需要从金融角度对其进行审慎监管,设置金融准入条件,一般性的备案不足以控制金融风险。其次,《通知》完全没有用户保护的相关规定,仅提出比特币的购买者应当“自担风险”。最后,《通知》要求提供比特币服务的网站采取用户识别、报告可疑交易等反洗钱措施,但是缺乏具体的规则与标准,能否适用《反洗钱法》对金融机构设置的反洗钱义务也是一个尚不明确的问题。因此,《通知》的规定较为简陋,法律制度不充分。 七部委《公告》则直接禁止了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在ICO出现后,投资者通过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换得虚拟货币进而参与投资,同时也会把ICO代币放到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为了实现取缔ICO的目标,监管者采取了管制型监管的措施,但是其有效性和必要性仍然值得怀疑。 二、日本经验对我国虚拟货币法制的启示 1. 虚拟货币立法必要性之证成 法律必须服从进步所提出的正当要求,应当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变化趋势有所回应,不能忽视未来的迫切要求。随着计算机科学和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虚拟货币应运而生,并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广泛流行。虚拟货币的价值已经得到了社会公众较大范围的承认,因而法律应当对虚拟货币的持有者进行保护。不仅如此,由于虚拟货币被当做投资品进行交易,更是催生了通过立法对投资虚拟货币的金融消费者进行保护的需要,以规制交易的信用风险、道德风险以及市场摩擦和投资者不理性通过杠杆传递带来的系统性风险。日本通过对交易平台设置体系化的业务规则,保护了用户的财产利益,同时也对作为金融消费者的用户起到了教育和保护的作用。 另外,虚拟货币被滥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因此,需要对其交易加以规制,已经是国际上的共识。日本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纳入既有的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体系,引入了完整的整套监管规则,对相关犯罪可以期待起到较为明显的遏止作用。 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具备点对点交易的功能,很容易在场外开展个人对个人的交易,如通过即时通讯工具进行磋商并进行交易等。因此,关闭交易平台无法完全禁止虚拟货币的交易,反而将交易放任到完全没有监管的环境下,无法采取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措施,使得通过虚拟货币交易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上升,也给虚拟货币持有者带来了更大的风险。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因此,有必要立法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纳入法律监管的体系中,打击洗钱、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 2. 鼓励金融科技创新占领未来前沿高地 日本修法之初就在报告中指出,金融和信息技术的融合催生了金融科技的高速发展,金融科技的发展潮流不会是昙花一现,而会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虚拟货币亦是其中之一。日本从鼓励金融科技发展和支付清算行业创新进步的角度出发,给予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合法地位,其支持创新的前瞻性态度值得学习。 虚拟货币具有独特的优势和便利性,有助于清算结算成本的降低,其价值受到一些重要国际组织和许多国家的认可。在我国政府关闭境内交易平台前,得益于我国的基础设施优势,我国是比特币交易的最大市场。随着境内交易平台的关闭,目前主要的交易市场已经迅速转移到对虚拟货币持积极、开放态度的日本和美国。这对于我国的金融科技创新而言,不得不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着力加快建设科技创新和现代金融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金融科技作为科技与金融的结合,是一个不能放弃的领域,应当鼓励、引导虚拟货币和其他类型的金融科技创新合规探索发展,而不能采取粗暴的完全禁止政策。 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是对虚拟货币进行公开交易的场所,存在着明显的金融风险,因而需要明确交易平台的法律地位,确立相应的市场准入机制。建议在立法承认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合法性的同时,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采取许可制进行管理,允许符合审慎条件的平台开展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同时还应对交易平台引入技术驱动型监管,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等技术手段,实现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相关风险的实时掌控和规制。 3. 准确界定虚拟货币的法律性质 日本立法中对虚拟货币的定义排除了两类容易与虚拟货币混淆的对象,即电子货币和平台代币。其清晰合理的程度较美国法进步明显,也与IMF等国际组织的观点相吻合,可以说具有较高的科学性。 我国没有正式在官方文件中使用虚拟货币的概念。五部委《通知》仅涉及比特币,没有对类似的虚拟货币进行归类总结。七部委《公告》则使用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的表述,给虚拟货币一词加上了引号,仍不愿使用虚拟货币的概念。实际上,对虚拟货币定义不明反而给了不法分子假借虚拟货币名号发行伪劣代币的可乘之机,增大了投资者误认的风险。 五部委《通知》和七部委《公告》均提出要维护法定货币地位不被虚拟货币动。??庖晃侍馄涫挡恍枰?P。比特币由于其价格随着市场行情变化而波动剧烈,因而成为了投资理财的对象,但反过来也限制了比特币作为日常中的支付手段的使用。目前虚拟货币还只具备很小一部分的货币职能,是一种辅助性的、居次要地位的支付手段。它不是法定货币,也无法取代法定货币。目前国际组织和对虚拟货币进行立法的各国,也都没有把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相等同。 因此建议借鉴日本的经验,在法律法规中对虚拟货币进行定义,明确虚拟货币与相关概念的界限,清楚说明它不是法定货币,同时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向用户说明虚拟货币和法定货币的区别,防止民众对虚拟货币的性质产生误解、进而出现不理性投资的现象。 4. 在民法典立法中完善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规定 日本民法中,在无体物上能否成立物权仍是一个有争论的问题,相应的,民法方面立法的不足使得虚拟货币的私法性质不明确,持有者对虚拟货币不享有物权或其他专门权利,仅享有法益,导致交易规则存在着一定的不足。将来仍然需要进一步的立法明确。相比之下,我国《民法总则》对网络虚拟财产的规定则是世界领先的进步,在此基础之上,建议在将来的民法典中对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规定进行进一步的细化,明确网络虚拟财产上可以成立物权或对网络虚拟财产采取类似物权的权利规则,合理规范虚拟货币的交易,保护虚拟货币持有者的利益。 结语 金融科技的未来发展趋势毫无疑问应当是革命性的,不断革新的技术也将不断挑战旧有法律制度,对法制的变革提出新的需要。目前,我国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被暂时叫停,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国要永远禁止虚拟货币。虚拟货币作为信息通信技术发展的产物,有着强大的技术根基。技术的发展、社会经济生活的现实需要还有国际上的立法经验,都要求我国将虚拟货币纳入有效的监管体系中,保护虚拟货币持有者的经济利益,打击洗钱、恐怖融资等相关犯罪行为。建议基于本国实际,积极吸取他国有益经验,针对虚拟货币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明确虚拟货币的定义,将虚拟货币与其他各种形式的数字货币明确区分,同时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实施许可制的准入门槛,课以相应的用户保护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义务,形成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虚拟货币规制体系。只有这样,才能充分控制虚拟货币带来的金融风险,适应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的需要,从而进一步鼓励和促进金融科技的健康有序发展。 因此,当下暂时的停止并非永久的不触及,而是整顿和积蓄力量的阶段。做好虚拟货币行业的顶层设计工作,为我国虚拟货币产业的发展打好基。?ㄖ粕杓浦凉刂匾。在此过程之中,日本积极开放的态度和适度监管的制度经验值得借鉴和参考。 最后,虚拟货币背后的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DLT)也越来越显示出了其重要性。2016年6月,美联储、世界银行、IMF共同主办的“区块链与金融科技论坛”,有超过90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参加,表明了区块链和DLT得到广泛承认的趋势。由于虚拟货币不能取代法定货币,各国中央银行早已开始研究其他模式的数字货币,目前世界许多国家的中央银行甚至已经开始计划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其方案多种多样,但都受到虚拟货币很大的影响,使用了区块链或DLT作为底层技术支撑,例如英国、俄罗斯等国,我国央行也有类似计划的动向。由于在技术机理和使用体验上的相似性,虚拟货币的发展可能会成为法定数字货币的先声。 [本文系司法部法治建设与法学理论研究部级科研项目“我国股权众筹模式的法律问题研究”的成果,项目编号:14SFB4006。][详情]

微博推荐

更多

特码资料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特码资料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特码资料公司 版权所有